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5章 妖娆
    潮湿的牢房内,透着一股发霉的气味,不仅是铺在地上的稻草发霉,牢房四周的木柱也透出重重的霉味。

    牢房很暗,一个只有巴掌大的漏窗根本晒不进阳光,墙角,一个破洞口散着几粒老鼠屎,虽然时间比较久了,但也一直没人打扫。

    脱去华服的林寞蜷缩在一角,满头垢发,双眼透着血丝,无神的望着黑漆漆的顶盖。

    边上,一碗石头般硬硬的牢饭明显被吃了一口,也许是没有水咽不下去,牢饭没有吃完。

    在林寞头枕的边上,有一本破旧的诗集,里面全是他自己创作的内容,也是林寞曾经经常拿出来炫耀的,只是如今,林寞也不怎么去翻看这诗集了,因为受潮发霉,诗集上面的字,有些也渐渐变的模糊了,好像林寞也渐渐忘了自己曾经也是皇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是皇子该多好,就不会有一个嫌弃我的父亲。”林寞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周云萝走了进来。萧贵妃的奴婢在周云萝身后打点和狱卒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云萝妹妹,真的是你……”林寞大喜过望,之前萧贵妃说了,周云萝会过来,林寞原本还不信。这回真的给见到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周云萝冷冷的目光充满了嫌弃:“你让你母妃不要再找我了,我如今已经是皇上的答应,无法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林寞慌了,“云萝妹妹,你听谁说的?我怎么会连累到你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,那就是你母妃。可如今,我们身份有别,我希望你今后的每一步都能自己走好。”周云萝的眼睛里是满溢的冷漠,“我走了。你不要再找我。”

    望着周云萝的背影,林寞终于明白,不管他做什么,周云萝都不会喜欢他的。

    因为,周云萝爱的只有她自己!

    次日,周筝筝和萧贵妃面见庆丰帝,萧贵妃主动揽下责任,周筝筝在一边求情。

    果然,庆丰帝答应放林寞出狱,但是,代价是,萧贵妃免去贵妃位分,被关冷宫。

    周筝筝领旨前去放林寞出狱。

    “我母妃呢?她为何不来迎接我?”林寞预感到不详。

    周筝筝摇摇头,“你母妃为了救你,被皇上关进了冷宫。她要我告诉你,从此以后好好活,等有一天她出来,可以看到你已经生儿育女,她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做父母的要求和其简单,都只是希望儿女幸福绵长。

    林寞激动起来:“不要,我不要母妃去冷宫!我不要!我要去见父皇!这一切都是我的错!”

    “你够了!要不是你总是不听话,不懂事,萧贵妃何至于处处为你铺路,时时为你提心吊胆,你若真的希望萧贵妃好,就给我安安分分的,争取取得你父皇的好感,这样,你才有可能救出萧贵妃,母子团圆,不然,你等着被周云萝害死吧!”周筝筝说完就走了,她是从来没见过林寞这样意气用事的皇子!

    林寞被周筝筝训了一通,倒是真的想通,看着周筝筝美好的背影,再想想周云萝无情的脸,林寞忽然发现,周筝筝真的比周云萝好很多。

    这么美好的女孩子,怎么他过去没发现。

    温府。

    在拱门的两侧,挂着两块长条形的木板,一副十八字的对联很是工整,门上的匾额藏在一片藤绿中,只隐约可以看见一个轩字,透过圆形的拱门,远处的一片湖色一览无余,湖心一座六角风月亭,被一片枯萎的荷叶所包围着。

    温燕坐在亭子里,喝着一碗八宝粥,有人将一封书信交给她。

    那是周筝筝仿林枫笔迹的信。

    温燕看了大喜:“齐王约我东园,我马上就去。”

    因为温燕爱慕林枫,平时总会找林枫的字来欣赏,所以对林枫的笔迹很是熟悉。而周筝筝前世是多次见过林枫的字的,仿写起来自然无压力。温燕看了这样的信,自然信以为真。

    阿明早就在东园埋伏着,等温燕一过去,就打晕了,带走。温燕为了偷偷见林枫,自然是没带几个家丁。

    一切都非常顺利。

    周筝筝让阿明带温燕先去康泰阁。

    然后,周筝筝另外再写一封信,交给阿明,“请务必要交到林俊生手里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收到这样的书信,“温燕如今在我府上,想要她清白的就过来取,若是迟疑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喜欢温燕的林俊生立马就过去了。他当然想到,这封信会不会有诈,可和温燕相比,林俊生愿意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一匹快马扬尘赶到,送来了皇上的谕旨:“封林暗夜为新任安王。”

    随着谕旨,一起送到的还有一套崭新的安王铠甲,一件大红色绸质披风,一双漆黑色蜀锦绣面皮靴。

    “谢主隆恩!”林暗夜双手接过圣旨,目光深邃,让人看不出内心的复杂波动。

    只是全城的将士,个个都笑逐颜开,纷纷向林暗夜高呼。

    “恭喜安王,这安王军,以后就全靠你了!”林仲超冲着林暗夜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是夜,边关城内灯火通明,将士们个个大口喝酒,大口吃肉,皇上送来的劳军物资,还是很丰富的。

    随着这些物资一起送来的,还有五个美艳的女子。

    个个身姿妖娆,红唇描眉。

    “小女子敬安王一杯,”其中一个穿着撒花烟罗衫的女子举起白玉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林暗夜没看清楚女子的脸,只是随便端起酒杯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此时,丝竹之声在关城内回响,三个舞女长袖善舞,在林暗夜和林仲超眼前极尽所能。

    妖娆的舞姿,让一旁的将士看的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只是林仲超对这些丝毫没有兴趣,只是这盛宴场所,不得不出席罢了。

    “豫王殿下,小女子敬你一杯。”另外一个穿着烟云蝴蝶裙的女子一直试图讨好林仲超,只是林仲超一直没有正眼看她一眼,自顾自斟自酌,把这女子全然当作空气一般。

    空中的明月渐渐高升,筵席也渐渐安静了下去,远处,又传来一声狼嚎声,响彻整个关城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