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8章 夜半
    周筝筝转身就走,“裕儿,我会想到办法救治的。”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裕儿再次毒发了。

    这次,裕儿全身发烧发热,一天都只喝了一点点的白粥。

    “干娘,裕儿好难受。”裕儿嘴巴干干的张了又闭上。

    周筝筝搂紧裕儿,“裕儿,我一定会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裕儿在温暖的怀抱中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次郎中过来,说毒性没有解完,如果三日内不解,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周瑾轩和林莜都过来了。“好可怜的孩子,怎么就中了这么古怪的毒了呢?”林莜心疼极了,毕竟是生养过孩子的,就是容易心疼。

    “就没有别的办法吗?”周瑾轩端然坐着,看着裕儿皱起了眉毛。

    这是男人表达着急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周筝筝叹了口气,“我没用,我找了很多郎中了,可是,没有能看病的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边关那边倒有个神医,可惜,太远了。就算大老远地过去,也不一定能治。”

    林莜给裕儿盖好被子:“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一定可以救裕儿。”周筝筝目光犀利。

    “林枫,既然你喜欢我,那我就利用你的喜欢去救裕儿吧!”这一次,周筝筝决定一定要拿到最终的解药。

    齐王府。

    一座白墙立在园林中间,黑色的瓦顶在一片绿色中很是抢眼。在白墙前面,一块一丈有余的太湖石立在一块木基上,看似累卵,实则稳固的很。

    周筝筝披着一件银红色连帽大氅,坐在林枫对面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愿意嫁给我了?”林枫说,“你不喜欢林仲超了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面无表情,“喜欢,可是,为了裕儿,我可以做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可万一我把解药给了你,你反悔了呢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那你说怎么办吧!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今晚留在齐王府。”林枫阴阴一笑,“周大姑娘,你放心,我会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筝筝不加思索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林枫高兴极了。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,周筝筝一个弱女子留下来,他林枫可不是吃素的,还能“强”不了她?

    一旦生米煮成熟饭,吴国公府上还不会答应吗?

    这可关系到女孩子的名声呢。

    再说了,周筝筝自己也说过愿意嫁给他了。

    入了夜,月下,湖面银光点点,犹如繁星坠落,远处,从一片树林中露出的一角飞檐,孤独的上翘着。阵风吹来,树林里传出沙沙的响声,很清脆很响。

    周筝筝被送进一个偏西的房间。林枫以为周筝筝不懂齐王府的规划,所以,任由周筝筝自己挑房间。周筝筝却是对齐王府熟悉得很,知道偏西的房间侍卫最少。

    在房间靠西的一面,一个顶箱柜规整的贴墙摆着。柜子通体用紫檀木制成,缓缓的透出紫檀特有的清香。柜面上,是精致的浮雕图案,各式花鸟鱼兽,无不生动。

    林枫过来了。“你们都给我退下,没有我的命令,谁都不许近前来。”

    门,合上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坐在镜子前,看着林枫缓缓走过来。镜子里的林枫露出了阴笑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哦,不,阿筝,我是真的喜欢你。”林枫说着,已经来到周筝筝的面前。

    周筝筝打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个牛角梳:“齐王,给我梳头发吧!”

    林枫大喜,“梳头?就好像夫君要给妻子梳头那样么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都可以。”周筝筝低下了头,露出一抹娇羞。

    林枫看得醉了,伸手要去拆周筝筝的发髻。

    在这么近的距离,可以闻到周筝筝身上的清香。

    哦,不对。好像不是清香,而是迷香!

    林枫忽然觉得全身无力。

    周筝筝忽然,如闪电般的速度,从腰间掏出毒针,一眨眼就戳进了林枫的腰间!

    “啊!”林枫大叫一声,捂住了肚子。

    可是,迷香袭来,林枫的头越来越重。根本无力去避开迷香。

    周筝筝走近来,按住林枫的脑袋,“说,解药放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害我,又想害我。我不会告诉你的。”林枫双手支撑着,握紧拳头柱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告诉我,我就杀了你。现在你可没力气和我斗。”周筝筝说着,拔下头发上的簪子,在林枫的脖子上划着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。”林枫只觉得头越来越重,“好,我告诉你解药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的林枫,根本就没有思考的时间,他告诉了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于是打晕林枫,拿下他的令牌,走出房间的时候,几个侍卫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齐王要我去他的房间拿点东西。”周筝筝镇定说道,“你们谁带路?”

    那几个侍卫有怀疑的,可是,林枫进房间前叮嘱过,没他的同意是不能进去的,谁现在敢进去?

    林枫可是会杀了他们的。

    很快,周筝筝在侍卫的带领下,找到了解药。

    周筝筝知道这解药一定是真的。

    因为周筝筝特意把迷香的分量,调成既可以让林枫半晕半醒,又可以让林枫全身无力的剂量。

    在这个伎俩下,林枫只会说真话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万一,周筝筝没有杀掉林枫,免得拿了假的解药后,林枫死了再也找不到裕儿的解药。

    然后周筝筝在林枫令牌的帮助下,顺利离开了齐王府。

    “水仙,你看看这解药是什么。”刚回到吴国公府上,周筝筝就叫来水仙。

    水仙看了看,点头说道:“这样的解药非常罕见,应该是来自外族”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,“这药草关系到裕儿性命,你拿去文火慢慢熬,然后把汤药拿去给裕儿喝。”

    水仙去照做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坐在裕儿床头,紧紧握着裕儿的手。“裕儿,你一定会全好的。”

    药煎好了。

    水仙端来,房间里都是药味。

    “裕儿,趁热喝了,毒就解了。”周筝筝在裕儿头后面放了个大迎枕,说。

    裕儿闭着眼睛,一点点地把药汤给喝进去。

    有几滴洒在裕儿下巴上,周筝筝轻轻用帕子擦去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裕儿睁开了眼睛,看到周筝筝,笑了,“干娘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