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9章 麝香
    “既然齐王不愿意搭救云萝,不如,我带她走吧。”周宾声音沙哑,很明显,他已经失去儿子了,不愿意再失去女儿。

    林枫说:“你带走周云萝,那本王岂不是要承担一切了?”

    林枫的意思周宾如何不知道,林枫是希望周云萝把一切责任都背过去。

    周宾握紧了拳头,“齐王大可以找一个女子代替王佐芸,反正都是假的王佐芸,和齐王无关就是了,何必管是不是云萝假冒的?”

    林枫想到还需要利用周宾,说:“好,不过,你必须告诉我,你要带周云萝去哪里?”

    周宾说:“我要带她去找皇上。只有皇上能救她。”

    林枫恍然大悟,“就好像只有皇上能救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被周宾带走了。

    阿明找到了人贩子,证明周筝筝找到的正是真的王佐芸。

    可惜林枫拿出一个奴婢说是这个奴婢假冒王佐芸,庆丰帝也不愿深究,把那奴婢斩首示众,草草结案,并没有牵连到林枫。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白玉栏杆在蓝天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白净,因为有专人打理,竟找不到一根杂草。黑色的屋顶被一片红色枫叶覆盖住,把瓦沟给完全覆盖住了。

    周云萝被洗得干干净净的,被用绸布包起来,送到龙床上。

    庆丰帝等候在房间里,眼睛里充满**。

    “原来周云萝长得挺漂亮的嘛。”庆丰帝抚弄着周云萝的洁白皮肤,说,“这么的美貌,流落在宫外太浪费了,早就应该送到皇宫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被林枫抛弃,已经心如死灰,今见这个皇帝虽然老了点,却是真的喜欢她的,不由地哭了起来,“皇上,你要为民女作主啊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压了下去,“美人,你都把朕的魂都勾走了,朕还有什么是不能答应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眼睛红红的说:“皇上一定要斩首周筝筝,是她,处处和民女作对。民女有今天,都是拜她所赐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一听是周筝筝,周筝筝可是庆丰帝的心头爱,便板着脸说:“你有今天若是周筝筝害你的,你应该感谢她啊。要不然,你怎么有这个机会看见朕呢!”

    说的周云萝再也接不上了。

    劲风呼啸,将远处的狼嚎声带到了关城内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,将士们早已经习惯了这声音,甚至都习惯了需要伴着这狼嚎声才能入睡。

    不远处高垒的城墙,让关城又多了一道坚实的防卫,渐渐丰富起来的物资,也让林仲超有了些自己的时间。

    平日里,林仲超会在关城内到处走走看看,有时候,也会和将士们一起到关外,寻找水源或新的物资。

    偶尔间,还能发现玉石块,拿回来打磨一下,也是一件不错的装饰品。

    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林仲超对周筝筝的思念,也渐渐爬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常常,林仲超会坐在窗口,望着东方,极目处,却依然是一片茫茫。

    不知此时的周筝筝,在做什么事情,是开心还是不开心,身体好不好,有没有被人欺负或者有没有想自己。

    林仲超的脑海里,会不由自主的冒出很多念想来,有些想法,让林仲超自己都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但,这感情的事,本就是如此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林仲超想着给周筝筝寄点东西,但京城内应有尽有,似乎周筝筝也并不缺乏什么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最终林仲超准备亲手做香线给周筝筝。

    女孩子爱香,这边关的香更是独特,周筝筝必然会喜欢。

    做香,各种香料是必不可少的,而边关之处,就有多种域外的香料可以选择。

    比如藏红花,没药,檀香等,也有常用的沉香,干菘。

    但却有一样,是上等香料不可或缺的,那便是麝香。

    为了获取上等麝香,林仲超便常常外出狩猎,麝鹿是他的唯一目标。

    可因为麝鹿性怯,常踪迹难寻。

    一日,一只雄性麝鹿终于出现在林仲超的面前,在一裸露的山岩上,一只半人高的麝鹿正在觅食。

    为了不惊扰麝鹿,林仲超徒手从另外一边的悬崖爬上去,粗糙的岩石,不一会儿就把林仲超身上的外袍划破了,手心腿上也磨破了皮,渗出丝丝血红。

    但好在林仲超身手敏捷,将麝鹿射杀后,取出了一块巴掌大的麝香。

    最终,林仲超将各种香料混合,制成了香气浓郁却又镇静安神的药香。

    大殿上,六根红色的柱子左右分列着,每根柱子上都盘着一条金龙,鳞爪分明,姿态威严。

    龙椅上,皇上头戴金冠,台阶下,群臣左右分列。一些人手中还持着奏折。

    周筝筝一身绸质朝服,娇小的身材,戴着一顶特制的小码官帽,站在群臣中很是显眼。

    对面,林枫穿着一件金线绣龙褂,腰间墨绿玉佩,很是潇洒。

    “周大人,早上好啊!”林枫嘴角一扬,向周筝筝坏坏一笑。

    “齐王好!”周筝筝礼貌的点点头,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“周大人什么时候穿女儿装上朝啊,周大人还是穿女儿装好看!”林枫意犹未尽,在皇上还未出朝前,使劲嘴贫几句。

    只是周筝筝心中镇定,这种无稽之谈,也是懒得回应了。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微臣近日巡查地方,发现河水湖水经常高涨,怕有洪涝之灾再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地方官员神情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洪涝之灾,劳民伤财,各位爱卿,可有良策。”皇上左看右看,但众官员都唯恐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这洪涝灾害,是百年难解的问题,历朝历代也都没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“十弟泉思敏捷,可有何对策?”林枫见群臣没什么主意,便把林俊生给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十皇子但说无妨,”皇上也把目光,聚焦在了林俊生身上。

    林枫看似简单的一问,却是一箭双雕。

    如果林俊生回答的好,会让人觉得他有胸怀,又懂得发掘他人的才能,能用人。

    如果林俊生回答的不好,便会让皇上对林俊生减少些好感,也是有利于自己。

    林俊生思索片刻,回答说:“自古水患,宜疏不宜堵,湖底河底的清淤疏通工作,乃长远之计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