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7章 偏爱
    林温柔放下奏折,揉了揉眼睛,问:“朕有几天没有去皇后那儿了?”

    小德子答:“皇上这几日,一直歇息于麒麟宫的书房之中,日夜批阅奏折,已有四日未曾到过皇后娘娘处了。”

    林温柔扬,笑道:“只怕皇后怪想念朕了,朕上次与皇后吵翻了,她可有何举动?”

    “皇后宴请了贵妃娘娘,还送了很多胭脂水粉给她。”小德子答。

    “哦?有这事?那是好事啊,这说明,念兮已主动平息后宫事宜,朕也可以不分心于后宫之中了。”林温柔很高兴,正想说今晚摆驾辰宫,忽然有响声响起:“太后驾到——”

    “哦?母后来了?可是为着念兮的事?一定是念兮主动宴请贵妃一事,传到太后耳中,太后自知上回愧疚,便来朕这儿表达歉意了。”林温柔还美滋滋地想,丝毫不知道,接下来可是皇太后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“皇上,穆念兮真做的好事!”碧玉柔一来就怒气腾腾,林温柔一怔,难道皇太后搞错了吗?

    她不是来夸奖念兮的吗?

    碧玉柔说:“为了达成自己笼络人心的目的,穆念兮竟然与孟离镜联合欺压百姓,害得蜀地百姓怨声载道,这样的人,配母仪天下吗?配做皇后的位置吗?”

    “母后息怒,皇儿不知道母后的意思。”林温柔连忙低下头,不敢顶撞。

    碧玉柔冷冷地说:“孟离镜接到你的宝贝皇后的旨意,竟私下下令百姓为他们寻找制作胭脂水粉的原料,这下好了,蜀地本就大饥荒,孟离镜还加大压榨,他是怕蜀地百姓不反是吗?”

    林温柔这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发生饥荒?念兮只怕只是想让孟离镜运送些胭脂水粉过来,并不想结果会害得百姓痛苦不堪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一国之后,她不知道蜀地在闹饥荒?可笑,她做的是什么皇后?”碧玉柔更加生气了,“皇儿,你勿要再替她求情,反正这个皇后,哀家一定要给废了!”

    林温柔闻言大惊,连忙跪下:“此事还待明查,希望母后再给皇儿一个机会,皇儿一定会给母后一个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真相已经很清楚了,皇儿哪,你想要护着穆念兮,也得有个度哪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母后一定要怪罪的话,还请母后怪罪皇儿,念兮一定是被人陷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被人陷害?她是皇后,后宫都归她管理,有谁敢陷害她?纵然想陷害,有你这个皇帝夫君在给她撑腰,又有谁有这个能耐?”碧玉柔说,“皇儿,你若一定要护着穆念兮,可以,那这后宫之印,哀家不要了,全让穆念兮管了吧!”

    碧玉柔说完,气呼呼地跑走了。

    林温柔双手负于身后,来回地踱着步,思考着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这件事,表面看来,似乎是念兮与孟离镜合谋,欺压百姓,可仔细想来,却疑点甚多。

    难道,后宫之人,有人想加害念兮?

    林温柔凭直觉,感觉这个人,应该是南宫柔云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她,若不然,她为何给朕送来什么诗诗,要朕接受,朕不接受,还跑去让皇太后给朕施压?不行,朕一定要查清楚,给念兮一个清白。”林温柔说。

    而念兮也在辰宫听说了这事了,与阿紫商量道:“太后竟与皇上为了我的事,而发生争执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依奴婢看来,这件事看似简单,却像是一面早就铺好的网,而不幸的是,皇后娘娘您竟钻进了这张网中去了。”阿紫说。

    “其实,阿紫,你不说,我也明白。这是南宫柔云在加害我。”念兮恍然大悟道,“本宫没想到,哪怕本宫想方设法想要向南宫柔云和解,她依旧是不肯原谅本宫,处处加害本宫,本宫也是忍无可忍了。”

    阿紫六:“娘娘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贵妃娘娘算什么,只要娘娘肯发挥半点智慧,贵妃娘娘都不会在话下,再说了,皇上一直向着您呢,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阿紫,此话可不能胡说,皇上向着正义的一方。”念兮现在知道林温柔也有难处了。

    林温柔是一国之君,他不能像过去那样,做事随心所欲,他虽然知道,这事一定是南宫柔云有错,可他却不能马上斩了她。

    南宫柔云是南宫世家的人,他现在还不能马上得罪南宫世家。

    “为了不让皇上为难,本宫就先退一步吧。”念兮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

    如今,皇太后已被南宫柔云给迷得晕晕呼呼的了,皇太后帮着南宫柔云,林温柔再想帮念兮,就势必会得罪皇太后,这对于个孝子而言,一定是很困难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林温柔与皇太后不合,大家都没有好处,可唯一有好处的,却会是南宫柔云,以及她的那个宫女,诗诗。

    所以,念兮不如以退为进,皇太后不是说,只要念兮一离开皇后,就永远不要再回来了吗?

    她就偏偏要离开皇后,等林温柔将一切都处理好了,她再回宫。

    她现在呆在皇宫,只会让林温柔一团如麻,天天陷在爱妻与母亲之间两难,还不如离开,让林温柔清清静静地处理掉南宫柔云。

    “可是,娘娘,您这样一走了之,虽说皇上圣明,一定可以摆平掉贵妃的,可是,您就不怕吗?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阿紫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念兮摇摇头,目光看向远方,坚定地说:“不,我相信林郎,林郎与我经历了这么多,我们之间的爱情,不是南宫柔云的奸计可以得逞的。更何况,百姓们现在,更需要我。”

    已有七日了,那贵族小姐的病,不知好了没有?民间不知又有多少人,患病未愈而死?

    虽说焕青与朱世显已在竭力抢救了,可他们毕竟医术有限,念兮不能不拼死帮助。

    “可是娘娘,您这样走了,皇上会担心您的。”阿紫恋恋不舍地说,“就连奴婢,也很舍不得娘娘您。”

    “别傻了,好妹妹,凡事要以百姓为重,其实我与林郎都明白,这什么皇帝皇后的,根本不是我们想要的,我们想要的是笑傲江湖,周济天下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。”阿紫的眼睛红了,“那么,让阿紫为娘娘准备行李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