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2章 山中深夜
    云华寺。

    山中的静夜如水,皎洁的月光如寒霜般带来山中独有的凉爽。香炉内,厚重的灰迹还残留着一丝火气,原本金色的炉壁,如今已是漆黑色。黑压压的树影如覆水一般倒在寺庙的大雄宝殿上,好似一把华盖为殿内的烛火挡风遮雨。只是殿内那雕塑,看上去并不那么和善。

    林枫坐在前厅焦急地喝茶,周筝筝主动提出要见面原本是一件让他兴奋的事,可是,安王突如其来刺过来的剑,却让他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他不免害怕再次遭人暗算,就算是周筝筝过来,也有可能是一场骗局,一个陷阱。

    他自己多次设下陷阱陷害别人,这样的人,自然非常害怕别人跟他一样。

    脚步声轻轻响起。

    周筝筝戴着面纱走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你过来还愿意来见本王。”林枫站了起来,笑道,“不管发生多少糟心的事,能看到你,还是让人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冷冷地说:“我来,只是为了告诉你,是十皇子林俊生在挑拨你和安王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林枫笑道:“是么?这是林仲超让你这样说的么?”

    周筝筝拿出一把钥匙说:“就是林俊身给了安王这把钥匙啊,安王才得以进入地下密匙室内找到这封,据称为皇后娘娘的遗书,并不是谁告诉我的,这就是事实,如若你不信就不信好了。反正,到头来,被当成枪使的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林枫接过钥匙,略有些惊讶,笑道:“林俊生果然是有点本事,过去本王真是小看他了。不过,周大姑娘,你说林俊生想要挑拨我和安王的关系,你如今揭穿了他,难道不是在挑拨我跟林俊生的关系吗?反正,我不是被林俊生当枪使就是要被林仲超当枪使,难道周大姑娘你不心疼本王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冷冷地说:“我跟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,请你不要对我说三说四的,并且请你记住,我如今已经是林仲超的未婚妻。如果你对我说话还有这样的冒犯。就算我原谅你,只怕我的未婚夫也是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是告诉林枫要小心,林枫听了脸上愠色大显:“休要在我面前再提起这个人,如果不是他横刀夺爱,你早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不想再去和林枫废话,和不喜欢的人多说一个字都是让人难受的,转身就走,林枫要追,林仲超忽然走了出来,拦在面前,面色冷峻。

    林枫刚才和安王打架已经用了不少力气,如今再和林仲超打架只怕不是对手,只好退开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回到内室。

    “林枫一定会去地下密室看个究竟的。究竟这地下密室是怎么一回事,相信林枫会去问林俊生,我们只要坐着看好戏就是了。”林仲超说。

    周瑾轩和安王坐在上头主位,林仲超坐在旁边,周筝筝是没有座位的,过来请安了就要进入内室,只是周筝筝内心还有一个疑团未解开。

    “安王,小女想知道您身边这把宝剑的来源。”周筝筝说,“此剑看起来细致精巧,非常少见。”

    安王把宝剑从腰上取了下来,“你说的是这把剑?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:“正是。实不相瞒,在下的舅父就曾有这样一模一样的剑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一模一样的,难怪你会好奇了。不过,这把剑并不是你舅父给我的。”安王眼中散发着温柔,“如果我说,这把宝剑是我一个朋友送我的,你们或许会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是朋友送的,那是怎么样的朋友送的呢?”周筝筝问。

    林仲超和周瑾轩都不解地看着周筝筝,不过是一把宝剑罢了,缘何会引起周筝筝如此的关注?

    周筝筝也是自知失言,于是解释道:“我外祖父一家在多年前遭到飞来横祸惨死,听说就只有我舅父一人还善存人间,所以,只要有一线希望,我都希望可以找到他,还请安王原谅则个。”

    安王说:“那我晓得了。其实跟你们说了也无碍,这宝剑是皇后娘娘送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思及往事,安王不由地眼中泛起泪花。自从远赴边关之后,原以为是再也见不到皇后娘娘了,既是此生不能再见,安王便也想斩断情丝,谁知忽然皇后差使者送来这把宝剑。没几天之后就听到皇后娘娘惨死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把剑,竟然成为了皇后最后的礼物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好像是梦啊,安王无法理解,皇后娘娘为何要送这一把宝剑给他。他只有当作这是她送他的定情信物,于是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带在身边。这多少有点睹物思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叹了一口气说:“原来如此,可是皇后娘娘怎么会有这个宝剑呢?”

    可惜皇后已经死了很久了,不然周筝筝真想问一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。如今却是死无对证的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看来这线索我看就要断了,要不回头,阿筝问问吴国公夫人,或许知道原因呢。”

    过去究竟是怎么样的,在场的几个人都无从知晓,于是周筝筝只能暂时放弃,今日既然已经夜色已深,周筝筝只有暂住在云华寺里,等天亮就打道回府了。

    “阿筝,你放心,我即刻去查你舅父的事。我父亲过去在边关颇有些人脉,如果你舅父是在边关,查起来也是不难的。”分别前,林仲超安慰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能不能查到不要紧,重要的是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月光里,周筝筝的目光柔情似水。

    “我会的。”林仲超笑了,握了握周筝筝的手。

    大手覆盖于小手之上,手心手背都是暖暖的。

    林枫果然进入地下内室,只一看,林枫就知道这是假的。

    因为,林枫还是了解云华寺的构造的,这密室虽然表面被布置得很陈旧,好像有几十年的历史一样,其实,不过是一两年修建的,只是在里面养了蜘蛛罢了。

    这是来自西域的蜘蛛,特别硕大,结的网不容易破,时间一长,看起来就好像很久很久了一样。

    林枫和身为北狄人的义父多年一起,自然很了解这种蜘蛛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