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7章 临朝
    孙贵妃像蛇一样缠住庆丰帝肥胖的身躯,娇滴滴地说道:“臣妾哪里都是说萧姐姐的不是了,皇上冤枉臣妾了,呜呜呜呜呜,臣妾是真的觉得十一皇子是此次赈灾的最佳人选,比周瑾轩要好的多……”

    一提到周瑾轩,庆丰帝就皱了皱眉头,“朕也不希望周瑾轩去赈灾,林寞确定愿意去?这次水灾可是死了不少人,如果过去了,传染上瘟疫也是可能的。也正因为如此,满朝大臣才都不愿意去……”

    孙贵妃才不管林寞会不会得病呢。她只要堵住萧贵妃的嘴,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“十一皇子当然愿意去了,没问题的皇上。”孙贵妃很肯定,庆丰帝不由想到,孙贵妃是不是被萧贵妃抓住了什么把柄。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那朕就让林寞顶替周瑾轩去吧!”

    周瑾轩没得去了,换成了林寞去,萧贵妃很高兴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获取民心的机会啊。

    周筝筝在次日出席了早朝。跟满朝大臣,这一堆男人一起讨论国事。

    周筝筝言辞温婉,擅于引用古籍,出色的辩才引多少人称赞不已。

    周瑾轩也面上有光。

    而在边关,落日西沉,塞外的风如脱缰的野马呼啸而至。卷起漫天沙砾,让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不仅星月难见,就连灯笼火把都颤颤巍巍,人畜也都早早进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屋内,迎风的窗户被一块大木板给封住了,另外还罩上了军铠甲。

    房间正中,一张简易的方桌上,摆着一张地形图,一盏油灯摆在一边,漏进来的贼风不时的吹弄两下。

    林仲超披着一件狐狸毛袍子,专注的在羊皮地图上圈圈划划。

    方圆十里地,都在林仲超的谋划内,他不仅要保卫边关安全,也想要提升将士们的生活。

    深夜,外面的风不知何时已经止息了,一轮圆月高挂空中,将整个边关,都涂上了一层银装。

    此时,负责守夜的将士们见天色好转,便纷纷将铁笼子放置在暗处拐角处,不为别的,就是希望能抓几只老鼠,好改善下伙食

    有时候运气好的时候。还有蛇肉可以吃,而这些铁笼子,都是在林仲超的设计下打造的。

    太平时候,将士们的日常操练,是林仲超颇为看重的,每日天刚刚亮,校场上就黑压压的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林仲超定下军纪,日常操练以十人为一个单位,由一人任小组长。相互比试,有徒手比试,还有持械比试,胜者可多获得一份食物。

    这种激励模式,让全军上下热气腾腾,虽没有出战,单却能让战斗力一直保持着。

    除了日常操练外,军营的建设,更是太平时候的重点。

    而其中,边关苦寒之地,最重要的便是水源。

    林仲超甚至发榜,发现水源地者,重奖粟米五十担,足可以一家人吃一年的了。

    因为物资缺乏,开垦荒地便成了一项重要内容。

    而这些,林仲超都已经早就计划好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将将士编成三类,一类负责开垦,一类负责守卫,一类,负责后勤和寻找水源。

    一切,都在林仲超的谋划下有条不紊的展开,但意外,总还是会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一日,正当林仲超和将士们一起开垦荒地的时候,一个士兵不小心,将自己的脚拇指给铲伤了,顿时鲜血直流,染红了黄沙。

    “快送到屋内去。”林仲超神色紧张,立即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快,把我的酒拿过来。”林仲超不容置疑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拿过来,救人要紧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将酒倒在士兵的伤口上,这是给伤口消毒的好办法,否则,这士兵可能因为感染而暴毙。

    虽然朝廷给林仲超赐了很多美酒,但林仲超基本不喝,全留着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在众多谷物选择中,林仲超选择粟米作为开垦后的第一选择,只因为粟米能长时间保存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另外,林仲超还种上了大豆,辣椒等耐干旱的粮食。

    还在粮田四周,种上红柳和胡杨,以御风沙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林仲超还给将士们带去了一些新的食用方法,可以以最少的分量,给将士们填饱肚子。

    其中,牛肉粉末,是最有代表性的。

    边关风大气候干燥,林仲超让人将成熟的牛肉切碎后磨成粉末,然后一包包装好。

    等到了饭点,只需要将牛肉粉末用开水冲泡开来,便是一份营养丰富的食物了。

    此时,如果再加入粟米粉,那就是一碗很浓稠的米粥了。

    而为了让将士们保持住最佳状态,林仲超还带来了豆瓣酱技术。

    边关之地,缺盐会让人提不起劲来。

    林仲超便将盐和大豆辣酱一起腌制,这样,只要每日一小口,便足以让将士们生龙活虎。

    风沙甚大,常常给将士们带来危险,林仲超便又分派出一支军队,专门负责防卫城墙的建造,一来可以防卫风沙,二来,也是可以防卫敌人的袭击。

    边关没有砖泥,林仲超便就地取材,用坚韧的红柳和胡杨枝为主,一层沙砾一层紫草夯实而起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大厅内,一张美人榻摆在东侧,通体涂上石漆,显得光泽亮人。

    周筝筝半躺在美人靠上翻书,水仙过来说,阿明带来一个女子,交代好就走了,“还留下一封书信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打开书信,阿明说,林仲超要阿明把这个女子交给周筝筝,这女子是真正的王佐芸。

    “超哥哥要我为自己报仇呢。周云萝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周筝筝坐了起来,“把那个女子安排到客房里,不要让她出去,给她吃好喝好。”

    水仙应是,下去了。

    次日早朝,周筝筝上朝,当百官之面出列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女指证齐王欺君之罪。齐王侧妃王佐芸并非真的王佐芸,乃是我堂妹周云萝。”周筝筝跪禀。

    庆丰帝一怔。

    这周云萝也太大胆了吧!

    虽然庆丰帝偏心于林枫,可被人欺骗的滋味却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?”

    满朝大臣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今日正好皇子都没有临朝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