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3章 互咬
    林寞不服气地说:“也不是儿臣要去的,儿臣没有错,再说了,儿臣也尽力了儿臣虽然喜欢写诗,可儿臣并不觉得,写诗和赈灾会有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萧贵妃气得差点吐血,“你知不知道,周瑾轩这次去赈灾,一定会抓住你怠工的证据,至你于死地!”

    林寞说:“儿子才不信呢!周瑾轩才不会那么无聊!再说了,儿子早就和周筝筝说好了,儿子和她是一伙的!周瑾轩没什么理由要和儿子作对!”

    萧贵妃今天穿着一件绣刻草云雁广袖双丝绫鸾衣,胸前是一件鸭黄绿苏绣抹胸,外面再罩了一件牡丹凤凰纹浣花锦衫,头上,乌丝盘绕成百合髻,精致的石榴血玉簪子整齐的插着,原本是打算面见皇上,为林寞求情的。可一听林寞这样说话,就打消了念头,“想不到你如此幼稚,竟然连周筝筝的话也相信。就算本宫拼尽了力气为你争取,也是无用的了。孺子不可教也。”

    林寞说:“周筝筝并不坏,儿子信她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气得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寞走后,萧贵妃见了几个信得过的臣子,买通他们,让他们去求皇上,说赈灾失败不是林寞做错,而是下属办事不力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周瑾轩赈灾深得民心的事,也传到庆丰帝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这周瑾轩人还没到,美名就传遍京城了。可惜林寞这个傻子,竟然买通官员,想让朕不追究他责任。其实他是多此一举,他不买通官员,朕原本为了自己面子,不想追究他。可他越是如此,就越是把事情给闹大了,如今,朕不追究他,周瑾轩也会不高兴,满朝文武都要怪朕包庇儿子,朕岂能为了这个竖子,得罪大家!”庆丰帝于是下令把林寞抓进大牢,容后惩罚。

    萧贵妃是万万想不到,她聪明反被聪明误,要不是她多此一举,害怕庆丰帝惩罚林寞,从而买通官员,庆丰帝也不会大怒,林寞也不会被抓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啊!儿子,母妃害了你啊!”

    可是,后悔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暖暖的,一片红叶懒懒的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黄褐色的脉络清晰的映出,好似一条条大溪小溪,最后汇总成一条大河,从叶根处流出。

    仰望蓝天,朵朵白云如棉,轻悠自在,俯察碧池之上,或黄或红的落叶散落漂流,亦是自在。

    周筝筝对林莜说:“萧贵妃竟然传了三次,希望我入宫去找她。我猜她是为了林寞的事。”

    林莜说:“如今你父亲不在府上,有什么事还是先押后再说。横竖你不进宫,萧贵妃也拿你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母亲,可是,女儿觉得,这个时刻,如果女儿不进宫见萧贵妃,就是等于把萧贵妃推回到林枫那边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莜一怔:“此话怎么讲?”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林枫和周宾约见于御花园。

    堆景山上,一座八角亭格外显眼,在一片绿色中如鹤立鸡群。从亭上往下观赏,景色尽收眼底。秋日的御花园内,缤纷多彩,红的一片,黄的一片,假山上的喷水蟠龙,也是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“本王收到一个消息,说是孙贵妃和林俊生这厮经常私会,地点还是御花园,你可要帮本王看看,是不是真的。”林枫说。

    周宾一怔:“齐王,容奴才说一句,先不要说是不是真的,这个传消息于你的人,究竟怀着什么样的动机,才是可疑的。”

    林枫点点头,“本王知道,他希望本王和林俊生先斗起来,本王才不会上这个当呢。所以本王过来找你去查这个事。”

    周宾说:“齐王请放心。奴才也有一事要问齐王,周仪是不是被定国公府认回去了?”

    林枫眼神闪躲说:“周仪和云萝不合,本王只能选一个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周宾说:“我想见一见周仪,还请齐王安排。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周仪如今住在定国公府,你想见她,可以去找定国公爷。”

    周宾白了林枫一眼,“我的身份不方便去做这件事,万一泄露了,可不能再为齐王办事了。”

    林枫答应了,心里却骂周宾竟敢命令他!

    周筝筝刚回太学院,就被传召大殿面圣。

    老师白熊芳说:“豫王一走,皇上就传你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觉得白熊芳这话,大有深意,笑道:“莫非老师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白熊芳说:“很多事情,你以后自然就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步入大殿。

    窗牗上,镂刻着梅兰竹菊,精致细腻,窗牗下的牌面上,则阳刻着八仙过海的场景,手法精湛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庆丰帝居高临下地坐于宝座上,眉毛紧皱,有种迫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臣女参见皇上。”周筝筝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庆丰帝贪婪地凝视着周筝筝,说道:“周姑娘,你是吴国公的嫡长女,朕很喜欢,朕也听说你月月成绩都是佳丽太学院第一,朕今日就考一考你如何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忙说:“臣女愚蠢,恐不能答对。还请皇上原谅则个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江南的几个重镇,刚刚经历了特大洪灾,朕要你拟一道圣旨,请让大臣出去赈灾,并且要每个大臣捐赠财物去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大惊,洪灾!

    难怪今年的天气变化得很快,原来是因为发生了异常,洪灾泛滥。

    被洪水冲得连根拔起的植物,接下来再怎么呵护,也都回不去过去的茂盛了。

    并且洪灾过后,百姓们必将流离失所。

    如果随便找一个大臣去赈灾,怕是会私吞了官银。

    如果不找准时机,起身和百姓们并肩作战,那么,到时候,因为洪水过后粘上的“瘟疫”!将会越来越多,越来越严重!

    “好,我写。”想到这里,周筝筝答应了。

    庆丰帝很是高兴,命拿文房四宝来。

    庆丰帝的目光停留在金箔纸上,周筝筝写的东西吸引了他,他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“果然好文章。”庆丰帝抬头,复看向周筝筝的目光,多了抹异样,“不但韵律齐整,文采斐然,还说的句句在理,让人无法产生辩驳之意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