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8章 滑石粉
    周云萝万万料不到周仪会怀上林枫的孩子,她比周仪先认识林枫,难道先怀上孩子的,不应该是她吗?怎么能是周仪呢?

    看着周仪喜不自禁地说:“母凭子贵,这回,齐王一定会对我好了!”

    周云萝只觉得整颗心都跌落于万丈悬崖去了。

    烈日当头,将风都烤热了。屋内的一角,冰块已经换了三桶,但温度依然很热。为了凉快通风,几乎把所有杂物都清空了,只留下床榻和一张桌子。再多余的,就是那些装冰块的桶了。

    周云萝马上把郎中叫进了前厅,喝退了众人,笑道:“先生辛苦了。先试试我的这道新茶吧!是我夫君特意从西湖的朋友那里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那郎中断不能明白,为何周云萝会对自己这么热情,但看周云萝笑靥如花,端的那是个好看,就也真的坐下来喝起来茶。

    周云萝说:“我妹妹怀孕一事,还请您不要告诉齐王呢!若是齐王问起来,就说只是看个月事不调的病。”

    “月事不调?”郎中抬头,手掌的茶杯差点翻落,怪不得这么貌美如花的齐王侧妃会对自己笑容灿烂,原来,目的在此啊!

    不过,这深宅大院里,勾心斗角的事情多着呢,难怪侧妃会请自己喝茶,可是冲齐王侧妃长得这么漂亮,郎中早已看的入迷了,就是不说吗,有什么难的。

    当下,郎中的心就被周云萝收买了!周云萝说什么都给答应了。

    郎中走后,周云萝独自坐着发呆。瞒得了一时,瞒不了一世。

    怎么办,怎么办,周仪可是林枫比较看中的一个妾室,怀孕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让林枫一直不知道。况且周仪的肚子会越来越大,大肚子会被人议论都可能传到林枫耳朵里。林枫知道了一定放出周仪。周仪从此母凭子贵,平步青云,一想到这些,周云萝就无法忍受到发狂。为什么怀孕的不会是她?问什么?为什么竟然是这个贱人!为什么老天爷连孩子都不可以给她。周仪怎么可以有林枫的孩子!

    周云萝的眼神越来越幽暗,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她必须要在林枫知道前,毁了周仪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!反正,她也不是第一次杀人了!周云萝不怕再多杀一个!“好妹妹,你有孕在身,我这做姐姐的什么都帮不了,只有亲自给你烧了碗鸡汤,你趁热喝了吧!”周云萝只带了一个奴婢红月,来别院找周仪。

    那碗鸡汤热气腾腾的还在冒烟呢!

    周仪闻到了香味,可是端起来又放回桌子上。

    周云萝哪里会那么好心呢?知道她怀孕,难过还来不及呢,哪里还会**汤给她喝!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下了毒的!

    “喝吧!这可是我的一片心意,妹妹难道不领情?”周云萝不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周仪说:“我不喜欢喝鸡汤。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也得喝。”周云萝捏住周仪的嘴,被周仪推开。

    红月过去扭住周仪的胳膊,周云萝强行把那碗鸡汤给林枫灌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,你给我喝了什么?”没过多久,周仪的肚子开始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云萝笑道:“还能是什么?自然是滑石粉了。”

    周仪知道滑石粉可是滑胎药啊!拼命用手去抠喉咙,希望吐出来,可是,肚子越来越疼。

    终于,一滩血从下面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好,救救我的孩子。”周仪紧张极了,拉住周云萝的裙摆哀求,可却被周云萝一脚踢开。

    “周仪,你不应该有齐王的孩子。”周云萝拽住周仪的头发,发出魔鬼般的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告诉齐王,齐王一定会为我的孩子报仇的!”周仪大叫,无助地捂着肚子,好像要把看不到的孩子给捂住。

    “齐王不会知道的。郎中已经答应我,不会告诉齐王。没有人知道你曾经怀孕过。”周云萝觉得自己做的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血,越流越多,周仪感觉到一个生命正悄悄离开她的生命。

    她再也忍不住了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红月赶紧去把地面的血迹给擦掉了,周云萝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城外。

    太阳刚刚升起,营地里的炊火也烧起来了。只是除了伙夫之外,其余人都去操练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攻,但战斗力,是要一直保持着的。

    夏日的夜间,蚊虫跟随着篝火,肆无忌惮的骚扰着将士们。哪怕穿着厚重的铠甲,也能被叮出大包来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将士们只能搜集些湿树叶来烟熏,但效果也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更有想法的一些将士,则把大蒜捣成泥涂在身上来驱蚊。

    营地实行哨岗制,每三个帐篷出一个士兵守夜,以防敌军夜袭。其余的人虽然睡觉,但也都是手不离刃,好多人也都是穿着铠甲睡觉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过去,为了使将士们保持斗志,统帅开设了擂台赛,当日获胜者,可奖励牛肉一斤。这对于士兵们而言,绝对是咽口水的美食,因此个个都摩拳擦掌,每日都有人被打的鼻青脸肿,但同时,军队的战斗力也一直保持在最高水平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们也许不知道,他们敬爱的首领安王已经死了,还是刚刚死去,等待他们的,将是多么大的危险。

    皇宫内,一丝金色的阳光漏过窗户,照在墙上一幅巨画上。画上的松树披上了一层金漆,松树上那层如银白雪,也变成了闪烁的黄金。窗外,各种树木沐浴在晨曦的阳光里,点点露水快速的被吸干。

    周筝筝缓缓走向大殿。

    通往大殿的甬道两旁,浓郁的槐树相对站立,侍卫们身穿盔甲,手持长矛,也是笔直的站在两侧。

    前往大殿的路上,一顶轿子一翘一翘的,抬轿子的早已是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林仲超就坐在轿子里,看到周筝筝在对面走来,连忙让停下。

    今天周筝筝一头青丝被精心的挽起来,数个金质发簪从上到下错落有致的插着。

    两个小巧的金耳钉闪闪发亮。身上,一件蝴蝶袖丝薄苏绣里衣,外面再是一件白色的细条纹襦裙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