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6章 决定
    这时,人群中有一人气愤愤的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禀皇上,微臣虽年迈,但愿替皇上出巡赈灾。”

    众臣定睛一看,此人正是周瑾轩。

    周瑾轩说话向来都是有事说事,有理说理的。

    “周大人资历深,实乃最佳人选。”刘尚书顺水推舟,赶紧恭维道。

    “周爱卿忧国忧民,朕甚欣慰。有你替朕出访赈灾。朕心宽矣。”皇上嘴角露出一抹奇怪的笑。

    庆丰帝并不希望让周瑾轩过去。

    赈灾是件不吃力却能讨好的大事。并且此次洪灾影响不大,很容易搞定民心。

    周瑾轩已经是民心所向了。难道还要再给他机会网罗人心吗?

    不,当然不。

    可是,当众,庆丰帝是不扫周瑾轩的兴的。

    周筝筝在回家的路上,看到京城的大街上,还会有伸手拦路的乞丐。

    庆丰帝高高在上,皇子们养尊处优,哪里有机会体恤民间疾苦。

    河道上,船来船往,把宽阔的河面塞的满满的。

    从各地运来的货物也是琳琅满目,一筐筐一袋袋的被背上案。

    岸上,喧嚣声不绝于耳,光膀子的大汉像拎小鸡一样拎起一个麻袋就往城内走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独轮车也是一车车的帮着运货。

    岸边,垂柳飘飘,比盛夏时节更多了一份浓重。

    周筝筝忽然下定决心要做这个女尚书。

    也许是危险的,可她背靠吴国公府,不怕。

    她要为天下苍生做点事。

    前世,她自顾不暇,却也被父母亲的天下胸怀感染,只是,被关了半辈子别苑,没有机会为天下请命。

    今生,既然她是佳丽太学院第一名,既然她已经走出了前世的恶梦,既然她有机会做女尚书为民请命,她,岂能放弃?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香案上,一抹轻烟袅袅上升,空气中弥散着令人愉悦的檀香味。

    案角,一摞书整整齐齐的叠放着。娟秀的字迹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香案另外一角,一个青釉花瓶中,插着新摘的海棠花。

    周瑾轩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阿筝可是有事找为父?”周瑾轩说,端起一杯茶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父亲母亲,皇上建议女儿担任女尚书一职。女儿经思虑再三,决定答应,可还想问一问父母亲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林莜说:“阿筝长大了,有自己的主意了,不过,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去做什么官。我们吴国公府不缺俸银,哪里还需要自己的女儿去任职养自己了?再者,一个女儿家,还是老老实实在家绣花比较好,就是读书识字,也是要低调才好。先前你说去太学院,原本我就是不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拉着林莜的手,说:“母亲,女儿就算做了女官,也不会高调的啦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咱们的女儿,就算行事高调,也不怕嫁不出去。若是想做这女尚书,就只管去做,做的好做不好都有为父在背后帮你撑着,等到你不想做了,就不要做,甭管会不会被人笑话,有爹爹在,怕他们做什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爹爹这话真暖心!阿筝明白了!”

    林莜说:“都是被你爹爹宠的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说爹爹宠我,母亲难道不宠我吗?”周筝筝把脸埋在林莜怀里,好像一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她其实的确还是小姑娘,就现在的年龄而言。只是,她活了两世,两世的年纪加起来,比林莜还大了。

    林莜说:“只是,给皇帝做事,俗话说伴君如伴虎,终归是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等超哥哥回来,我就不再做了,行吗,母亲?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反正我是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林莜摇了摇头:“既然你爹都答应了,我这个做娘的,能不答应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拉着父母亲的手,摇晃着,笑道:“女儿就是想为天下苍生做点事,提高吴国公府的名声。多谢父亲,母亲。”

    皇宫。金漆雕龙的屏风上,阳刻着栩栩如生的团云,正中间,一颗红宝石镶嵌其上,光彩夺目。

    屏风两边,常绿富贵竹整齐对称,一看就是刚打理过的。就连盆基也是洁净如新。

    周筝筝回复庆丰帝,说愿意任职女尚书。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想当年,你母亲也是满身才学的。可惜,她不愿意做这个女尚书。幸好,你愿意做,也算是弥补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不解,庆丰帝为何总是提到林莜,那是别人的妻子,庆丰帝总是提起,还是在她的女儿面前提起,不怕让人怀疑吗?

    可庆丰帝似乎忘记周筝筝是林莜的女儿,兀自沉浸于回忆中,“你看,这是朕让画师做的你母亲的画像,你看看像不像?想当初,你母亲的风采,比画像中更甚,可惜了,太后指婚,多少青年才俊和你母亲失之交臂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不愿意再听下去,说:“皇上,如果皇上没什么别的事,臣女想先回去了。太学院还有课业未完成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这才恍觉失礼,笑道:“你先回太学院也好。朕明日就颁发圣旨,你担任女尚书以后,随朕临朝听政,有什么意见,都可以当朝发表,不必拘礼。你也是大茗朝第一个女尚书。相信你的父亲母亲,都会以你为荣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谢恩退出,目光在皇上手中的画像上停留了刹那。

    庆丰帝连忙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林莜的画像,画得还挺像的。

    可是,只要一想到,庆丰帝天天对着画像沉浸于白日梦里,周筝筝就感到一阵阵的恶心。

    可是,她只能吞到肚子里去,不能告诉周瑾轩。免得周瑾轩牛脾气,和庆丰帝发生争执。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一只一人高的仙鹤铜像立在来往的过道上,通体油光发亮,仙鹤的脖子高高仰起,正对着东方。于另外一侧,一只巨大的铜龟也伸出脖子,对着西方,似乎在找寻什么。

    孙贵妃纠缠着庆丰帝,希望庆丰帝让林寞去赈灾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是臣妾亲自给您做的参汤,皇上喝了可要答应臣妾,给十一皇子一个机会嘛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不解:“你素来在朕面前,都是说萧贵妃的不是,怎么今日,倒是为萧贵妃的儿子说话了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