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9章 宠溺
    林俊生把一托盘的香瓜子都拿到静安公主面前,笑道:“你想吃,还能不给你吗?这里都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十皇兄剥了喂喂我!”静安公主调皮地眨眨眼睛,张嘴露出可爱的小虎牙。

    “别欺负你十皇兄啊!让宫女给你剥就好。”温妃故意严肃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不嘛!不嘛!”静安公主撒娇摇晃着身子,在林俊生面前,就好像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”好!好!”林俊生立马开始剥瓜子,眼里满是宠溺,剥好了,轻轻递到静安公主嘴里。

    温妃心里很满意林俊生对静安公主百依百顺,嘴里却嘟囔道:“十殿下可不要这样宠着她,都被宠坏了!”

    林俊生笑道:“我自己的好妹妹,我不宠爱,还能让谁宠爱了去!”

    “就是!就是!”静安公主笑嘻嘻地说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大堂门口的一对水缸里,各种虫子都漂浮在上面,黑褐色的水缸外壁,已经烫的不能触手。抬头往上,突出的斗拱有些微微开裂,露出了深层的乳白色。各种虫鸣声此起彼伏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水仙冰镇了几个西瓜,周筝筝让拿过来吃了,没吃多久,周瑾轩过来。

    “女儿啊,林仲超来了,他说想带你去拜访安王。你要不要过去?”周瑾轩说,“若是想去,父亲和你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早闻安王大名,若是能见一见,倒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于是安排人去准备车马。

    林仲超穿着掐金绣荷花紫云袍,头顶白玉冠,贵气逼人,骑着马,早早等候在吴国公府门外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穿了一袭酡红底撒花交领长裙,腰束蔲色攒珠宫绨,头上插了一支简单样式的金镶紫瑛坠,柔美清纯,让人见之忘俗。

    马车开动了。

    周瑾轩和林仲超二人打马前行,周筝筝的马车在后面缓缓跟随,再后面是一小队骑兵。

    青石板被烈日烤的发烫,石缝间的青草,都要烤焦了,路旁的泥地表面,被烘起了一层泥皮,一阵风吹来,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这边,吴国公府的人出行,那边,齐王府也不是什么都不做的。林枫派出去的探子早就知道林俊生在昨日见过安王了,今天又是林仲超,可见这个安王是必须要见的。既然他们都去见,林枫也也想着要去见一见。于是林枫找来周仪,问前世的安王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周仪说:“前世的安王是在见了皇上后就死了的,我倒是不知道他是为什么死的,但是据说安王对皇后娘娘非常的痴情。”

    林枫嫌弃地说:“你知道的也不过如此罢了!我还以为你真是神仙呢。”

    周仪见林枫这么不喜悦她,心里郁闷,想着找机会离开林枫,重新找个靠山才对,于是提出也要跟着去云华寺,“齐王,我和你一起去,说不定会想到什么机密的事,也好帮衬齐王。”

    林枫同意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的马车,行了一段路,突然,林仲超骑马来到马车旁说道:“林枫一直在跟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于是撩开车帘子一看,果然,齐王府那辆攒珠华丽的马车,正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尾随着。

    “林枫这是要做什么?”周筝筝很不悦。

    林仲超微微一笑道,“管他做什么?我总不能让他这么顺利地跟踪我们!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做什么呢?”周筝筝问。

    林仲超神秘一笑,“等下你就会知道了。”于是拨马朝后而去。

    周筝筝重新放下帘子,过了一会儿,再撩开帘子,却是看到林枫的马车竟然停在后面,林仲超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林枫的马车跟不过来了。”周筝筝笑道,“超哥哥,你做了什么,告诉我吧!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也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在路上固定了几枚钉子,林枫的马车压在上面就被钉住了,不能前行了。如果他要硬扯,车轮子就会破裂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高招啊!那些木头车轮子最怕这些钉子了,一钉就固定在路上了,寸步难行。活该,谁让他跟着我们!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,“林枫若是真要过来,这个办法只是延缓一下他的行踪,并不能真的阻止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青云说,“要我说,这个齐王真是偏执狂,每次都跟踪我们姑娘,真是死皮赖脸!”

    周筝筝想了想,警觉地说:“超哥哥,林枫会不会也是过来找安王?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,“就算林枫是过来找安王又如何,安王是不会见他的。之前,林枫送了假的梅花图给安王,安王已经觉得林枫心术不正,不喜悦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板起脸来,“提起那梅花图我就来气,那可是我三叔父买过来的,三叔父爱不释手,你怎么就派人偷了去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那梅花图是皇后娘娘的遗物,我已经送过去给安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是借花献佛呢!不行,不行,这梅花图是我们的,你要还给我才对。”周筝筝故意耍起赖来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好了,是我不对了,不如,我陪你去藏书馆,你要哪幅画只管挑,我给你买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哼,,我才不要呢!我就要那幅梅花图。说实话,我可是答应我三叔父一定会帮他找回来的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那行。等见了安王,我就去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要回来?哪有送出去还要回来的?安王若是生气了怎么办?”周筝筝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生气了也得要回来啊!谁让我的未婚妻不高兴了!当然是阿筝最重要了!”

    周筝筝立马脸红了,“呀,讨厌,你什么时候学会贫嘴了!哼!不理你了!”用力一扯车帘子,车帘子就挂下来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阿筝别生气了,我一定会要回梅花图的!安王也不是不讲理的人,那也是皇后娘娘的东西,,说起来,这遗物本来也是应该归我妻子管的!”

    周筝筝躲在帘子里说:“越说越离谱!越说越没个正经了!我去跟我父亲说,超哥哥欺负我!”

    周瑾轩在前面听到了,装作生气地拨马走了过来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