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2章 横生变故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错了,温燕如今无父无母,温慈是她唯一的依靠,若你出手帮助温慈,等于是给她增加助力,这比你擅长的花言巧语,大不相同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把一包饲料放进水里,几只黑天鹅马上游过来抢吃。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说说,我要怎么救温慈呢?如果不合算,我也不会去做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你还真的是精打细算啊。其实只要你去和皇上说明,温慈是被人冤枉的,皇上自然就会放人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一怔:“这我就不明白了,这么简单,周大姑娘你何不跟皇上说去呢?”

    周筝筝觉得林俊生真的狡猾,“我去说,皇上一定以为我偏袒温慈,可你就不一样了,你是皇子,就算为了温燕给温慈说情,皇上也会对你网开一面。并且,温慈为人如何,皇上也是明白的,就算温慈要加害周云萝,也犯不着用这么笨的办法,所以,做这件事的一定另有其人。你跟皇上说,也算是让皇上顺水推舟释放了温慈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鼓掌:“想不到周大姑娘对皇上这么了解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是啊,被你认识到我厉害的一面了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我也不是今天才领教周大姑娘的厉害。不过,你赢了,你已经说服我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离开后,温燕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救救我哥哥吧,我现在只有我哥哥了。”温燕跪下来,满脸是泪。

    那柔弱的脸蛋,温顺的目光,顿时激起了林俊生的保护欲。

    “温姑娘,你起来,你要知道,你不只有你哥哥,你还有我。”林俊生抚摸温燕的脸颊,“我会一直在你身后。”

    温燕没有躲避,低下头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陪我坐一会儿,好吗?”林俊生期待的目光在温燕脸上停留。

    温燕迟疑着,皇上刚刚降旨,让林枫娶她,她这会儿呆在林俊生这里算什么呢?

    “就一会儿。”林俊生深情地说。

    温燕点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坐在石头上。林俊生还拿了自己随身帕子垫起来给温燕坐。

    温燕很是感动,“十殿下,你对我真的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可惜你喜欢的是林枫。”

    温燕说:“可是我会记得你的。我永远不会忘记你,你就像我的哥哥一样疼爱我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失望地说:“我不想做你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十殿下,圣旨已经下了。”温燕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走吧,不要提不开心的事。”林俊生呜咽了。

    穿过一个古朴的门洞,便进入了园林的一处隐蔽处,这里古树参天,空气中透着一股阴凉,古树低下,还有一口方形古井,四周青苔环绕,井水冬暖夏凉,甘甜可口。

    林俊生伸手抓住绳子往下放,水桶垂下去,满了,再拉上来。

    “尝尝这井水,很是清凉。我母妃亲自凿的井。”林俊生用手掌舀了水。

    温燕却摇摇头,“我不喜欢喝凉的,在家里的时候,我喝的水,都要温一温才喝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果然是大家闺秀。不过我母妃没那么多忌讳,她就喜欢这样喝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德妃娘娘?”温燕问。

    林俊生点点头,“父皇已经很久没有来了,每天,我母妃闲来无事,就会在井口边坐一会儿,拉一桶井水,喝了才畅快。”

    “德妃娘娘还真的怪癖。”温燕说。

    “我如今也喜欢上这井水的味道。我也有了这怪癖。”林俊生谈起德妃,眼光变得闪躲起来。..

    温燕坐了一会儿,说:“时候不早了,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不再留一会儿?”林俊生问。

    “不啦不啦,我真的要走了。”温燕很不耐烦。

    林俊生只好叹了口气,“那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外人若是见你送我,我就更加难以解释了。”温燕起身,“我哥哥的事,还请记得。”

    原来她是为了温慈才留下来陪他的。林俊生哭笑了一下,“好,走好。”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周瑾轩赈灾回来了。给家里新添了桌椅,林莜吩咐摆好。

    房间北面靠墙的位置,则摆着一把圆后背交椅,藤制的扶手自然弯曲,别有一番风格。厅堂正中,摆着一张六脚圆桌,桌腿上,都浮刻着各式形态的兽图,六根桌腿下部,再由一圈木加以固定,看上去很是牢固。圆桌边,大小一致的五张圆凳,如众星捧月般摆着,显得很是雅观。

    周筝筝绕着走了一圈,说:“父亲难不成要守在家里了?这么好看的桌椅谁还舍得离开呢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是想退休了,瑜恒学业有成,你和笑笑都嫁人后,我就退隐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。母亲。”周瑜恒和周笑笑跑过来,周瑾轩一手拉一个,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家人吃起了团圆饭,三叔父一家也过来问候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没看到风三娘在,却看到三叔父和妾室虞小凡一起来。

    周原这么多年只纳了两个妾,虞小凡是刚进门一年的,听说周原日日呆在虞小凡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如今,一家人团聚,周原竟然不带正妻风三娘,却带了小妾虞小凡。

    周筝筝的眼色凝重起来了。

    前世,周原跟风三娘举案齐眉,感情非常好,所以,这一世,周筝筝从来不曾担心过三叔父这里。

    没想到,如今是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记得,早在周原纳第一个姨娘的时候,她就应该阻止了。可她当时忙着对付周云萝和林枫,以为男子纳妾正常,也不去细想。没想到如今,周原和风三娘裂缝这么大了。

    前世,风三娘生下的周元可是唯一有出息的。那还不是因为他父母感情恩爱,家庭和睦?

    这一世,为何会这么大不一样了?

    吃完饭,周筝筝特意来看望风三娘。

    房间正中,香案上摆着一盆刚摘下来的芍药,在屋子的东边,一个厚实的圆角柜静静的蹲在角上。两个半圆的门把手由黄铜制成,合成一个寓意圆满的大圆。

    风三娘正看着周元练字。周元握着笔,皱着眉头,很吃力地临着字帖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