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2章 回家
    秋高气爽,凉风徐徐,将窗橼吹的滋滋作响。

    屋内,床榻上的幕帐已经更换成了厚实些的棉布料,被褥也一并更换了。

    茶几上,在绿茶罐的边上,又加了一罐蜂蜜。入秋之后,蜂蜜茶乃是不可或缺的一款饮品。

    周筝筝没再理会那几个“闺蜜”,径直回自己房间里喝蜂蜜茶去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过来了。手臂上绑了一个白布,他却像没事人一样,只管甩手拿剑。

    “超哥哥,你手上怎么回事?谁伤及你的?”周筝筝关心道,“水仙,快去拿金创药来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是我自己伤的,要不然,怎么逃得了皇上的怀疑,林暗夜和我是好兄弟,不会伤害我的。不过你放心,我没事。”特意摆了摆手,示意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周筝筝摸了摸那块白布,隔着衣服,可以感觉到他的手臂很结实,周筝筝还是不放心,把金创药塞到林仲超手里。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不如你给我抹药。不然,我拿回家也不会抹。”

    “让阿明给你抹呗。这里这么多人,看见多不好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竟然耍起来无赖,“阿明可不是我的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摇了摇头,“那你把衣袖撸起来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照做了。

    那截光滑结实的手臂,好像一块白玉,周筝筝不由地脸红了,迅速擦了擦。

    就要收手的时候,林仲超一把握住了周筝筝的手,笑道:“你对我这么好,我真想多受几处伤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那么不吉利的话。”周筝筝急了,拍了下林仲超。

    林仲超故意“哎哟”一声,周筝筝笑道:“我看出来了,你这是在装疼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着坐下,顺手把周筝筝喝过的茶端了过来,放嘴里一喝,“很好喝,这是蜂蜜茶吧!喝了润肺清喉,很舒服呢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只好自己再泡一杯。

    这些都被珠帘后的裕儿给看了个全。

    定国公府上,竹林里,四周的空气中都是清新的竹香,如箭的竹叶随风舞动,发出莎莎的声音。竹林地上,厚厚的竹叶有些发黄,脚踩上去,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。

    此时,一只竹鼠正专心的咬着一根老竹笋。

    苗若兰坐在秋千上,周仪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会去跟我大伯父说的,让他认回你这个外孙女。你运气很好,你的继外祖母,也就是我大伯母在两个月前生了场大病,没了。这一去,你大伯父内宅就失去了主心骨,你这次回来,第一没有你继母会反对,第二,如果能帮你外祖父管理好内宅,他绝对不会赶你走的。”苗若兰说,得意一笑。

    周仪说:“为了报答你,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只要我们两个合力助那个人,十几年以后,我们都会是造王者。”

    苗若兰一怔:“谁?”

    “林俊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十皇子林俊生?”苗若兰说,“难道日后的皇帝,不是在林枫和林仲超两个人之间产生的吗?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当然不是了。恐怕你是怎么都想不到的,林俊生才是真正的王者。他的势力不是你可以想象的。”

    苗若兰不屑地说:“他能有什么势力?我父亲的意思,是帮助林枫。不如你和林枫和好吧!”

    “是林枫不要我,既然他把我赶出去,就是不要我了。我也不是找不到人。何必还要回到他身边作践自己哦!”周仪现在是一想到林枫就恶心。

    “既然妹妹不喜欢林枫,那就不勉强了。”苗若兰觉得周仪很神秘,想留下她观察几日。

    然后,周仪见到了她一直想见却不得见的外祖父,也就是定国公爷。

    周仪心情是复杂的,因为定国公爷不认苗姝梅,导致现在苗姝梅母子生死未卜,周仪自然是恨定国公爷的。可是另外,周仪如今也不得不依靠定国公爷。

    定国公爷见到周仪并不惊喜,只是意外,“你娘现在还好吗?”

    周仪冷笑,总算还有点良心,还会问起苗姝梅,“我娘在康泰阁。”周仪逢人就说苗姝梅在康泰阁,以此败坏康泰阁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康泰阁?那家玉器店?”定国公爷板起了脸,“你娘一介女子,干嘛呆在商人的地方?你娘还是那样的不知廉耻。”

    周仪在心里骂,你才是最不知廉耻的!表面上笑道:“是康泰阁抓走我娘的,还有我弟弟,也被他们抓去了。”

    定国公爷冷冷地说:“一派胡言!康泰阁抓走你们母子做什么?吃饱了没事找事吗?想不到你在外面行走多年,倒是一点教养都没有,连外祖父都要骗!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就因为我没教养,所以回来认亲,希望外祖父您教教我呗!”

    定国公爷气呼呼地走了:“真是脸皮厚!和你娘一个德行!”

    周仪冷哼一声,“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!什么亲人!连外人都不如!”

    苗若兰见了,劝道:“大伯父才见到你,也不了解你,你总要给他点时间接受你了。至少,他愿意留下你了,这已经是进步了。别的事情,慢慢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我晓得了!”

    苗若兰回去后,苗存白站在院子门口等她,“若兰,你来一下书房,父亲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苗存白的书房不像书房,只是名字叫书房罢了,装点得还算雅致,只是,没有一本书。

    一跨进门槛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楠木圆桌,通体黄色,还散发着油亮的光泽。

    桌上,青釉茶器被整齐都摆放写,几碟干果放在一个竹编的小台上,很是精致。

    虽然无人饮茶,但空气里满是茶的清香。

    苗存白端起一杯茶说:“你为何帮周仪?这样可是会得罪周筝筝的。你何苦介入周筝筝和周仪的恩怨中呢?”

    苗若兰坐下来,紧紧拽住衣袖说:“父亲,凡是周筝筝的敌人,就是我的朋友!”

    苗存白气得重重把茶杯一放,“你要搞清楚,我们定国公府是斗不过吴国公府的!我不会让你拿整个定国公府的前程去为你泄愤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