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3章 皇储争
    “看来周仪说的是真的。”林枫想起周仪说的,林俊生比林仲超还要危险,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次日,庆丰帝约安王御花园赏花。

    一阵风从湖面上吹来,带来一阵夏日难得的清凉。粉红的荷花在湖面上迎风微颤,不断散发出淡淡的香气。调皮的鱼儿相互追逐嘻戏,围着一瓣掉落的荷花又吃又吐。榆树底下,树影遮出了一片阴凉,湿湿的青苔上,几只麻雀正愉快的啄食着。

    为了表示了解安王,庆丰帝还叫来林仲超一起。

    庆丰帝在吃着一盒豌豆黄。

    安王叹了口气,“想不到这么多年了,皇上还是没有变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流下眼泪说:“情之所致,不敢忘怀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不明白地看着安王,他们在说什么啊!

    安王笑道:“超儿,你皇祖母最喜欢吃的就是豌豆黄,皇上原本是不吃的,可是,你皇祖母走后,皇上就一直吃豌豆黄了。皇上还是对皇后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听了都想要吐了。皇上会对皇后好?简直是笑话。这分明是庆丰帝做给安王看的。

    “超儿,你也吃一块。”安王递给林仲超一块。

    林仲超接过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上提议,“超儿,不如你舞剑助兴吧!”

    安王说:“老夫也有很多年没看到超儿舞剑了。超儿,你不若舞来,让老夫看看你技术如何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于是舞剑。

    安王说:“皇上,太子仁义,虽然已经薨,可幸的是,超儿还在。皇上该赶紧确定皇储才对啊!眼前就有一位确定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的动作放慢了。耳朵竖了起来听。

    原来安王这次来京城,除了拜见皇后的陵墓之外,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办,就是逼迫庆丰帝确立林仲超为皇储。

    庆丰帝脸色黑了下来,“安王,朕并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,朕的几个皇子,大点的没有经验,小的还太小。”

    安王笑道:“皇上既然觉得皇子不行,那皇孙呢?超儿德才兼备,先前还去南方破敌立功,民心所向,正是皇储的最好人选啊!”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仲超年纪尚小,恐不能胜任。再说了,哪里有皇子还在,越级册立皇孙为皇储的?”

    安王坚持说道:“超儿虽然是皇子,可却是太子的唯一骨血,就算是越了级,怕是也不会有人反对的,这个皇上不必顾虑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很生气,这个安王,听安王的语气,该不会就要他马上册立了林仲超了吧!

    可表明上还是笑道:“安王,你有所不知,满朝大臣,都更加希望朕册立林枫为太子。说起来,林枫也的确是朕最为得意的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安王正色说道:“皇上你错了,就算林枫他有再大的才能,可是他断不能跟太子相比,云峰出生卑微,其母为一异族卑贱宫女。这样的血统本就不能做我大茗王朝的龙椅,要想成为皇储,必须是纯正的血脉,皇上,您不会不知道这是祖上的教训吧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听了,脸上青一块红一块非常尴尬,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直接顶撞他,说他是错了,真的是一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可是,庆丰帝还是害怕安王的,毕竟安王的大军就驻扎在城外,不敢把情绪表达出来,只是淡淡的笑道:“虽然林枫的出生并不是非常纯正,可是他也是朕的皇子。他的身体里有朕血脉。更何况这做太子,也要大臣们同意,就算林枫不行,这皇孙即位是断然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说得这么明白了,可是安王的意见也很明确,两个人彼此都说服不了对方。谁都不能让一步。安王最后冷了脸,直截了当地说道:“皇上,实不相瞒,这次我来京,主要就是想要皇上册立林仲超为皇储,以此了却皇后娘娘的一片心愿,希望皇上你成全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吃着豌豆黄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话都已经讲到这个份上了,如果他再拒绝,那么一向果敢的安王,可就会翻脸的。翻脸呢,倒也不怕,只是那城外的二十万大军可该有谁去抵抗呢。

    林仲超见此情景,心里暗笑。皇上一定是想不到会有今天吧!

    可是,林仲超很了解庆丰帝,就算今天庆丰帝答应了,等安王离开,庆丰帝又是会反悔,就算勉强册立了他为皇储,日后,也必会寻个理由,罢免了他。

    并且,如果此次他没有向着庆丰帝说话,必然会得罪了庆丰帝,得罪庆丰帝也是不怕的,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呢。

    还不如现在帮着庆丰帝说话。一方面,给庆丰帝找个台阶下,一方面还保护了安王。因为如果庆丰帝没有真的按照安王所说的去做了,那么也不会那么急着去加害安王。

    于是,林仲超上前一步,道:“皇爷爷,安王,仲超无德无能,不能做皇储,还请另择贤良。”

    这时,有太监来报告说,不远处,林枫和林俊生打起来了,刚刚被分开。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真是太不像话了!让他们马上进来!”

    原来,林枫和林俊生在皇宫里遇上了,林枫质问林俊生为何要陷害他,挑拨他和安王的关系,这说着说着,二人就开打了。

    庆丰帝说:

    “朕不想知道你们为何打架,朕想要你们知道的是,你们是两兄弟,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的吗?”

    林俊生跪下说:“都是儿臣的不对,还请父皇不要怪罪皇兄。”

    林枫见林俊生这样说,连忙也说是自己的不是。

    安王说:“皇上,既然两位皇子都勇于承担下责任,还认错了,不如,就原谅了吧!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啊!!”

    庆丰帝于是顺势让林俊生和林枫坐下来,然后继续说刚才的事,“安王,你看,超儿自己也不想做皇储!”

    安王说:“豫王,这是有关国家社稷的大事,万不可过于谦虚,强行推辞啊!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安王的好意,仲超心领了!只是,父亲的死因还未查明,仲超不忠不孝,不敢领此大任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