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8章 两个凶手
    林仲超握着周筝筝的手,心疼地说:“阿筝,你原是知道的,前世的裕儿已经不存在了。现在的这个裕儿,只是和他长有一模一样的脸罢了。不管你做什么,前世的遗憾,都是没法弥补的了!”

    周筝筝摇了摇头,“超哥哥,既然你和我可以重生,裕儿也完全可能是和前世一模一样的!你信吗?上天在给我机会,去弥补失去的一切!我再不抓住,就真的回不来了!就好像我今生遇见你,不管你对我怎么冷冰冰的,我都勇敢地追着你,因为,我不能再失去你了!这两个是同样的道理!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好,那让我跟你的裕儿说几句话,总可以吧!”林仲超说到“你的裕儿”四个字时,语气里充满着妒忌。

    周筝筝把裕儿拉过来。

    “裕儿,这位就是豫王。来,给豫王行礼。”

    裕儿看着林仲超,撅起了粉红色的小嘴,很不情愿地叫了一声“豫王”。

    “不许没礼貌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裕儿,你干娘为了你,可是连命都可以不要。她对你这么好,你打算怎么回报她?”裕儿抬头看着周筝筝,扁了扁嘴说:“我知道干娘对我好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那你是不是要回报她?”

    裕儿耷拉着脑袋,好像一个知错的孩子,双手扯着衣袖说:“是。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回报干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不要背着她,给坏人通风报信就是报答了。”林仲超故意在“通风报信”四个字上面,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裕儿不敢直视周筝筝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好了,超哥哥,今天到此为止吧!裕儿累了,我要带他回房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自打有了这个小家伙之后,你的时间都放他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别酸里酸气的,大不了明日,我和你去见安王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见安王做什么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忘记啦!明日是安王的生日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拍了下脑门说:“是啊!亏你记得这么清楚。安王平日里太低调,知道他生日的人不多,他也不会主动告诉别人。阿筝,你这么有心,安王一定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安王对我们这么好,我对他好也是应该的。”周筝筝说完,拉着裕儿告辞而去。次日,云华山的路,茂密的草丛连绵铺开,犹如一片绿色的大海,远处高山起伏,却没了让人仰望的威严。东边,一片小树林里,传来瑟瑟的声音,那是一只麋鹿正在吃食。在树林深处,更有好些野兔山鸡若隐若现。炙热的空气里,透着特有的郊外气息,猎狗群狂吐着舌头,冲着树林一阵叫吠。

    安王独自走着,走到皇后的陵园。陵园空寂无人,可因为他派人的打扫,已经不再是破败不堪了,比过去,干净整洁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晓曼,今天,是我的生辰日。我只想和你过这个生日。所以,我来了。”安王说着,把周筝筝替他仿画的梅花图拿出来,摆在坟墓前,“这是晓曼你未来的孙媳妇画的,你喜欢吗?这个孙媳妇你满意吗?我觉得超儿眼光很好,周筝筝和晓曼你有很多相似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从茂密的树林里走出一个人。这个人是一个女人,年纪应该不小了,戴着面纱。穿着一件黑色的大氅,浑身透着冷冰冰的气息。

    安王抬起头来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那人缓缓的说:“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,我来是想告诉你真相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真相?什么样的真相?”

    四周非常的安静,连鸟儿振动翅膀的声音都可以听得到。

    那人说:“皇后娘娘当初是被两个人害死的。其中一个就是当今皇上。”

    安王说:“皇上为何要这样做?那可是他的结发妻子啊!”

    “皇上这样做当然有他的道理,但是,你难道真的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要伤害皇后吗?”

    那人问。

    安王突然抬头惊讶的问道:“难道是皇上知道了我和小曼之间,有感情,所以,皇上痛下杀手?”“对。是你害死了皇后。你对皇后太好,皇上都看到了。皇上虽然不爱皇后,可也不能忍受自己的妻子处处被别人照顾和保护。”那人说。

    安王叹了口气,“可是,你说还有一个人?”

    那人点点头,“是还有一个同谋,就是温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安王握紧了宝剑,“他们是怎么加害皇后的?告诉我吧!”

    那人说:“皇上想要毒死皇后,可是,皇后娘娘早有察觉,所以,皇上就请温妃帮忙。温妃和皇后娘娘关系不错,确切地说,温妃和谁关系都是不错的。所以,温妃把毒药涂在花盆里,然后把这盆花送给皇后娘娘,不久,皇后娘娘就暴毙。”

    安王心里一阵阵隐痛,捂着心口说道:“你说的这些,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证据。除了我自己。可是我并非唯一的人证。还有一个云嫂,可是,云嫂已经死了。”那人叹了一口气说道,“不过,虽然没有证据,可却是真的。信和不信在于你。当今皇上和温妃娘娘,最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!”那人说到后面都哽咽起来了。

    安王说:“老夫相信这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安王抚摸灵位,眼泪顺着皱纹流下来,“晓曼,想不到,是老夫害死了你!老夫不该扶持这样一个心胸狭窄的小人。没想到,你会被这样的男人害死!如果当初老夫带你离开,你一定会比现在幸福!可是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年逾古稀的老人,生平第一次哭成个泪人。

    想到皇后最后一刻是如此地凄凉,死去之后,连亲生儿子也要被人害死,安王的心就是一阵阵绞痛。

    “安王请节哀。”那人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皇后娘娘临走的时候,叫着的是你的名字,所以,我才把一切真相都告诉你,希望你可以为皇后娘娘讨回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安王垂头丧气地说:“就算讨回了公道也是无用的了。晓曼已经走了,走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