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4章 争宠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怕什么?我又不会告诉别人!再说了,我都不怕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那奴婢只好蹲下来,硬着头皮扒开周原的裤脚。

    周筝筝只对着周原的小腿肉看了一眼,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的事,不许告诉任何人。”周筝筝出来之后对那奴婢说。

    奴婢低头说:“是,请姑娘放心,奴婢不会傻到跟别人说自己做了这么羞耻的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觉得这个奴婢有意思,说:“你叫什么?回头呃我让我母亲奖赏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叫听琴。”那奴婢说话很是得体,“多谢大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听琴?母亲给你取了个好名字呢。”周筝筝拍拍听琴的肩膀。

    春晖院里。

    冷冷的树林里,杂乱的声音也少了很多。在树洞里,泥土里,有好些蛰伏的小动物,等着来年春暖花开。最骄傲的当属梅花了,在枝头绽放,迎着寒风抖擞。

    周筝筝把手伸到林莜的手里,林莜在女儿的手上揉了揉,当作取暖。

    “母亲,三叔父果然不是原来的那个。他没有胎记了。”周筝筝说,前世,周筝筝跟周原学武艺,周原偶然露出小腿上的肉,让周筝筝看到了胎记。

    可是,这次扒开周原的裤脚,除了脚上的青筋,却是空空无也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去看……”林莜捏了下周筝筝的脸颊,“你竟然去看那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调皮一笑,“母亲,女儿也是为了调查真相嘛。”

    林莜说:“那现在的周原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另外一个人。”周筝筝很认真地说,“母亲,这是一场阴谋,很早就埋伏下来的阴谋啊。有人要害我们,很久就预谋要害我们!可是,我们竟然今天才发现三叔父是被调包的!”

    一阵风吹来,带来了几声乌鸦叫,凄清的天空,没有一片云。一切忽然显得那么恐怖起来。

    林莜连忙走到门口,看看门外,确定没人才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阿筝,这件事,要不要跟你爹爹说?”林莜声音立马轻了。

    屋内的气氛也随之变得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母亲,女儿会查清楚的,暂时不要告诉父亲,免得父亲太感情用事,打草惊蛇了。只需要父亲小心三叔父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林莜叹了一口气,对着悠悠的烛火说道:“想不到啊。吴国公府若不是阿筝你苦苦支撑着,早垮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握紧林莜的手笑道:“放心吧母亲,现在不是都好了吗?会越来越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你这个年纪,应该在父母的怀中撒娇,无忧无虑地生活,绣绣花,写写字,可是……阿筝,真的是难为你了。”林莜觉得周筝筝着实不容易,“母亲能做什么?你告诉母亲,让母亲帮你分担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的眼睛晶亮晶亮的:“母亲,你如果愿意的话,不如把当年,皇上和皇后娘娘,还有林枫生母的事情真相告诉我吧!还有这件事牵扯到的人。”

    林莜脸色苍白起来,“阿筝,你要知道这件事做什么?难道你不知道,当年知道真相的人,都已经死了。一个一个都死了,就是有人不想让真相被揭开啊!我怎么能亲手把你推向那个漩涡里呢?不,不能,不能说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母亲,只要知道真相,女儿就能掌握主动,不然,一直就被人摆布一样!每次,女儿都以为要接近真相了,谁知,每次都是离真相越来越远!而知道内幕的人,却是一个又一个地死去了!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令人无法阻止!”

    “不行,阿筝,一旦你知道,你一定会后悔的!”林莜说,如此坚决。

    周筝筝叹了口气,“母亲,不管你说和不说,我们都已经是在漩涡中了,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成为漩涡的中心。”林莜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还是没能知道。

    御花园内,皇上和周云萝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皇上一身黄色龙袍,再加了一件金面披衣,双手叠在背后,慢慢的踱着步。

    周云萝穿着一件织锦皮毛斗篷,双眼光彩夺目,脚下步伐也是很快,常常走在了皇上的前面。

    虽已寒冬,但在御花园中,还是有很多绿色。

    两人走着走着,停在了一株植物前。

    叶片肉质光滑,边缘有锯齿。只是不在花期,看不出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知皇上是否相信,臣妾可是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个什么花。”周云萝一脸得意的看着皇上,一脸信誓旦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哦,这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,你说这是什么花呢?”皇上看了眼前面的植物,的确没太多特点,一下子,也不知道是什么花。

    见皇上似乎也不知道,周云萝更加得意了,竟还卖起了关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能说对,皇上是不是应该给臣妾奖励个什么。”周云萝摸的住皇上的心思,打定皇上只要金口一开,自己就又有好处可以拿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,朕什么时候还亏待过你。”皇上哄女人还是有一套的,更何况是周云萝这种比较势力的,更是一招一个准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周云萝一个妩媚,当场就撒娇起来。让人看了鸡皮疙瘩掉一地。

    “快说说吧,这个秃头秃脑的东西,是什么呢?”皇上语气中带点催促,聪明的周云萝也是懂的见风使舵,赶紧认真的说:“这个是水仙花,还是开粉色的水仙花。”

    皇上又看了一眼,虽说不确定眼前的是什么,但似乎不像是水仙花。

    但周云萝一脸坚定的表情,却让人不敢怀疑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周答应对植物也有爱好,只不过你凭什么这么确定这是水仙花呢?”皇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见过它开花啊,哈哈哈!”周云萝自以为已经征服了皇上,更是放肆的笑了。

    自认为比皇上更懂植物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人来传,周筝筝有事求见。

    皇上便让人将周筝筝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将事情禀告完毕,正欲退去的时候。皇上将周筝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周尚书见多识广,不知是否知道,朕眼前的这株植物,是什么?”

    皇上顺手指了指那植物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