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5章 身死
    整个过程,都由一面面彩旗开道,全程跟着彩旗奔腾。

    林仲超走到最近的一面彩旗边,只见彩旗根部有明显的一圈泥土,这彩旗被人移动过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?周筝筝仔细的打量起这根彩旗,红色旗面,看不出什么蛛丝马迹来。倒是旗杆上,隐隐约约看到一丝天蓝色的丝线。

    天蓝色,整个狩猎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用过的颜色。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这天蓝色丝线是谁的,这彩旗就是谁移动过的。

    林仲超首先将这个发现通知了在场与安王私交甚好的一群人,争取到了绝对的支持。

    而周筝筝则在暗处,确定这天蓝色的丝线来自天竺,绝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,就算是服侍皇上的妃子,也不是想有就有的,整个后宫中,就只有温妃有一件天蓝色的衣裳,还是天竺使节亲自送上的。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安王遭人暗算,请皇上明察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胸有成竹道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谁竟敢如此大胆!”皇上的脸上闪过一丝阴暗,旋即提高了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皇上明察秋毫,将谋害安王的人立即处决!”仲超语气恳切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一旁的温妃还不知道已经大祸临头,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皇上的余光看了一眼温妃,大声说:“不管是谁,谋害朝廷重臣,都要斩立决。”

    “那请皇上赐温妃死刑。”林仲超拿出带着天蓝色丝线的彩旗说:“整个国中,只有温妃才有这种丝线的衣服,是温妃陷害安王的!”

    庆丰帝挥了挥手,“温妃,你还是自行了断吧!”

    林莜赶到了。

    正好看到了庆丰帝滑过眼角的泪水。

    温妃的死,其实庆丰帝是心痛的,可是为了保守他的秘密,他只能让温妃死去。

    温妃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,其实庆丰帝早就希望温妃死了。

    只有死人才可以守住秘密。

    “阿筝,你没事吧!”不知道为何,当得知庆丰帝非常赞赏周筝筝时,林莜就更加担心自己的女儿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,女儿当然没事了。”周筝筝不明白,为何林莜会这样紧张。

    难道林莜知道些什么?

    林莜从小就住在宫里,在太后娘娘身边长大,怎么可能是什么都不知道的。虽然林莜一直说,她是什么都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以后这样的场合,娘不会再让你参加了。”林莜搂着周筝筝,拿手臂遮住周筝筝的目光,不让周筝筝看到死去的温妃,“见血可是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温妃娘娘是替死鬼。”周筝筝郑重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管,阿筝,朝廷的事,我们不要管。”林莜说。

    “母亲,今天死的是温妃,明天呢?会不会轮到吴国公府?”周筝筝说,“母亲,你一定知道什么,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告诉我吧!”

    林莜避开了周筝筝的注视,“不对,娘什么都不知道。阿筝也不要知道,知道太多才是对吴国公府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云嫂就是云嬷嬷的妹妹,云嫂已经死了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林莜大惊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女儿知道的只有云嫂和云嬷嬷的关系。母亲,你告诉我,是不是云嬷嬷也知道皇上是什么样的人?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林莜摇了摇头,“你不要再问了!听娘的话,不要管这个事!皇上不是好惹的!”周筝筝叹了一口气,总是如此,林莜总是不愿意告诉她真相!问也是白问!

    温妃死了,因为顶着谋害安王的名义,还被削去了妃位,被草草包裹好,送回了温家。

    初涉世事的静安公主忽然失去了母亲,顿时昏厥了过去,竟是一时都不能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而温家再次挂白。

    温妃因为被退回到了温家,丧事就在温家办,以温家女的身份,不以皇妃身份。

    温慈突然失去了父亲和长姐,小妹温燕又是疯疯癫癫的,长年不懂事,温慈一下子变得颓废丧志,闭门不出。

    正好这次丧事不允许太过高调,温慈干脆就请了个长假,呆在家中休养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念及温慈过去的情谊,决定亲自去温府,以拜祭的名义,劝诫温慈一番。

    及至到了温府,温慈还没出来,温燕就先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周筝筝,谁要你猫哭耗子假惺惺!我们府上不欢迎你!”温燕一身白色孝服,长发上缀着点白色珠花,看起来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周筝筝知道温燕对自己有偏见,也冷着脸说:“我是来拜祭的,你哥哥呢?怎么不在灵堂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温家的人不需要你管!”温燕说,“你已经有豫王了!干嘛还来迷惑我哥哥!真的不要脸!”

    周筝筝生气了,一扬手,一个耳光就落在温燕脸上!“你,你敢打我!”温燕大怒,伸手要打回来,却被周筝筝一把抓住手,轻轻一推。

    温燕后退了几步,打了个踉跄,差点摔倒!

    “你这个执迷不悟的女人!我替你爹打醒你!”周筝筝说,“你姐姐是被谁害死的!是被她自己的贪欲害死的!你只知道把责任推给别人!不知道羞耻!”

    “不对!我姐姐是被你害死的!凶手就是你!”温燕哭着大叫起来,“还有我!我也是被你给毁了的!要不是你,齐王也不会不喜欢我!”

    周筝筝冷冷地说:“你喜欢齐王,可惜,齐王未必喜欢你。自己没办法得到男人,就把怨恨撒在别的女子身上,你果然还是执迷不悟,难怪嫁不出去!”

    “谁说她嫁不出去呢?”忽然响起一个声音,只见从珠帘内,林俊生走了出来,“周大姑娘,我愿意娶她,她还会嫁不出去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看到温燕脸上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红晕,这女人变心真的比翻猪肚子还快,前面还说喜欢林枫,没多久就被林俊生夺了芳心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恭喜十殿下和温小姐了。”周筝筝说着就要去灵堂。

    温燕想追,被十皇子拉着了,“燕儿妹妹,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温燕哭着说:“她欺负我!连你也不帮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帮你的。难道你还是不信我的心吗?”林俊生摸着温燕的手说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