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7章 幸福
    华灯初上,街市上人头攒动,往日里不允许在外贪玩的孩童,此时也个个兴高采烈的提着各式提灯嬉戏玩耍。

    河道边,灯火通明,青年男女们结伴同行,在月老树下许愿挂红绳,河面上,寄托着各种期望的各式河灯一盏盏入水,有荷花式的,有碗式的等等。

    林暗夜头戴斗笠,手执长刀,看着烟波飘渺的河面。

    一台轿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帘子被拉起,张碧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林暗夜的后背,笔直如松。

    现在可是清香庄生意最好的时候,可是,张碧华还是赶过来了。这不像她。她可是凡事以生意为重的人啊!

    竟然会为了见这个人,生意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“林公子。”张碧华装作大大方方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林暗夜回头,一阵惊醒,“我知道你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张碧华淡淡一笑,“因为今天,店里生意不好,所以才”..

    林暗夜邪邪一笑,凑近张碧华耳畔,说:“是么?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温热的呼吸暖着她的耳朵,张碧华连忙别开了头去。

    花灯的亮光把林暗夜古铜色的脸照得更加精致,张碧华简直看得痴了,连忙纽开了头。

    林暗夜说:“我来的时候就告诉自己,如果今日你没有过来,那你就不是我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张碧华一怔,“你要找的人?你要找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和我同行的人。”林暗夜说。

    张碧华脸颊发烫,“同行?多久的同行者?”

    林暗夜说,“这个嘛,就是看天意了。”

    张碧华叹了口气,原来他还在看天意,可是她就已经要交出心去了。

    想要一个女孩子交出心来,真的是只需要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可想要男人交出心来,可能是需要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张姑娘!”林暗夜说,“忘了告诉你,我的名字叫暗夜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林暗夜?”张碧华大惊。

    林暗夜笑道:“莫非姑娘听过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张碧华点点头,“当然听过了。你是安王军新首领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鼓掌:“张姑娘果然是消息灵通得很。”

    张碧华说:“我们生意人,靠得就是消息灵通。不然,还怎么捷足先登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目光透露赞赏:“说的好!我就是喜欢姑娘的大气,姑娘的与众不同。”

    二人说话间,有几个孩子插在他们中间,说:“哥哥,这盏花灯送小姐姐,小姐姐一定喜欢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拿出银子来,“好,你们的花灯我都买了,你们好歇息一下,今天不用做生意,去看花灯吧!”

    孩子们欢呼雀跃得走了。

    张碧华看着林暗夜,含着情:“想不到你还很善良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。”林暗夜是故意做给张碧华看到的。如果没有张碧华在,林暗夜才懒得管这些孩子呢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嗜血的将军,只对杀人感兴趣,对做好事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放花灯吧!反正,有这么多花灯,不放浪费了多可惜啊。”张碧华说。

    “果然三句不离本行。”林暗夜说着,用火折子点亮两盏灯。

    灯光明媚了二人的笑脸,缓缓地,没入河水中。

    那么多花灯把河水都染亮了。黑夜也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而那边,周筝筝拿出自己做的花灯,花灯很漂亮,粉色的油纸剪成荷花的样式,一瓣一瓣很是精致,在正中间,则是一个小圆台,微微露出的针尖,则是用来固定蜡烛的。

    “阿筝,小心点,别把衣裳给染到了。”林仲超递给周筝筝一支狼毫毛笔。脸上,是那抹淡淡的温暖的笑。

    周筝筝会心一笑,自己已经忘了带毛笔,而林仲超总是能想的那么周全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桌子,周筝筝写的也比较慢,但字体娟秀流畅,那是周筝筝早就想好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写的很认真吗,我看看,写的什么。”林仲超刚把头探过去。

    周筝筝就紧张的赶紧用手捂住,“不准看不准看,看了就不灵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不看不看,”林仲超颧骨一耸,温柔点笑道,双手却在空中摆开,生怕周筝筝不小心,或跌进水里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把火折子给我吧。”周筝筝缓缓的把花灯放下,双眼紧盯着花灯,似乎花灯寄托了很重要的愿望。

    江面多少还是有点风的,为了保证花灯不灭,林仲超还特地带了点煤油过来。

    原本林仲超是准备帮周筝筝点火的,但周筝筝却执意要自己给花灯点火。说只有这样,心愿才能成真。

    通红的烛火在花灯内摇曳多姿,更是将粉色的油纸照的通透,薄薄的似乎都能被风吹破。

    周筝筝小心翼翼的将河灯放到水面上,闭上双眸,双手合十,樱桃般的双唇似动非动,虔诚的让一边的林仲超都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灯火辉映,打在周筝筝的脸上,那长长的睫毛似乎蒙上了一层纱,如梦如幻,高高的鼻梁如玉如脂,轻启的双唇此时也更显得红润。

    许愿完毕,周筝筝还不忘给河灯助推一把,伸手在水里拨弄一番。

    就这样,满载周筝筝期望的河灯一点点向下漂去。

    “许了什么愿?”林仲超将周筝筝引到岸边的一棵树下后,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就刚才周筝筝那认真的样子,林仲超还是想知道些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,说了就不灵了。”周筝筝做了个鬼脸,就往人群最热闹的小吃街走去了。

    这美食的诱惑,对于女孩子来说,是天然无法拒绝的。

    小吃街上,熙熙攘攘,人群比肩接踵,两边,各色美食琳琅满目,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什么,好吃吗?”周筝筝停在了一个摊子前,眼前,一个大铜炉内,烧饼像纸张一样紧紧的贴在内壁上。

    “老板,拿两个。”林仲超干脆利落的将几个铜板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还冒着热气的烧饼就出现在了周筝筝的手上。

    这碳烤烧饼,很脆,咬起来卡卡作响。里面的梅菜五花肉馅,有种酸酸甜甜的味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刚咬下去一口,特殊的香味就满了嘴,令人回味无穷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