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9章 胎记
    阿明说:“请主人放心,萧贵妃的一举一动,那几个拿了银子的太监都会看着,随时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让阿明先离开皇宫。自己则来到御花园,坐在石凳上。

    御花园里,魏紫凋零。

    林仲超捡起魏紫的一片花瓣,不能明白的事情,忽然就清晰了。

    刚才看到孙贵妃的衣裙上,粘了几片魏紫的落花,可见孙贵妃是经常进出御花园的。

    魏紫,生长于御花园的深处,一般人赏花或是喝茶,都不会经常去这么偏僻的地方,除非,是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,孙贵妃多年不孕,这次忽然就怀孕了,让人起疑。

    之前,林仲超查过孙贵妃多年不孕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见孙贵妃的房间里,摆放了大大小小不下二十盆的盆栽,可是,盆栽上面,都抹了滑石粉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可以流散于空气中的坠胎药。

    林仲超曾问孙贵妃,这些盆栽是打哪儿来的。

    孙贵妃说,是萧贵妃送的,原本孙贵妃是不要的,可是,因为这些盆栽实在是太好看了,孙贵妃就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孙贵妃不可能自己在盆栽上抹滑石粉,那抹滑石粉的人就是萧贵妃。

    林仲超当时并不是孙贵妃的朋友,所以就没有说出萧贵妃的这个秘密。

    如今,得知孙贵妃怀孕,林仲超非常惊奇,亲自去看,发现,孙贵妃房间里,依旧是摆放那么多的盆栽。

    经过仔细检查,盆栽上的滑石粉依旧很多,一个人若是长时间生活在这样的房间里,只怕是不可能怀孕的,就算怀上了也会在几天内消失。

    可是,孙贵妃是怎么怀上的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那就是,孙贵妃是在别的地方怀上的。

    林仲超根据孙贵妃衣裙上的魏紫花瓣,猜测,御花园深处,长满魏紫的地方,就是孙贵妃和情,夫在一起私会的地点。

    林仲超在等待。看看天色渐渐晚了,宫女们都相继去领饭了,林仲超不由地打起了呵欠。

    竟然很快,就有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林仲超连忙躲进隐蔽处。

    孙贵妃来了。

    孙贵妃盛装打扮,好像回到了初嫁时:风髻露鬓,一头乌丝被两支玉簪轻巧的整理起来,腮边几缕发丝随风轻拂玉面,一身淡绿长裙,腰不盈一握,袖口上金线绣着芙蓉,并用银线勾勒出几片祥云,胸前是宽片淡蓝色锦缎裹胸,下摆是一排密密麻麻蓝色的海水云图,足上,是一双镂空的粉色绣花鞋。

    然后,孙贵妃踏着魏紫的落花上,坐了下来。草丛太密太高,遮住了孙贵妃,即便有人走进御花园,发现孙贵妃的可能也很小。除非那个人一早就知道孙贵妃在哪里。

    出乎林仲超意料之外的是,那个人真的来了,林仲超也是认识的。只是很让人意外。

    那人把衣服脱去,上身露出了一个胎记。

    然后就,对着孙贵妃的身体,重重地压下来了。不一会儿,孙贵妃就发出很舒服的叫声。只听得林仲超恶心。

    那么,孙贵妃肚子里的,并不是皇上的骨肉,而是眼前这个人的。

    林仲超想想前世的前因后果,渐渐的也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去告诉阿筝,她一定要小心。”林仲超悄悄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门口的两个石狮目瞪着前方,严严的把关着每一个进出府邸的人。

    府内,石子路上比之前干燥了许多,道路两旁的杂草,也渐渐有了黄色。

    倒是空气中,淡淡的花香让人心情舒畅。放眼望去,金黄的蟹爪菊铺满地面。

    房间内,周筝筝专门准备了一张大长桌子,桌子上,各种小工具应有尽有。几块已经裁好的布料,放在了桌子的正中间。

    周筝筝站在桌子前,拿着一块滑石小心翼翼的在一块灰色的棉料布匹上做着记号,那是给父亲周瑾轩的,同时,周筝筝还时不时的看一眼桌子左上角的一张小纸,上面写着三组数字,是周筝筝做衣服的重要参考。

    周筝筝给林仲超选择的布料是一匹云凌锦,绣面精美,针法干净,因为丝质精细,周筝筝特意选了一把新剪子,以防脱丝挂剪。

    周筝筝将身布片和袖布片分开制作,为了让林仲超穿的合身,稍微多留了点寸头。

    缝合的步骤,是最需要细心的,不仅左右需要对齐,线头也要松紧一致。

    因此,周筝筝都赶在正午,光线最好的时刻缝线。

    而给裕儿做的秋衣用的是纯白的棉纱布,考虑到裕儿长的快,周筝筝做的稍微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经过几日的努力,周筝筝面前的长桌上,三件衣裳已渐渐有了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周筝筝比较精益求精,还准备给这些秋衣绣些花纹上去。

    午后,阳光透过窗户间的缝隙,投在长桌上。

    将剪子也照的金光闪闪。

    屋外,林仲超提着一个篮子,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阿筝,先过来休息下吧?”林仲超从篮子里拎出几个梨子,还有一盅桂圆枸杞汤。

    这是给周筝筝量身定做的,做衣裳久视伤血,桂圆补血,枸杞补肝肾又养眼。

    周筝筝见林仲超来了,顿时来了精神,赶紧把林仲超唤了过去,拿着半成品的衣裳上上下下的试。

    “嗯,这大小可以了。”周筝筝满意的笑了,冲着林仲超得意的说,“怎么样,还不错吧。”

    “再不错,也先把这汤给我喝了先,”林仲超掀开盖子,一股香甜扑鼻而来,“趁热喝了。”林仲超不容置疑的说道。..

    周筝筝慢慢喝下去,这里面有爱情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阿筝,孙贵妃怀孕了。”林仲超说,“可是不是龙种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,“难道是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孩子是谁的?”林仲超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知道,但是水仙曾经看到孙贵妃和一个后背长胎记的男子,在御花园私会。”周筝筝说,“那个胎记那么大,差不多像是月亮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原来你们也看到了。他胆子还真的很大,都染指皇上后宫了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