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4章 曾经沧海
    “你胡说些什么!”周云萝最不能让人提到的,就是她杀害亲弟弟的事,因为她无法面对。

    每提一次,就多一次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其实她是后悔了。只是有时候,做错了一步就是万劫不复,再无弥补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胡说?只怕周子叶晚上要进你的梦里,找你报仇呢。”周筝筝笑道。

    周云萝大吼起来,“闭嘴!闭嘴!子叶是你杀的!是你!不是我!”

    周筝筝摇摇头,转身要走,周云萝跑过去,拦住了,犀利的目光看着周筝筝,好像要把周筝筝杀了一样,说:“你这个贱人。我已经是答应了,很快我就会成为贵妃娘娘,成为皇后娘娘,母仪天下,然后,我会要皇上把吴国公府满门抄斩,把你碎尸万段!你怕了吧!怕了吧!求我啊!求我啊!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个耳光响亮地落在周云萝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敢打我!”周云萝被打倒于地,起来要还手,周筝筝复又抬起脚,一脚就踩在周云萝的心窝上。

    周云萝只觉得气都要喘不出来了,大叫起来,“快来人啊!杀人了!救命啊!”

    可是,没有人过来相劝。

    如今,周筝筝可是红人,周云萝算什么,谁会为了一个小小的答应得罪吴国公府?

    就算被周筝筝打死了,横竖不过在皇上面前做个见证罢了,她们才不管呢。

    周筝筝拿手绢擦了擦手,笑道:“你想做贵妃,做皇后,只怕要等下辈子了。”笑着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青云在身后跟着说:“姑娘何不趁机杀了她?以除后患?或者,让奴婢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若是杀了她,皇上现在对她正新鲜,皇上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。还不如由着她,去把皇上的后宫闹个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记得前一世,周云萝自己不能生育,就断绝了林枫的几乎所有子嗣。要不是周筝筝是比周云萝早点进门的,只怕也会被害的不能生。

    也多亏了周云萝,林枫在前世除了裕儿一个儿子,什么子嗣都没有,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啊。

    所以,既然这一世,庆丰帝看上了周云萝,那就由周云萝祸害庆丰帝的后宫呗。反正林枫和庆丰帝都是周筝筝的仇人。仇人过得不好,这是周筝筝的快乐事。

    数十块太湖石堆砌成的假山造型奇特,错落有致的假山峰也是惟妙惟肖。一条小瀑布从假山顶上泄下,溅起水花朵朵。

    瀑布下面,是一滩清水,水里,不仅有鹅卵石垫底,还有很多锦鲤鱼自在游弋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萧贵妃的宫殿。

    萧贵妃不愧是老姜了,明明是来求周筝筝的,可是眉眼中没有一丝惊慌,细长的手指端起一杯菊花茶,修剪完好的指甲上染了凤仙花,一闪一闪的,“周尚书来了啊,尝尝本宫新做的菊花茶,这菊花是新生的蓓蕾采摘,这水是取清晨第一批甘露温煮而成,周尚书是懂茶之人,一定喝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坐下,喝了一口,直夸好喝,然后就聊起了天气,丝毫不提林寞的事。

    这萧贵妃原本是打算让周筝筝先提林寞的事。林寞被关已经不是新事,若是懂礼貌的自然会问起林寞,安慰萧贵妃一番。然后萧贵妃再让周筝筝救林寞,周筝筝想推都推不掉了。

    可是,周筝筝才不吃她这一套呢。

    萧贵妃只好巴巴地望着周筝筝,说:“寞儿说了他已经投靠了你,你救救他,只有你能救他。”

    语气竟然还是那么自带命令式。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贵妃娘娘抬举我了,我只是一个黄毛丫头,连贵妃娘娘您都做不到的事,我怎么就可以了?”

    萧贵妃跪了下来,“我求求你,救救寞儿吧!要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林寞是一个残废,可是,在萧贵妃的眼里,却是比谁都完美。

    周筝筝想到裕儿,理解了这种母爱,扶起萧贵妃说:“我试试吧。不过,还是要看他自己,他如果看清周云萝了,以后才不会被利用。不然,就算他出来了,结果也是重新回去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说:“这个好办。周云萝现在不是皇上宠爱的答应吗?本宫这就去找她,让她见见寞儿。寞儿知道周云萝的真面目,一定不会再喜欢周云萝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如果林寞可以看清周云萝,而贵妃娘娘你也愿意替林寞坐牢,林寞一定有的救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一怔:“你的意思是,让本宫去认罪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,买通官员是娘娘您的意思。林寞一向很清高,是不会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叹了口气,“你说的对,是本宫害了寞儿,如果能换寞儿平安顺遂,本宫下半辈子都在监狱里度过,又何妨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眨了眨眼睛:“你真的愿意为了林寞不要做贵妃了?”

    萧贵妃目露坚定:“为了他,就算失去一切又何妨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忽然握住了萧贵妃的手。

    萧贵妃抬头对周筝筝一笑。

    这两个过去的敌人,就这样和好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走后,萧贵妃宣召周云萝。

    周云萝行了礼,目光复杂地看着萧贵妃。

    过去她应该叫萧贵妃母妃,如今倒是要叫她姐姐了。

    不过短短几个月,就已经沧海桑田。

    萧贵妃拉着周云萝的手,眼中滴泪:“云萝,你救救寞儿吧,如今你是皇上身边的红人,你跟皇上说,皇上一定会放过寞儿的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抽出了手,淡漠说道:“姐姐,妹妹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叹了口气,“既然如此,那请你去看看寞儿行吗?你知道寞儿一直对你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依旧淡淡地说:“如今我已经是皇上的女儿,不方便孤身去看皇子,免得惹人闲话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面色冷了下来:“你倒是很懂得避嫌啊!不过,这次你必须去见见寞儿,不然,本宫就把你曾经假冒王佐芸的事,给捅出去!”

    周云萝这才害怕了,“好,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姐姐何必说的这么绝。我去就是了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