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9章 深入虎穴
    “阿筝是要去哪里?”林仲超很奇怪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周筝筝难道不是应该坐在太学院学堂里读书的吗?怎么会乱跑呢?

    “我是去大殿,皇上宣我进去见面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穿着一件漆红色玄纹滚边宽袖口对襟里衣,外面罩着一件金丝刺绣祥云纹雪白长袍,腰间束带,碧绿色的宝石镶嵌其上。双腿笔直,襦裤被塞进鞋内。脚上,一双白鹿皮靴刚洗净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在狩猎会上表现得这么好,皇上召见你给你点赏赐也是自然的。”林仲超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希望可以跟皇上谈一个条件。安王已经死了,安王军失去了首领,必然会有一部分人脱离军队。安王虽然已经把军队交给了林暗夜,可是,林暗夜太年轻,恐怕在军中还没有威信,不足以服众。安王军危在旦夕。如果这个时候,皇上要铲除安王军,那也是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还真的巧了,我也是过去找皇上,希望皇上放过安王军的。不过,我也知道,阿筝你也是知道,皇上一直视安王军为大敌,应该是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的。若是皇上迟疑不决,等林暗夜率军回去了,想在做什么可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“所以前世的时候,安王一死,安王军就被皇上杀害了。前世安王还没做这些准备呢。不过,话虽这么说,可如果能让皇上迟疑起来,给林暗夜争取时间,悄悄班师回去,就可以保护安王军了。这也是我明知皇上不会放过安王军,还要去找皇上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阿筝,你和我想到一块儿了。”林仲超笑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叹了一口气说:“安王死了,你一定很难过吧!我知道,你一直视安王为最亲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亲生父亲,林仲超都觉得隔膜得很,只有安王,林仲超可以在安王面前表现得像个小孩子,肆无忌惮地说话,肆无忌惮地笑。

    林仲超微微垂下了头,脸色很是悲伤,“我答应安王会保护他的军队的。所以,如果这次皇上不答应,我只有把北狄公主引过来,对付皇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北狄公主?是谁?”周筝筝可是从未听说这个人的。

    “北狄公主一直都是林俊生的追求者。林俊生不知耍了什么花样,竟然能让一个异族公主对他情根深重。前世,我就查出来,我父亲的下毒,不但和林枫有关,和林俊生也有份。可是,林俊生不是自己动的手,他是借助北狄公主的手,借刀杀人。”林仲超说着,眼里透着仇恨,“我父亲素来视林枫和林俊生为亲弟弟,没想到,他们竟然非要至我父亲于死地不可!”

    “可是,林俊生是如何认识北狄公主的?林俊生又是如何迫使北狄公主答应他陷害太子的呢?”周筝筝没想到林俊生深藏不露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难道前世最大的幕后黑手,不是周云萝,不是周宾,不是林枫,不是温妃,不是庆丰帝,而是,林俊生?

    “我还没来得及查出来,前世我就死了。”林仲超说,“虽然我不知道林俊生是怎么和北狄公主合作的,可那又没什么关系。林俊生已经被我抓住了把柄,如今他不敢明摆着对付我,就是以为我知道什么,怕我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岂不是很危险?”周筝筝担心地说,杀人灭口可是皇家必备的宝典伎俩。

    “我不怕危险,我怕的是不能保护我爱的人。”林仲超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在乎自己的危险,可是,我在乎啊!”周筝筝很难过,怎么林仲超就是不开窍,不知道她会担心他的吗?

    怎么总是把他自己推出来?一点都不考虑站在他身后的她的感受!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生气了。我答应你会好好保护我自己的。我也不会有事的,放心好了。”林仲超握住了周筝筝的手。

    那双手娇弱得如同花瓣,还带了盛夏的香味,让他忍不住想要舔一舔。

    周筝筝急忙把手拿回来,笑靥如花,“你想什么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真的吗?说来听听!”林仲超作出期待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,等你娶我的那日告诉你。”周筝筝天真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和林仲超在一起,周筝筝总是可以卸下一切伪装,想任性就任性,想说什么就什么。就好像吃饭一样的放松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仲超却郑重起来,“我一定娶你。”

    前日,落日如血,吞噬了整个皇宫。

    皇上轻咳了两声,缓缓的从龙椅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身边,少了一双温柔纤细的手可以扶持。

    太监想跟着皇上出来,但皇上摆了摆手,独自一人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湖边,荷花开的正艳,美人靠上,却没了那婀娜的身姿。

    皇上坐在了温妃经常坐的位置上,望着荷花却渐渐出了神,艳丽的荷花却让皇上的眼底满是红色,眼角还漏出了一丝寒光。

    深夜,一群太监打着灯笼,连夜赶工,将满池的荷花都除尽了。

    昨日,人们意外发现,这条湖边廊桥,也被钉上了木板,被永远封了起来。

    深夜,突然从湖面上传来一声沉重的落水声,好似一块石头,却显得比石头更沉闷。

    今日,一个宫女失踪的消息就传开了,而且,这宫女是温妃生前最喜欢的一个。

    又一个宫女无缘无故失踪,同样,也是温妃曾经一直带在身边的。

    巨大的惊慌,让曾经服侍过温妃的宫女太监们个个胆战心惊,有一个受不住怕,自缢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皇上把温妃身边的人一个个送下去继续服侍她。

    唯独,只剩下他自己。

    太监来报,说林仲超和周筝筝求见。

    庆丰帝眼神一暗,“他们倒是不知道避嫌,竟然一块儿来见朕。”

    二人进来后,行完礼,周筝筝先说:“臣女特来谢恩。不知皇上宣召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庆丰帝身边的太监说:“上回皇上还没赏赐于你呢,所以今天宣你来补发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