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3章 调包
    “大姐姐。”四岁的周元很乖,看到周筝筝进来,马上站起来叫了一声,小身板挺得直直的,很有礼貌。

    周筝筝拉着周元的手,“好弟弟,来,给姐姐看看写的是什么。哇,写得真好看。这些都是弟弟写的吗?比姐姐写得好看多了。”..

    周元很高兴,小孩子嘛,总是喜欢被人夸的:“好,好,好,我再写给姐姐看。”

    风三娘却百无聊赖地说:“元儿,别写了,快去给你大姐姐上茶去,你的字也就你大姐姐说写得好看,还要多练练才行。”

    周元立马现出一副难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三婶娘,我不要弟弟上茶,我让奴婢去倒。”

    风三娘说:“我这里的奴婢,懈怠得很,恐怕倒的茶水不合大姑娘你的心意。而我之前的陪嫁奴婢,死了两个,被我送到庄子上一个,没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有这样的事?三婶娘何不告诉我母亲,让我母亲出面处置奴婢。”

    风三娘叹了口气,说:“这是三房自己的事,若是你母亲直接介入,就怕你三叔父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既然如此,我过来就是想看看阿元弟弟,既然你们都好,我就先走了,不喝茶了。”

    风三娘说:“也真的是不好意思了,原是应该留你在这里吃饭的,只是这好的厨子被辞退后,如今的厨子,是虞小凡带过来的,做的菜恐怕不尽人意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为难样子。

    周筝筝不好对三房妻妾的事多加评论,笑道:“三婶娘何不来我那边吃?我母亲的厨子,是宫里陪嫁带来的,做的菜,比皇宫里的还好吃呢。”

    风三娘看了看周元,周元已经流出口水来,巴巴地望着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过来了啊。”风三娘说,“要打搅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三婶娘。都是一家人,怎么说两家话呢。”

    轻烟院里,青松依旧挺拔,并且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显得青绿,寒冷的天气,让假山显得有些生硬,湖面上也铺着一层薄薄的冰,失去了往日的灵动。好多树木,如今,都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树枝,看上去有些颓废。

    林莜热情地招待了风三娘母子,还派了两个奴婢去服侍风三娘,风三娘原本是拒绝的,“我怕周原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叔我回头跟他说去,你院子里没个正经的奴才怎么行,你总归是个主子。”林莜说着摸了摸周元的头,“你也要为孩子着想,自己苦了,也不能苦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风三娘眼睛湿润了:“多谢嫂嫂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看周元很是面黄肌瘦,说:“元弟弟不如留下来,和瑜恒一起住吧!瑜恒九岁了,前一阵子还提到阿元弟弟,我记得,瑜恒还抱过元弟弟呢。”

    林莜看着风三娘,这个要看风三娘肯不肯,毕竟是风三娘的儿子,愿不愿意留在别人那。

    没想到风三娘竟然肯了。

    林莜于是把周元安排好,周元和周瑜恒一起睡觉,竟然出乎意料地高兴。

    入夜。天越来越冷了。

    房间内,靠近床榻的边上,摆着一个酸枝木制成的衣架,衣架的立柱和横梁粗细均匀,也被打磨的很是光滑。在最上面的横梁两端,两个云头探出,很是精致。

    在床榻的另外一边,则摆着一个铜炉,炉内炭火通红,不断向外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周筝筝和林莜一起躺床上,“母亲,三叔父变了,变得不像三叔父了。”

    林莜点点头:“你三叔父早就和风三娘不合了。我一直担心你元弟弟,如今搬过来住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觉得三叔父为何会变了。”周筝筝打着呵欠问。

    “原因不知道。但是,去年,我找三叔要尺寸的时候,无意间发现,他身材的尺寸和过去大不一样。”林莜说,“很奇怪,这人性格变坏了,竟然连身躯尺寸也变得完全不一样。要不是我知道是三叔,我还真以为,他是不是被调包了呢?”

    “调包?”周筝筝如梦初醒,“母亲,你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是。如果不是被调包,怎么连自己的嫡妻嫡子都不爱了?”

    风三娘虽然出生于没落的兴平侯府,可长相甜美,虽然生产后伤到了自身,可当初也是这样被买过来的。

    周原不可能因为短短的变化就冷落风三娘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调包我不知道,总之,连你父亲也感觉,你三叔父判若两人。”林莜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于次日,把林莜昨夜交给风三娘的奴婢找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好了,今日务必要把这药放进周原的汤里面,让他喝下去。然后通知我。”周筝筝厉色看着她们,“不然,我就让我母亲卖你们给老头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奴婢害怕了,连忙答应了。

    林莜不会无缘无故送两个奴婢到三房,林莜派出去的一定是非常聪明,懂得随机应变的奴婢,再说了,林莜的奴婢就没有不聪明的。

    所以周筝筝才对她们“委以重任”。

    果然,不久,这两个奴婢找到了投药的机会。

    风三娘让她们送鸡汤到周原书房里。

    风三娘原本是不会这样做的,可周元不在身边,她也挺寂寞和无聊的,就想着做碗鸡汤给周原送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夫妻之间早就生分了,风三娘自己不好意思送,就让林莜的奴婢送。

    那两个奴婢于是就在鸡汤里投了毒。

    在看书的周原正想要东西解渴呢,立马就把鸡汤都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个奴婢看到周原晕了过去,立马跑去告诉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和其中一个奴婢换了衣服,走过去看。

    喜欢在夜晚独自看书的周原,脑袋垂在书桌上,书房里并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周筝筝走进去,叫了一声“三叔父”。周原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周筝筝拿出随身带的匕首,巴拉拉几声,就把周原的裤脚割开了。

    那奴婢连忙捂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去把他裙摆抬起来,我要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奴婢惊恐说道:“大姑娘,奴婢还没有出嫁……”黄花闺女怎么能掀开男人裤脚?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