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0章 保护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知道你这丫头是个才女,所以,朕特意赐予你一套珍贵的文房四宝,你看看,这能不能认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太监走过来,揭开石榴色的帛巾,周筝筝打开一看,说:“这砚台是青州紫金石砚台,石色纯紫,色润细腻,这笔则是兔毫制成的宣笔,装潢雅致,毛色纯白。看着都不是凡品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赞赏地点了点头,“超儿,你的未来王妃可不是一般的女子啊,就看着眼力,都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皇爷爷夸奖。”林仲超行礼,“不过皇爷爷,今日臣孙来找您,是有件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的脸色回归严肃,屏退了太监宫女,说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臣孙想问皇爷爷,城外的安王军还没有开始撤退,皇爷爷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为了这事。”庆丰帝随手拿起一则奏折,打算看起来,说,“朕正打算派个人去请林暗夜过来呢!朕要好好下葬安王,林暗夜作为安王的玄孙,理应过来参加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似乎明白了什么,说:“那由臣孙试着去请林暗夜。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出城一趟最好了。”庆丰帝说,“那你就携带一箱黄金,明日就出发吧!朕等你的好消息。”说完,太监捧出一箱黄金。

    林仲超谢恩接过,和周筝筝一起退出去。

    通往御花园的路上,铺着大小相仿的鹅卵石,因为走的人多,石面都被磨的光滑光滑的,在太阳底下看起来犹如一颗颗珍珠。路两旁,榆叶梅静静的站着,虽然没有了春日的热闹,但依然茂盛。

    周筝筝怀疑地问道:“超哥哥,你为何要答应皇上?若是让林暗夜入京,岂不会中了皇上的埋伏?”

    “皇上想都不想就提出要让安王在京城下葬,而林暗夜肯定是希望带着安王的骨灰回边关下葬的,可见,皇上已经谋划好了,这次一定要引林暗夜入京,残杀安王军一网打尽。就算我不出城,我不接受这个任务,皇上也会让别的人出城,因为,皇上已经设下了埋伏。我这次出城,也是要林暗夜沿着便捷的小路安全离开罢了。若是别的人出城,只怕还会让林暗夜中计呢!”林仲超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样你会处于两难的处境,搞不好,皇上会怀疑你,林暗夜也会以为你是皇上派过去加害他的。并且,万一林暗夜不愿意听从你的话呢?那安王军怎么办?”周筝筝说,“还是我和你一起去吧!多一个人,多一份照应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你一个女孩子家,去军营做什么?和那么多臭男人在一起,传出去名声可不好听的!”

    二人一路走来,不知不觉,竟到了一个花园里,林仲超伸手摘了一朵花,戴在周筝筝的浓密发丛上。

    “超哥哥,林暗夜会不会扣押你?”周筝筝很担心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要扣押我,你过去就更加不好了,他拿你做人质,我可是什么都会答应他的。”林仲超勾了勾周筝筝的鼻子,笑道,“好了,放心,我一定平安回来。”

    次日,天高云淡,林仲超坐着马车,戴着御赐的黄金,出城来到安王军。

    林暗夜听说来的人是林仲超,眼神一亮,自言自语道:“他总算是没有忘了我。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过来说明了来意,“皇上希望你去参加安王的葬礼,可是你若是过去了,一定会中埋伏,生死不能预测,这里是通往边关的便捷路线,你依照这个路线离开,就算皇上追过来,也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看着这路线地图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林暗夜的一个谋士说:“我们凭什么信你?谁知道你是不是那个狗皇帝的人,这是不是你引我们入埋伏的诡计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在边关时对路线很是熟悉,这自然不是假的。”林仲超看着林暗夜说:“暗夜,你我也算生死之交,一起经营康泰阁多年,我不会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安王已经死了,你为何没能保护安王?”林暗夜痛苦地身体颤抖。

    林仲超眼神暗淡,“是我没用,我保护不了安王。你可以怪我,可眼下最重要的是,如何护住安王军退回边关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忽然抽出刀,架在林仲超的脖子上,“林仲超,我会杀了你。你不怕吗?”

    “我问心无愧,所以,没什么好怕的。”林仲超眼睛都没有眨一下。

    林暗夜盯着林仲超看了半柱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有风吹过来,帐篷布被吹得翻飞。

    林暗夜放下了刀,咣当一声,刀被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谋士大叫:“不可相信他!”

    林暗夜冷冷地说:“我信他!林仲超是不会骗我的!全军准备,今夜就撤退!”

    林仲超拍了拍林暗夜的肩膀,“好兄弟!”

    林仲超回去,却没有直接去告诉庆丰帝,他想给安王军的撤退留点时间。等庆丰帝反应过来,安王军已经撤退到很远的地方了。纵然庆丰帝想要追击,也是不能胜利的了。

    山林葱郁,凉风徐徐,松柏之气笼罩着整个云华山。

    黑压压的人群将山路都挤满了,各种大大小小的挽联前后呼应,在一片绿色中显得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其中,摆在最前面的是皇上亲手书写的挽联,上书着“义胆忠肝光史册,名震四海祀春秋。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铜锣声响彻云霄,安王亲眷们的哭声,也是充满整个山林。

    闻着无不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官吏们虽然也有出现,但脸上的表情大多平淡,跟亲眷们有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被亲眷们围着的安王的棺柩,是用上等的金丝楠木制成,通体被石漆封刷,又被刷成漆红色。四个底角分别包裹着纯金。

    吉时到,被麻绳绑着的安王的棺柩被慢慢下放到早已准备好的墓坑里。就在皇后的陵园边上。

    安王身前的铠甲佩剑也一同下葬。

    随后,亲眷们各自抓一把黄土洒在安王的棺柩上,然后再把之前挖出来的黄土。给重新埋上。

    事必,一群人还在四周种植了大量松树柏树,并悬挂上了红线绳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