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1章 皇储
    戎马一生的安王就此安息,但这或许是安王最幸福的时刻,因为,从此以后,他就可以和皇后娘娘相思相守,永不分离了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,宫殿内烛火通明,摇曳的烛影随风摆动。因为厅堂太大,四角的暗处,已经看不清是什么东西。案上,翻开的书摆在正中。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参茶则放在书的右手边。

    庆丰帝头上戴着金二龙戏珠冠,穿一件黄色盘领窄袖衮龙袍,前后及两肩都金绣着团龙纹,外套一件无袖搭护,腰间一条红白玉带銙,脚上是一双粉底皁靴,林枫穿着一件朱红色窄袖蟒袍,衣襟处镶绣金线玄纹,外套一件纯白披风。腰间金色白玉腰带,上挂白玉饕餮腰佩,黑色的襦裤扎进锦靴之中,让笔直的双腿更显得高拔。

    庆丰帝坐着,林枫站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父皇,安王死了,此时正应该一举进攻边关。安王军群龙无首,正是进攻的大好时机。”林枫垂手说道。

    庆丰帝抬起头来,说:“既然他们已经退回边关了,就不容易进攻了。盲目进攻并没有胜算。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算了?父皇,听说林仲超曾出城和林暗夜谈过,结果林暗夜反而连夜离去了。一定是林仲超搞得鬼。”林枫说,“父皇不可放过林仲超啊!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怎么做。超儿也是中了林暗夜的诡计罢了。”庆丰帝还是相信林仲超的。

    因为,林仲超回来的时候,胳膊上有一个血窟窿,流血不止。林仲超分明已经努力过了,不然林暗夜怎么会伤他?

    “父皇,那皇储之位呢?”林枫说,“满朝大臣都知道父皇已经答应安王,要尽快确立太子之位了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看向林枫的目光变得阴暗起来,“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?都说了,朕一定会把太子的位置给你的。你不相信朕?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。”林枫被庆丰帝怂得还不了嘴,但是庆丰帝都这样说了,林枫还能说什么呢?当下,林枫回府,想到周仪知道不知道安王军的命运,便去别院找周仪。

    结果发现周仪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什么?周云萝竟敢杀害本王的孩子?”

    周仪哭着跪下,抓住林枫的衣摆,“千真万确啊齐王!小世子就这么没了!”

    林枫见周仪哭得真切,就相信了,怒不可遏地冲过去,要杀了周云萝。

    周云萝争辩说,周仪是骗林枫的,不信,可以问当时给周仪看病的郎中!

    因为关系到自己的孩子,林枫很重视,真的依照周云萝的意思,去把郎中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郎中先前已经收到过周云萝的好处,说那天周仪只是月事不调而已,根本就没有怀孕。

    林枫大怒:“周仪越来越可恶了!竟然做出这样的事。对本王也敢骗!

    罢吧吧,赏周仪十个绊子!赶她走吧!”

    周仪没想到自己是重生的还斗不过周云萝!就这样被赶出齐王府!林枫连银子都没有赏给她!

    看着夜色里的齐王府,奢华高贵,周仪不由地冷笑。高贵什么?就林枫和周云萝那样的脑子,用不了多久!就会被周筝筝给消灭。到时候,齐王府再奢华,又会是谁的呢?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狩猎会后,赵欣怡,苗若兰,史婉儿竟然齐齐登门“拜访”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本来不想见的,无奈林莜太好客,周筝筝只好请她们坐大厅了。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暖暖的很是温和,茶几上,新摘的金茶花芳香四溢,金黄色的花瓣泛着一阵光蜡,很是漂亮。

    “这花不错,多少钱买的?”赵欣怡穿着一件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,边说边伸出玉指想摸一下金茶花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儿,怕是弄掉了就不好了。”周筝筝赶紧将茶水咽下,说话的声音都含糊不清,因为茶水太烫,把脸色都涨红了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朵花吗,干嘛那么紧张?”史婉儿柳眉微簇,转身对着赵欣怡笑道,“弄坏了,欣儿自会赔偿的,是吧,欣儿。”

    苗若兰欲言又止,这史婉儿说话总是话里有话,说多了,恐怕又被抓了把柄。
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件云霏妆花缎织彩百花飞蝶锦衣,轻轻的抿了一口甘甜的蜂蜜玫瑰花茶后,打趣道:“若兰是我们几个中最爱花的,这金茶花,可是花钱都买不到的哦。要不是姐妹情深,我可舍不得把这茶花摆出来赏玩。”

    说罢,周筝筝对史婉儿微微一笑,只是这一笑,让史婉儿感觉全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原来筝儿对花也有研究阿。”史婉儿应付了一句,便端起茶盏轻押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这茶不错!”史婉儿立马笑着把话题扯开了。

    倒是赵欣怡如坐针毡,嘀咕了句:“不碰就不碰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

    “这茶里,蜂蜜放的有点少,不好喝。”赵欣怡觉得刚才自己没面子,得找回来,就开始点评起周筝筝泡的花茶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帮你加点,”苗若兰话音未落,便已经挖起一勺蜂蜜。

    “不了不了,我自己来。”赵欣怡抢过勺子,在茶盏里搅拌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这茶还不错啦,不够甜的话,自己再加蜂蜜嘛。”史婉儿冲着周筝筝笑道,只是脸有些僵,看上去怪怪的。

    周筝筝挺不喜欢这女子成群的场面,正要找个借口离开,苗若兰忽然拉住周筝筝的衣袖笑道:“听说周仪被赶出齐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,拿帕子在嘴上抹了抹,说:“那她还能去哪儿啊!”

    苗若兰说:“她过来投靠我,我顾念姐妹情深,就收留她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周仪也算是我的妹妹,若是嫌麻烦,可以把她送到吴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苗若兰说:“我也是这样告诉她,可是,周仪竟然说,怕在吴国公府反遭人加害。死活不愿意来啊!”

    史婉儿添油加醋地说:“难道吴国公府是杀人不眨眼的地方?连个弱女子都不能放过吗?真要说出来让百姓们评论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话可是在威胁周筝筝啊!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