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7章 削王位
    齐王府门前这样闹腾,自然是吸引了很多的百姓来围观。

    周筝筝对阿明说:“用不了多久,皇上就会知道了,那时才叫好戏呢!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想不到周大姑娘可以用一个温燕,来使得林俊生单挑林枫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让他们两败俱伤不是我的目的,再说了,温燕只对林俊生能起作用,对林枫很快就会无用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在齐王府门口,很快,百姓们越聚越多,议论声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很多议论那是不堪入耳。

    林枫急忙退出了争斗,“林俊生,你且用脑子想一想,既然本王对温燕没有兴趣,为何本王醒过来会看到温燕……总之,本王觉得这既然所有的事,都是一个局,目的,就是让你们在齐王府大吵大闹。”

    温燕听到了,可她还以为林枫又想让她滚,更加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温慈赶到,拉走了自己的妹妹。不过,温慈也答应了,会去求皇上让林枫娶她。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西面,在一片古木的包围下,一座绿顶重檐歇山顶建筑若隐若现。棕褐色的门窗上,双面都雕刻着精美的图案,屋内,一张圈椅静静的摆着,似乎很久没有人坐过了,光滑的手柄泛着油亮的光泽。

    大殿内,金碧辉煌,金漆的柱子上,腾龙栩栩如生。精致的龙椅,摆在大殿正中的高台上,往下,是个三级台阶,在台阶的两侧对称,是精致的铜香炉。龙椅后面,是一排屏风,屏风上除了生动的盘龙图案外,还有松柏之气,江河之势。

    此时,庆丰帝正坐在龙椅上翻看奏折。
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件梅花纹上裳,外面是一件藕丝琵琶襟短衫,下半身,是一件宫缎素雪绢裙,垂手立于下首。

    林俊生和温慈跪在下首,“求皇上惩罚齐王林枫。”两个人都这样说。

    庆丰帝的眉毛皱了起来,看了一眼周筝筝,他猜林枫这事和周筝筝有没有关系,毕竟,吴国公府和林枫素来不合,便说:“林枫真的做出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回父皇,原本,儿臣理应兄友弟恭,可是,七皇兄实在是……千真万确,父皇不罚他,恐不足以平民愤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朕听说,温燕也有要嫁于林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温慈说:“皇上,那是家妹被人迷惑,做出有伤风化的事。实在有辱门楣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虽然林枫不对,可若是温燕愿意嫁于林枫,也是一门不错的姻缘。此事不但有辱温家门楣,也是有辱皇家门面,不宜过分宣扬。”

    看来,凡是涉及林枫的事,庆丰帝就会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。

    林枫,果然是庆丰帝最喜欢的皇子。庆丰帝的心里,林枫是当之无愧的皇储,只是,要在他当够了皇帝之后。

    这当皇帝,也是会当出瘾来的。

    前世,林枫也是等了很久才坐上太子的位置。

    可这次,最不想放过林枫的人是林俊生,想到娇滴滴的温燕已经是林枫的盘中餐了,林俊生的心就如同针扎一样的疼。

    他都不舍得碰一下她!没想到,就这样被别人得到了!

    “父皇,皇家的门面已经被辱没了。整个京城都已经知道了。”林俊生说。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俊生,朕对你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知道,可是七皇兄实在是过分。”林俊生不愿意对自己的皇兄松一口气,一反常态。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周尚书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回皇上,臣女认为,天子犯法,与民同罪。如果不罚齐王,恐怕会惹民愤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警觉地说:“连你也这么认为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臣女是为了救齐王,才希望皇上惩罚齐王的。因为,罚了齐王,日后齐王若是建功,再奖赏齐王,百姓也会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眉开眼笑,是啊,现在如果不罚了林枫,日后若是要升林枫为太子,就会被人讥笑赏罚不明。就算现在罚了也没关系,日后要恢复,给他个功劳还不简单吗?

    也亏周筝筝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,朕就降林枫齐王之位。”庆丰帝宣布。

    林俊生很意外。

    林枫不再是齐王了?这惩罚还是够大的啊。

    周筝筝不过就说了一句话,竟让庆丰帝把林枫的王位都给夺走了!

    林俊生和周筝筝对视一眼,想到林枫说的“本王醒来就看到温燕这样了”,忽然明白,他们都上了周筝筝的当了!

    可是,圣旨已下。

    林俊生不敢再看周筝筝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不久,林枫连滚带爬地跑过来,“父皇开恩啊!”

    庆丰帝白了林枫一眼,“枫儿,朕降了你的王位,是为了你好,你要理解朕的一片苦心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是冤枉的。儿臣被周大姑娘叫过去……”林枫看着一旁静立的周筝筝,忽然明白,这一切都是周筝筝在害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是谁叫你过去的?”庆丰帝似乎听到了眉目。

    林枫竟然改口说道:“父皇,儿臣是说,儿臣是被人陷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被谁陷害?你说,父皇要是查出来是谁,一定不会放过她。”庆丰帝说。

    “儿臣不知道。”林枫瞒住了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惊奇地瞥了林枫一眼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知道,你就下去吧!”庆丰帝累了,他想回到周云萝的怀里。

    周云萝会按摩之术,每次和她一起,庆丰帝全身经脉大通,浑身是劲。

    这是任何一个妃子不能给他的。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的庆丰帝出于身体需要,是离不开周云萝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和林枫一起走出大殿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的心好狠啊。”林枫阴阴一笑,“这怕以后,我都要输在你的手里了。因为我喜欢你,我不会加害你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沉默地要走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跟林枫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等下,裕儿的解药,难道你不想要了吗?”林枫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周筝筝冷冷地说:“你给我的不是解药,只是缓慢发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给你解药,不过,你答应我,要和我在一起。”林枫上去一步,盯着周筝筝的眼睛说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