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6章 将死
    “谢谢你十殿下为民女出头,民女当然是信你的。”温燕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绣花鞋,尴尬地把自己的手从十殿下的手中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俊生见此,便知温燕的心里还有林枫,说:“其实你不用担心的,只是你哥哥见面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周筝筝惯会迷惑人心,我怕我哥哥……”温燕眼里是满满的妒忌。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不会的。毕竟,这次要不是周筝筝,温妃娘娘也不会死。你哥哥念及长姐的感情,也不可能像过去一样对周筝筝好。你哥哥再怎么喜欢周筝筝,他们之间的友情必然会破裂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,我哥哥能看清这个贱女人的真面目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温燕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么姑娘什么时候想想我们的事呢?”林俊生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十殿下莫不是认真的?”温燕不敢相信自己有魅力吸引林俊生。虽然林俊生风采不及林枫,可也是皇子一个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。自打认识你的第一眼,我就已经喜欢上了你了,只是不敢表白。”

    温燕听了垂下了头羞涩一笑:“多谢十殿下厚爱。只是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林俊生问,“莫非姑娘的心里还有别人?”

    一句话,问的温燕心虚的别开了头去:“哪里有呢,十殿下莫要羞辱民女。民女只是暂时没有这个心事。家中白事刚过,不好马上操办喜事。也是怕哥哥伤心。还望十殿下体谅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会体谅你,我也是会等你的。我会让你知道,我是这个世界上,对你最好的男子。”林俊生深深地说。

    温燕抬头看着林俊生,林俊生穿着一件天蓝色镶金边流云对襟里衣,束着一根拇指宽白色滚边腰带,金质的腰带头很是显眼。腰带侧身,还挂着一块墨绿璞玉。外面是一件棕色连帽及膝披风。

    温燕记住了林俊生的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九曲桥下,碧波荡漾,清风微拂,吹皱满池湖水。

    湖面上,模糊的倒影上面,是一朵一朵粉嫩的荷花,

    湖边,柳树变得愈发浓郁,深垂的树梢都没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温慈抱胸坐于岸边,周筝筝坐虞他对侧的桃木长椅上,手心里托着一杯普洱茶。

    温暖丝丝散逸,从手心暖到心头。这原是温慈前世一直以来给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年被关北苑,家族没了,心爱的人也没了,周筝筝以为只有她自己的时候,温慈出现了,给她送了一剂一剂的药,伴她度过余生。

    只是,

    前世只觉得温慈对她尽的是朋友之情,今生才恍然觉得,温家在前世就参与了不少事情。

    温慈舍命过来帮她,怕也有一层愧疚之意。

    虽然周筝筝还不清楚,温家究竟参与了多少事。只是,温妃再也没有机会做任何阴谋诡计了。

    狩猎场上,庆丰帝赐死温妃,温妃眼里含着对庆丰帝的不满,一抹讥嘲浮上嘴角,似乎是对往事的悔恨。

    没有再说多余的话,温妃拿了一把剑,对着脖子就是一抹。

    鲜血喷洒出来,如花染红宫裙。

    温妃死了。

    临死的时候,周筝筝看到,温妃最后看了一眼林俊生。

    那一眼似乎是在托付林俊生。

    最后的托付。

    所以林俊生这几天都呆在温家,帮助年幼无知的温慈温燕操办丧事吧!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为什么你一定要至我姐姐于死地。”温慈抬起心碎的眉眼,眼睛红红的,不解中带了些心痛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今天来,就是为了找你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愿意为了跟我这样的人解释特意赶过来,看来是我的荣幸呢。”温慈讥讽地说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是我的好朋友,我很珍惜你我之间的友情,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温慈叹了一口气,说:“那么我姐姐是为什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加害安王,被查出来之后。被皇上赐死。”周筝筝说,“在温家,也许,只有你一个人是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温慈说:“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妹妹,可也不应该这样侮辱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实话,并没有针对谁。”周筝筝说,“我是希望你,不要因为最近发生的事而折磨了志气,好好学医术,振兴温家,做一个对国家,对百姓有益处的人。”

    温慈深深地看着她,“周大姑娘,你的话,我记住了。不管发生何事,我且希望你能知道,我对你的心意是永远不会变得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其实,你只要把我当作好朋友就可以了,就好像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永远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离开了温府。

    温妃就这样死了,前世,温妃一直非常低调,周筝筝直到死都不知道温妃究竟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没想到,就连皇后的死,都跟温妃有关。

    庆丰帝急着要杀温妃,是不希望自己的丑事败露吧!毕竟,温妃知道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日暮时分,华灯初上,越来越多的人汇聚到街市中来。

    白日里几乎没生意的店铺,此时也是门庭若市。各钟喧嚣声此起彼伏,各店的店小二恨不得把自己劈开两半来用。不一会儿,空酒坛就堆成了一个小山头,街市的一角暗处,一个人借着酒劲正调戏一个妇人。

    安王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有些发黄的幕帐被高高的挽起来,挂在银质的挂钩上。朱红色的床榻,因为年久,颜色已经发暗。阳刻的雕饰,却依然精致,床上的被褥显得有些厚,让安王的身子看起来越发瘦小。

    蓬乱的头发散在枕头上,几乎找不到几根黑的,干瘪的嘴唇紧紧闭着,嘴唇上的胡须,也掉了很多,显得零零散散。曾经炯炯有神的双眼,此时早已深陷,无神的望着上方。

    林仲超捧了一碗浓黑的药汤到床前,“安王,把它喝下,您的伤就可以好了。”

    安王微微睁开一条眼缝,模模糊糊中,看到一张绝美的脸庞,他伸出手来,他也已经看不清眼前人了,只是嘴里喃喃着:“晓曼,晓曼,是你来了吗?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