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1章 别离
    皇宫,秋。

    从各地上贡的物品源源不断的被送进宫中。一年之计,后宫的各妃子们最喜欢的,恐怕也是这个时节。

    各式各样香甜的水果,陆陆续续摆上了妃子们的香案上。

    除了常见的苹果,雪花梨这些,香橙,柿子更是令这些妃子常常念想。

    萧贵妃乌黑发亮的青丝高高绾起,呈望仙九鬟髻,一根镂金花玉凤尾蝶簪子斜插左侧,右侧则是一串金线红宝石步瑶,另外几支雕花香木钗随性点缀着。

    身上,深紫色的广袖长纱拖地,内里是一件苏绣杜鹃牡丹群花图。腰间束带,婀娜

    典雅。她坐在阁楼上,已经知道孙贵妃怀孕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太医是不是诊断错了?”萧贵妃简直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宫女说:“娘娘,是真的。皇上特意命御膳房间,每日吃喝都按照孕妇标准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气得攥紧衣裙,“可是,她是怎么怀上的。”

    在房间里摆放了这么多盆染有坠胎药的盆栽,孙贵妃根本就没有怀孕的可能。除非,是在别的地方怀上的。

    这时,阿明假扮萧贵妃的太监走了进来,“娘娘,奴才看到,孙娘娘经常去御花园,并且,这一去,就是很久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去御花园做什么?一个人吗?”萧贵妃问。

    “经常和十殿下一起出来。”阿明说,“不过,他们不是一起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和林俊生一起进出?”萧贵妃起初很是惊诧,渐渐地,嘴角浮现笑容,“这样就有意思了呢!这个贱人,还真的是什么都敢做!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不如下回,奴才看到孙贵妃进去,就过来通知娘娘您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要马上通知本宫。”萧贵妃喜不自禁,给了阿明赏银。

    然后,阿明就去告诉林仲超,林仲超又写了一封匿名信让人送去给林枫。

    “什么?孙贵妃竟然和林俊生私通?”林枫第一时间想的是,这会不会是有人要引他上当,“明天得去问问周宾,是不是有这回事。”

    这时,奴才来报,周筝筝求见。

    “阿筝竟然要见本王!”林枫惊喜地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,“马上请周大姑娘进来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走进齐王府的时候,这个前世住过数年的王府早已淡忘,奴婢引她登上阁楼。

    林枫正站在那里,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周筝筝从阁楼上往外观看,一片色彩浸染。红的绿的,黄的紫的。高高低低的,点缀分布。

    阵风吹过,挂在阁楼东面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阁楼上,正对着南面,两张原木凳子随意的摆着,正中间的茶几上,一杯铁观音茶香飘逸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你来了。”林枫转身,经历许多,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王爷额头上早生华发,面目有些憔悴,可望向周筝筝的目光,却多了抹深情,“本王一直很想念你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行了个礼,“齐王,今日冒昧求见,是希望齐王可以救救裕儿,毕竟,裕儿的毒,是周仪和你下的,裕儿还是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为了裕儿。”林枫叹了口气,“周仪说你一定会在意裕儿胜过自己的生命,看来她说的没错。为什么?”

    周筝筝苦笑着,为什么?她总不能告诉林枫,裕儿前世是她和他的儿子吧!

    她不想和林枫再有任何联系,所以,她不会说。

    “裕儿真的很可怜,求你救救他吧!裕儿对你没有任何威胁的!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可是,裕儿已经没有用处了,本王为何要帮他?”

    “你毒害一个无辜的孩子,你不怕遭到天谴吗?”周筝筝愤然。

    “在你眼里,我不是一直都是坏人吗?”林枫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跪了下来,“算我求你,齐王,给他解药吧!”

    林枫看着周筝筝好一会儿,目光透着失落,“想不到你可以为了他,去求我。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。”周筝筝低着头,冷风吹得她长发飞动。

    “好,本王答应你,不过你要知道,本王不是为了裕儿,本王是为了你。”林枫掏出一个长颈瓶,打开,拿了一颗丹药,用丝绢包好。

    周筝筝连忙接过,道谢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阿筝,本王一定会感动你的。”林枫凝视着周筝筝的背影,喃喃道。

    江水涛涛,波涛汹涌。两岸青山对出,郁郁葱葱。

    林暗夜披着一件红绸百花袍,长袍及膝,银光铠甲正前方,还有一块护胸镜。

    身后,张碧华穿着一件淡绿色荷花纹罗沙裙,披肩上,两朵牡丹一左一右,大方又端庄。

    “碧华,我这一走,你可不要想我。”林暗夜双眼紧紧的盯着张碧华,说的却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连林暗夜自己也不知,此处一别,后会何期。

    只是林暗夜此行,犹如这滚滚东逝的江水,不可挽回。

    张碧华自然知道林暗夜心意已决,再多挽回的话,一句也没有出口。

    “此行路途遥远,路上,你可要多加小心。”张碧华深吸了口气,又把目光移向远方。

    浑浊的江水,混乱难宁,犹如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只是,张碧华眼里的点点星光,并没有逃过林暗夜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放心,有你送的护身香囊呢。”林暗夜裂开嘴,还把香囊拎在张碧华面前晃荡了两下,“你说这个很灵的,那我肯定能平平安安。”

    “快放好,别弄丢了。”张碧华催促道,言语中夹杂着责骂又有些丝无奈。

    太阳西沉,洒下一把又一把金辉,两人眼前的江水都披上了一层金黄,就连林暗夜身上的铠甲,也成了金黄色。

    深夜,月黑星稀,陵园里一队守卫来回巡查,通红的火把在墓碑上映出一道道影子。

    林暗夜快速跃过一道坎,将自己藏在了一棵榕树后。

    林暗夜要回边关,怎么可能不带上安王的遗体。

    “谁!”一声吼叫,让林暗夜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圈火把,将林暗夜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庆丰帝怎么可能不在这里派出守卫?

    “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任凭林暗夜有三头六臂,也是双拳难敌四手。

    一阵对峙后,林暗夜被五花大绑,捆了起来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