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5章 欺负
    虽说周云萝信誓旦旦的样子,但皇上不是傻子,还是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周筝筝一看,这植物绿色的叶子上,自然泛出淡淡的红色。

    虽没有十足的把握,但周筝筝基本可以肯定,这是四季海棠,也算一种比较常见的花卉了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,依臣之见,这乃四季海棠。”周筝筝恭敬回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有周尚书不知道的事情啊,哈哈,”周云萝抢先说道,“不过这也正常,周尚书为国事繁忙,自然是没闲暇功夫研究这些花花草草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周答应以为呢?”周筝筝心中一片诧异。

    “这是水仙花。”周云萝故意放慢了语速,一字一顿的说,生怕周筝筝听不清楚似的。

    “水仙花?”周筝筝在大脑中飞快的过滤的一下,很快就排除了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水仙花叶子细长,并且又是怕寒的植物,眼前这植物,断不可能是水仙花。

    周筝筝看了眼皇上,见皇上没有站在周云萝一侧的意思,便指出了周云萝的几处明显错误。

    “周答应,这肯定不是水仙花,”周筝筝也是慢条斯理的进一步说明,“水仙花叶子细长,怕冷喜暖,现在这时节,自然是没水仙花。”

    听周筝筝这么一说,皇上也觉得周筝筝说的在理。

    “水仙乃喜温的植物,这大冬天的,不可能还开的那么茂盛。”皇上也没直接戳穿周云萝,而是跟身边的一个太监说道。

    这下子,周云萝不乐意了,“这明明就是水仙花,周尚书在这里指鹿为马,不知安的是什么心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感觉到手的赏赐就这么给周筝筝给搅黄了,气的怒火中烧,要不是皇上也在场,周云萝很可能上前就扯住周筝筝的头发发飙了。

    这边,周筝筝却依然可以喜怒不形于色,淡淡的回到:“这一是一,二是二,要把四季海棠说成水仙花,我实在是没那本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完,嘴角还微微一扬。这一幕,恰好被皇上给看见了。

    皇上也是心领神会,周筝筝这是暗自嘲讽周云萝“有本事”,可以如此堂而皇之的张冠李戴还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但周云萝可不是省油的灯,不见棺材不落泪。

    “周尚书口口声声说这不是水仙,那你倒是拿出真水仙花,好让我开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也是扬起嘴角,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大冬天的,哪里去找水仙花。”

    皇上开始打圆场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周尚书不能证明这不是水仙花,那这就是水仙花了。”周云萝斩钉截铁的说道,这歪理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“臣得知御书房内,有一副画像,画的正是水仙花,不知皇上是否愿意,借予我两看下。”周筝筝向皇上恭敬请示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皇上突然如梦初醒,怪不得一直觉得这不像水仙花,原来御书房里,的确有一副水仙花画作。

    当下,皇上就命人去取了过来。

    细长的叶子,洁白的花朵,以及标题那清晰的水仙花三字,让一旁的周云萝再也不能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个位置曾经的确种过水仙花,不过,早已经更换成了四季海棠。

    深觉脸面尽失的周云萝,简单的向皇上请示了一下后,便灰溜溜的先走了。

    不久,温慈出狱了。

    因为林俊生去跟庆丰帝说,温慈如果想加害周云萝的话,不会傻到在自己的祖传秘方里投毒。

    庆丰帝原本就知道是这样,可是当时太生气才把温慈关起来。关了之后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只是碍于面子问题,才没有释放温慈。

    今天见林俊生相劝,庆丰帝就做了个顺水顺风的事,释放了温慈。

    温燕过来迎接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受苦了。”温燕说,“都是妹妹我去求林俊生,林俊生然后去求皇上,哥哥才得救的。”

    温慈说:“多谢你了,好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知道妹妹救了哥哥,那日后妹妹进了林枫府上,苗若兰若是欺负妹妹,哥哥一定要帮妹妹喔。”温燕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    有些女人天生适合卖惨,就比如说温燕。

    当下,温慈握着温燕的手说道:“放心,妹妹,哥哥再不会让别人理解你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这时候过来了。“很不巧,我也来了。”周筝筝对温慈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有脸过来?”温燕一脸怒火,恨不得周筝筝消失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来是告诉温公子,解救他的人,还算我一个。”周筝筝缓缓说话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温燕会不提自己的帮忙,所以周筝筝特意过来一趟。

    温慈笑道:“周大姑娘,我知道你一定会救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那我先回去了。”周筝筝正打算离开,她已经看到温慈安然无恙了,不需要也没有资格再待下去了。

    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谁知,温燕拉住了周筝筝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哥哥,就是她!在你不在的日子里,就是她,总是欺负妹妹。”看样子,温燕这是要逼温慈和周筝筝决裂啊。

    周筝筝笑了笑,温慈啊温慈,你摊上这样一个没脑子的妹妹,可真是不幸啊。

    “不要胡说,燕儿,周大姑娘是我的朋友,她怎么会欺负你呢。”温慈还是很能明辨是非的,周筝筝很欣慰。

    “哥哥,是真的。”温燕鼻子一酸,竟然当街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百姓们议论纷纷起来,“那个周筝筝还真是跋扈啊,连这么娇小可爱的小妹妹都要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吴国公府了不起吗?为何要欺负人?”

    “这肯定是周大姑娘欺负温姑娘,你看周大姑娘没眼泪,温姑娘哭得多伤心啊。”..

    果然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啊,周筝筝没哭,大家就说温燕是被欺负的那个。

    冷冷的树林里,杂乱的声音也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在树洞里,泥土里,有好些蛰伏的小动物,等着来年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此时,最骄傲的当属梅花了,在枝头绽放,迎着寒风抖擞。冷冷的树林里,杂乱的声音也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在树洞里,泥土里,有好些蛰伏的小动物,等着来年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此时,最骄傲的当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