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5章 和好
    也是杜建波告诉北狄公主的,说可以用联姻的方式。北狄公主年纪比林俊生还大两岁,为了爱,拒绝了所有人的提亲,等着林俊生长大向她求联姻。可是林俊生虽不喜欢北狄公主,并没有拒绝,北狄公主就以为林俊生也是答应联姻的。

    “虽然温妃死了,可是,温家的人和我关系却更紧密了。就连皇上,为了弥补温妃,特意重赏了静安公主,静安公主的婚配可以她自己说了算。这样的赏赐可是绝无仅有的。”林俊生说。

    的确,公主已经是什么都不缺了,唯独这婚配未必就是幸福的。很多公主都要走向联姻的结果。如果皇上说一个公主可以决定自己的婚姻,就等于说公主可以看上哪个,就嫁哪个。这无疑是对公主最好的赏赐。

    杜建波叹了一口气,“倒也是一个可怜的公主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我母妃这几日天天过来安慰静安公主,如今,静安公主和我母妃感情递增,几乎视她为第二个母亲,和我更是形影不离,深深依赖于我,至于周筝筝,过去对周筝筝交好已经让她后悔,她说再也不会见周筝筝了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想到刚才乞巧节大出风头的那个娴静典雅的女孩周筝筝,不由地轻轻叹息,“可惜了,如果周筝筝不是帮助林仲超,那该有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莫非看上了?”林俊生笑道。

    杜建波尴尬地端起酒杯遮掩眼中的悸动,“哪有,大业未成,何以家为?我现在,不会去考虑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啊!这也算是正常。周筝筝的确是很好,不过,在我心里,她不是最好的。”林俊生说,拿起酒杯,“来,干了吧!”

    “干!”杜建波说。

    在酒楼呆了一会儿的青云,吃了一盘点心,回去了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窗外,蓝色的牵牛花爬在布满青苔的岩石上。显得格外漂亮。爬满绿萝的围墙外,一排梧桐树整齐的左右侍立,站的比侍卫还笔直。树下,满地的落叶层层叠叠,似乎给大地盖上了一层金黄的麻布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屋内的竹椅已经更换成了圆润的木椅木凳,用来盛放冰块的木桶也被更换成了大花瓶。不知不觉间,屋内的摆设也多了起来,而最引人注目的,是正对着大门的方桌上,几乎每天都会换一束鲜花,或是海棠,或是蔷薇,或者是木槿等等。

    午后,阳光暖暖的。

    裕儿穿着一件织锦半袄,躺在床榻上午睡。

    房间内,满是花香的气息,微风从窗户漏进来,带来丝丝凉意。

    周筝筝小心翼翼的推开门,见裕儿没有转身,才又慢慢的踮着脚走进来。

    最近裕儿身体不太好,能在午时小憩一会儿,还是很养人的。

    周筝筝走近床榻边,将滑落的被褥轻轻的往上拉,盖住了裕儿的肩膀。

    只是,周筝筝不知道的是,此时裕儿其实已经醒了,只是不高兴起床罢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风吹来,窗橼发出嗑嗑的声音,周筝筝赶紧将窗户关好。生怕把裕儿吵醒。

    等把一切都打理好了,周筝筝才又轻轻的坐在了裕儿的床沿边。

    因为裕儿头朝里,周筝筝看不见裕儿,但那均匀节奏的呼吸声,在周筝筝听来,也是天籁之音。

    原本,周筝筝只是想静静的等着裕儿自己醒来,虽然已经为裕儿准备了各种美味的点心,但周筝筝还是希望裕儿能多睡会儿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可裕儿似乎一直不愿意起床。

    周筝筝的内心开始有些发慌了。难道裕儿生病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见裕儿一直没有翻身,便伸手在裕儿的额头上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,我还想再睡会儿呢。”裕儿说话的声音很冲,还用手重重的将周筝筝的手给甩开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赶紧将手缩了回来。脸上却挂着笑。

    裕儿说话动作力气都不小,身体肯定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倒是轮到裕儿有些不自在了,再继续装睡下去,也没多少意思了。

    索性,裕儿一个咕噜翻身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娘亲早就准备好了!”周筝筝一脸兴奋的将装满糕点的竹篮提到了裕儿跟前。

    “来,你自己选吧,不够了娘再去做。”

    摆在裕儿面前的这一篮子,都是裕儿爱吃的。有黄豆酥,红豆饼,还有杏仁茶,龟苓膏。

    裕儿从来没有这样一次就能吃到所有自己喜欢吃的东西,不免心中一颤,偷偷看了一眼周筝筝。

    “吃吧,难得你今日有食欲,都吃完吧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冲着裕儿点点头,又忍不住摸了下裕儿的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裕儿却没有躲闪。

    其实裕儿也明白,要一次性做这么多好吃的,得花太多太多的时间了,光是那个黄豆酥,就要经历过蒸,煮,磨粉等数十个步骤,怎么不繁琐。

    “娘亲,这么多,我一个人吃不完,咱们一起吃吧。”裕儿看着周筝筝,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恩,那咋们娘两一起吃。”周筝筝一脸幸福的拿了一块糯米团子递给裕儿,这是裕儿最爱吃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有甜馅哦,你一定喜欢。”

    裕儿也不推辞,张口就咬了进来。

    顿时,一阵芝麻香充塞其中,芳香浓郁,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“恩,好吃。真好吃。”裕儿赶紧又自己抓了一个塞进嘴里。狠狠的咬起来。

    “慢点吃,慢点吃,小心噎着。”周筝筝紧张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娘亲,你怎么不吃。”狼吞虎咽了好几个糕点之后,裕儿才发现周筝筝竟然一直看着自己吃。

    “娘亲不饿,裕儿这么喜欢吃,这些,都留给裕儿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温柔的看着裕儿,又伸手擦去裕儿嘴角那点点黑芝麻。

    “娘亲不吃,那我也不吃了。”裕儿忽然把脸一拉,已经拿在手里的糕点也被重新扔进了篮子里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周筝筝措手不及,脸上,也顿时没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裕儿不要生气,你看,娘亲也吃啦。”周筝筝抓起一个蟹黄包,狠狠的啃了一口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