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0章 原因
    周筝筝紧急叫林仲超过来。

    “超哥哥,不好了,安王离开云华寺了!到处找不到他。今天是他的生日,却不知道他去哪里了。”周筝筝已经准备了一块麒麟玉作为寿礼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别急。我听说,安王去了趟皇宫,见了皇上就走了。也许安王有他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老人家,还能有什么打算呢?”周筝筝说,“我有种不好的预感。安王一定不会出事的,对吧超哥哥?不然,安王军的命运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王已经对安王军做好准备了。林暗夜不是吃素的,放心。”林仲超说,“我给裕儿买了糖人,你看看喜欢吗?”

    那些糖人或是顽皮的小孩,或是可爱的动物,散发着面食的香味。

    周筝筝感动地接过,“多谢你,超哥哥,为我接受裕儿,还为裕儿想的这样周到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回到豫王府,就听阿明说,安王已经在前厅等候他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大喜,他和周筝筝今天找了安王这么久都毫无音信,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,,得来全不费工夫,安王就在自己家中呢!

    “超儿,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,凡事多长个心眼,吴国公爷是个好人,日后你可以联合吴国公府,一起为你父亲做点事。”安王忽然好像交待后事一样,林仲超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安王,听说您见过皇上了?”

    安王点点头,“我已经知道了,是皇上和温妃联合杀害了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温妃竟然有份?真想不到啊!一直以来,,温妃给人的印象是如此地与世无争,我原本以为,就算有份,也应该是萧贵妃才对。”林仲超说,“安王是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证,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,所以,老夫并不知道她是谁。但是,老夫可以肯定,她是宫中人。因为,如果不是在晓曼身边呆过,是不可能知道这么多的,她甚至还知道,晓曼临死的时候,在叫唤老夫的名字。”安王叹了一口气说,“不说了,反正,是我对不起你皇祖母。如果没有我,晓曼一定不至于死,还死得这么惨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听到安王几乎是哽咽地说完这些话,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将军,什么没见过,连尸体都不知道摸过多少回了,如今却是会伤心成这样,还能为了什么?安王对皇后,应该是用情至深了!

    在那个时候,皇后和安王,一个是侄媳妇,一个是叔叔,却产生了爱情,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去经受人言蜚语啊!

    而庆丰帝,莫非是因为妒忌才痛下杀手?

    “可是,我觉得,皇上不会是因为您对皇后娘娘好,才痛下杀手的。皇上不是一个受感情摆布的男人。”林仲超提出了自己的质疑,“不然的话,皇上也不会放过安王您回边关了!”

    如果庆丰帝真的为了妒忌可以杀掉皇后,那也一定会对安王下手。可是,庆丰帝对安王却相当“宽容”。

    为了鼓动安王帮他抵抗边关的外辱,庆丰帝三天一小赏,五天一大赏地奖励安王,那些名贵的珠宝一车一车地运往边关,看了让人眼红。

    庆丰帝其实有很多次单独和安王在一起的机会,杀害安王的机会实在是太多了,可是,一方面为了再利用安王为他打江山,另一方面,庆丰帝害怕安王军报复,所以,从来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可见,庆丰帝是一个何其冷静到近乎冷血的帝王。这样的人,又如何会为了妒忌,坏了自己的名声?

    要知道,杀害皇后,有可能会导致事情败露,风险很大。并且,庆丰帝甚至会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太子下手。

    林仲超了解庆丰帝,庆丰帝杀害太子,绝对不是因为安王和皇后的私交。

    安王说:“原因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凶手就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那安王打算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安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反而说起了另外一件事,“超儿,暗夜离开康泰阁的时候,曾委托老夫一件事,当时,老夫还不是很方便,就没有把那个人交给你。现在,那个人,老夫已经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没听明白安王的意思,安王继续说道:“这个人是真正的王佐芸。康泰阁找了很多地方,花了不少人力物力,才找到的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恍然:“原来是王佐芸。她是怎么失踪的呢?”

    安王说:“说来也真是悲惨,王佐芸跟着他哥哥王佐文去寺庙上香,王佐芸独自去算卦。结果,那个算卦的就是一个人贩,故意打扮成算卦的人,装门偷少年少女的。王佐芸就这样被拐走了。不过,她运气不错,被卖到青楼后很快就有人给她赎身,除了舌头被人贩割掉了不会说话,身体是完好无损。”

    王佐芸被带上来了,瘦得皮包骨,眼睛深深陷了下去,眼神呆滞,应该是受了很大的创伤,精神上还。没有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林仲超让人带她去洗漱,吃饭。

    安王说:“王佐芸似乎有些失忆,不知道人贩子给她喂了什么药,不过,好在王佐芸被我们救出来了。往后,就交给你了。她已经没有别的亲人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人贩子实在是太坏了。”

    安王说:“我希望你下令,把这群人贩子给抓起来。不过,王佐芸这个状态,不知道还能不能被你用来对付周云萝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王佐芸太可怜了,还是等她好起来再说吧!周云萝是假冒的王佐芸,谎话迟早会被揭穿的!就是抓人贩子,既然他们集中于寺庙附近,倒是不好抓。本朝规定,不可在寺庙里带兵或者动武!”

    安王说:“人贩子也是利用这一点才集中于寺庙偷人的吧!总之,在天子脚下还发生这样的事,皇上还不知道治理,成天就只会勾心斗角。我对皇上已经是心灰意冷了。”

    用过了饭,安王就走了,林仲超还想问什么,安王却把嘴巴闭得紧紧的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