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0章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通往宫殿的路上,处处雕梁画栋,要经过一座桥。这桥虽然不长,但有五个桥面,个个精美非凡。其中,最壮观和为正中的那一桥,桥体通体白玉,桥身的栏杆上,每三步就立着一个蟠龙祥云柱。

    处处。在后宫各个宫苑之间,不时出现太监忙碌的身形,或送甜点,或送做冬衣的布料子。几个怕冷的妃子,已经让人把铜炉都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周云萝病了。

    虽只是小小的风寒,但是,庆丰帝还是很着急,这还能再服侍他吗?

    马上召来温慈给周云萝诊断。

    “温慈,你一定要给朕的云萝看好。”

    温慈诊断好,开了一副药,从药箱里拿出一个瓶子,“皇上,这是清神露,温家秘笈中的一种,给周答应喝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急忙接过,亲自去给周云萝喂服。

    温慈心想,庆丰帝之前对温妃这样,如今对周云萝又是如此,可见庆丰帝是个喜新厌旧的。

    心下充满不忿,退出。

    正遇上苗存白和几个太监。

    “温贤弟,去哪里呢。”苗存白笑得一脸灿烂。

    温慈拍了拍檀木药箱说:“是给周答应看病去了,已经好了。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苗存白说:“这周答应如今可大获圣宠啊。皇上都很久不爱后宫三千粉黛,独宠周答应一身了。”

    温慈说:“是啊,周答应马上就要不是周答应了,皇后的宝座正缺一个人呢。”

    苗存白四下看看说:“温贤弟,这话放在心中就好,不能乱讲,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    当下,二人分别,苗存白面见皇上。

    谁知,没多久,庆丰帝又把温慈急匆匆地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竟敢陷害云萝!云萝自从喝了你的清神露后,浑身起了皮疹。朕让别的太医看过了,都说是你的这瓶清神露有问题。”庆丰帝气得把那瓶子扔到温慈面前。

    温慈说:“皇上,这不可能。这是温家祖传秘方,之前用它救治过很多人的。不可能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里面有毒,吃了会让人得皮疹。你竟敢还说没有问题?”庆丰帝生气极了。

    “这秘方给多人服用过,未曾出现过这个问题。”温慈也是据理力争,终于惹怒了庆丰帝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朕冤枉你了?来人,免去温慈的太医,关进大牢,容后发落。”

    温慈被关起来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得知后,向庆丰帝求见温慈一面。庆丰帝准了。

    大牢阴暗潮湿。

    阴暗的牢房内,唯一的灯光便是狱卒们围坐着的那桌上的灯台。只是灯台幽暗,照不了多远。

    靠近灯台的牢房门上,重重的坠着一把铜锁,借着烛光,泛出锃亮的光泽。

    温慈一身囚衣,坐在角落里,眼神里,还有那一抹孤傲,那一抹放荡不羁。

    他的手里,是一个玉壶,那是周筝筝送给他的,想不到他一直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周筝筝叹了一口气,终归温慈还是重视她的。

    缓缓走到铁门前面。

    “快过来,有人看你来了。”狱卒像交换小狗一样的叫温慈。

    温慈抬头一看,天哪,是周筝筝!温慈惊喜极了,连忙把玉壶塞回衣服里,走过来:“周大姑娘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来看看你,顺便给你带来一些点心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锦盒,盒子里都是糕点。

    周筝筝把锦盒从铁门下面推进去,温慈接过,“周大姑娘,你对人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摇摇头,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是被人陷害的?”

    温慈一怔:“陷害?谁陷害我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也相信,你的那瓶清神丸没有问题,可是,周云萝身上的皮疹也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有人在那瓶清神丸里下了毒?”温慈细细一想,有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想一想,你那瓶清神露有没有被人碰过?”周筝筝提醒说,“周云萝和你无仇,不会陷害你,再说了,她也不会为了陷害你伤害自己。”

    温慈想了想,拍了拍脑袋,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真的想起来了,在我家里,苗存白曾经说想看看这瓶清神露,我就给他看了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苗存白?那么,在为周云萝治病之前,是不是只有苗存白一人碰过。”周筝筝问。

    温慈点点头,“是的,除了我自己,就只有苗存白。这毕竟是温家秘笈,我不会轻易给别人看的。只因苗存白和我是结拜兄弟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我听说,苗存白也是忽然就对你热情起来。”

    温慈点点头,“这结拜兄弟也是他想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就对了。苗存白为了替他女儿出口气,设下了这个局,故意和你套近乎,取得你的信任,然后,在这清神露里下毒,陷害你。”周筝筝说,“这样,他女儿苗若兰嫁给林枫,就算你妹妹温燕也进了门,因为你是罪人的关系,温燕将会没有办法和她争。”

    温慈气得直打自己的膝盖,“这个苗存白,实在是太阴险了,亏我之前这么信任他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可是,你就算说出来,也没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温慈叹了口气,“周大姑娘,你肯过来看我,我就很高兴了,再不求其他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要出去,洗刷自己的清白,这样才能保护你妹妹温燕。”

    要不然,凭温燕的智商,在人世间可难生存呢,根本不会是苗若兰的对手。

    温慈摊了摊手:“我如今遭遇这等劫难,只怕是出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其实,温老太医还健在。”

    温慈大惊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豫王救下了温老太医,不然温老太医去了边关,一定回不来。可是,你不能告诉别人,尤其不能告诉皇上,你想想你大姐的结局,就知道了皇上有多少心狠手辣。皇上要是知道温老太医暗中留了下来不去,一定不会放过温家。”

    温慈喃喃道:“想不到我们温家为皇上赴汤蹈火,先是姐姐,然后是我父亲,都是这样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还不止呢,现在轮到你了。以后,可能会是温燕。也可能温燕会是个例外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