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8章 对决
    庆丰帝给林枫留足了面子,说:“这指证齐王可要有证据,不然,朕治你一个蛊惑人心的罪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禀皇上,臣女说的出,就一定有证据。”回头,给朝廷外的水仙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水仙带着一个女孩子走上前。

    那女孩长相丑陋,皮肤粗糙,明明才十一二岁,看起来却像是三十多岁的妇人。

    可见在这被人拐卖的日子里,这个花季少女过的是何等辛酸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皇上,她就是王佐芸。虽然她的哥哥已经死去,不能为她做证明,可她的几个远亲族人,都可以作证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众人都大惊,看向那女孩子。

    庆丰帝威声一喝,“你就是王佐芸?”

    那女孩子竟然被吓得全身哆嗦,扑通一声,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问你话呢!大胆,竟敢不答!”太监大喝。

    可是,那女孩子反而更加哆嗦起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请皇上息怒。王佐芸经历悲惨非常人能想象,所以不能见天威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摆摆手,“让她下去吧!将此事交给大理寺,彻查王佐芸真假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周筝筝行礼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周筝筝带着王佐芸坐同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“给,这是我爱吃的云片糕。”周筝筝从包里掏出一块手绢包着的东西,递给王佐芸。

    王佐芸起先不敢接,后来见周筝筝很亲切,才大着胆子接过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恢复你的身份的。”周筝筝拍了拍王佐芸的肩膀,“因为我知道被人抢去了身份,是什么滋味。”

    前世,周筝筝就是被周云萝抢走了太子妃身份。

    马车忽然停了下来。水仙走过来说:“姑娘,阿明求见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让他到吴国公府门口等我好了。在外头说话算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水仙于是去说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吴国公府,周筝筝让阿明进来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油绿的树叶,在满是鹅卵石的地面上投下斑驳的影子。

    阵风吹过,影子也跟着摇曳。还发出沙沙的声音。在安静的园林内更显得清脆。

    阿明满头青丝被挽起,用一根木发簪固定住,穿着一件素色里衣,外面是一件青灰色的对襟短衫,短衫很朴素,只在领口的位置绣了点流云花纹。

    阿明说:“周大姑娘难道忘了豫王的吩咐?怎么就答应皇上做女尚书了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正想找你回复下豫王,我想借助女尚书这个职位,为百姓做点事。等豫王回来,我就不做了。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你做女尚书,就会不时被皇上召见,皇上是什么样的人,想必周大姑娘比我更清楚。并且,周宾就在姑娘身边,他随时都可以暗算姑娘。姑娘还请三思啊!”

    “我会小心的。”周筝筝说,“我也正要请你帮我做件事呢。”

    原来,要想周云萝败露,除了找人证明王佐芸的身份以外,还要找到当时的人贩子,证明的确是他们把王佐芸拐走的。

    可人贩子可不好找啊。

    所以周筝筝求助于阿明。

    阿明说:“我多年行走江湖,也认识一些人,找几个人贩子并不困难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答应下来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齐王府。

    花园里,鸟语花香,假山下,一圈清水上漂着片片红叶,围着水池的石板路上,片片枫叶随意的躺着。东侧的隔墙上,满墙的爬山虎将墙都淹没了,连漏窗也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乒乒乓!”杯子掉落摔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枫大发雷霆:“都怪周云萝这个祸害!如今,大理寺竟然查到本王头上来了!还连累了本王!”

    林枫似乎忘记了,当年,还是林枫救出了火海里的周云萝,并把她带到齐王府的。

    当初原想利用她,后来发现没有利用价值了。

    周云萝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,“齐王,你一定要救救我啊!看在我服侍了你这么久的份上!”

    林枫冷冷而嫌弃地说:“服侍?本王何曾需要你服侍了?本王真的后悔没有早些赶走你,如今,就算杀了你,也无济于事了!”

    周云萝抓住林枫的脚,“不要啊齐王,只有你能救我,我知道你不会这么狠心的!”

    林枫一脚把周云萝踢飞:“狠心?对待你这样的祸害,本王怎么都不算狠心!”

    这时,奴才来报告说:一个公公求见。

    林枫立马意识到了是谁。

    扔下周云萝,就去见周宾。

    “你女儿现在可把本王连累到了!”林枫怒气冲冲地对周宾吼道。

    周宾说:“齐王,请小声一点儿。外面的人都在议论说你府上的侧妃就是云萝,你若说是我女儿,就会让人,猜到我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林枫阴笑道:“你也会害怕?可惜,本王今日不吃你这一套了!”

    周宾连忙上去关了门,嬉皮笑脸起来:“齐王这话就是气话了。您救了云萝,让她假冒王佐芸这件事,我之前可是一无所知,如今出了事,怎么又能怪我呢?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你的意思是,本王当初就不应该帮你和你女儿?”

    “错。我的意思是,不但要帮,还要更加紧密地帮。因为,齐王,周筝筝对我们是恨之入骨啊,她是我们共同的敌人。如今她已然处于上风了。我们如果不团结,怎么对付这个妖女呢?”周宾头头是道地说。

    林枫手指在茶杯杯壁上画着,思索了一会儿,说:“为了本王清白,这一次,本王不能再保你的女儿了。不过,你说的对,本王接下来,是应该和你紧密合作。”

    周宾脸色青了:“周仪已经被齐王您赶走了,如果云萝……”

    “周仪也是你的女儿,本王答应你,一定想办法让周仪和你见面。这总成了吧!”林枫笑了起来,这已经是他在让步了。

    周宾不敢胡来,不然,鱼死网破,玉石俱焚,林枫可会做的出来,这对周宾可是没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只是,就这样牺牲掉周云萝,周宾又不愿意。

    毕竟,周云萝是周宾最为得意的一个女儿。在她身上倾注了太多心血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