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8章 证据
    安王见四下无人,更深露重的,便道:“十皇子,你有心了。想必皇后娘娘在天有灵,一定会非常欣慰的。只是,如今已经是深夜了,这里也并不是说话的地方,若是十皇子你方便的话,还请明日再来云华寺叙旧。”

    十皇子林俊生听安王这样说,就知道道安王对他仍戒备的,于是笑道:“这都是在下的不对了,叨扰了安王你。只是,在下今日来尚有一样东西要交给安王。”说着从衣袖里掏出一串金制的钥匙。

    钥匙在月光下阵阵发亮,很是夺目。

    安王一怔,“世人都道云华寺藏有皇后娘娘的秘密,我原是不信的,如今看来是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也是上天赐下的缘分,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云嫂信任在下,把钥匙交到在下手里,可是,在下觉得,还是交给安王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这话似乎是多此一举的解释,安王不由地怀疑地看着林俊生。这目光是如此地犀利,看得林俊生后背直发凉。

    “云嫂?你指的是,已经死去的云嫂?”安王说。

    林俊生心虚地说:“是的。安王可以打开地下密室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安王接过钥匙,关于云华寺有没有皇后娘娘的秘密,安王曾经问过太子,太子说没有。林俊生却说有。

    太子是皇后娘娘的亲生儿子,都说没有,云嫂既然是皇后娘娘的忠仆,理应把钥匙交给太子才对,又怎么会落到林俊生手里?

    横竖云嫂已经死了,死无对证罢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皇后究竟是怎么死的,十皇子是知道的了?”安王试探性问道。

    林俊生不喜欢安王的这种说话的语气,这让他不敢很流利地说话,脸上的笑容也随之僵硬起来,笑道:“在下虽然有钥匙,可是,从未进入密室看过,所以,并不知道皇后娘娘的死因。”

    安王说:“不管怎么说,都是要多谢十皇子。”

    安王回到云华寺,一夜没有睡,很快就天亮了!这一夜是下了一场雨。

    雨后,拨开云层,天空中露出金色的光芒。白色的台阶上,水滴沥沥,低洼处,积水倒影出天空的晚霞,一片火红,被雨水冲刷过的屋顶,显得格外清净。金色的琉璃瓦,似乎刚镶嵌好,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拿出那把钥匙,安王来到林俊生所说的那个地下密室。

    果然有一个密室,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,说有几十年没人来了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安王在密室里找了一会儿,最后发现了一封遗书。

    字迹是张晓曼的。

    那遗书说的是,林枫生母害死了皇后张晓曼,证据就是林枫的毒药。

    安王很生气:“竟然是那个宫女!想当初,皇上喜欢这个北狄女子,我还是反对她入宫的,没想到,却是她害死了晓曼!”

    原来在皇后娘娘入宫之后,北狄讨好庆丰帝,进献上一个绝色女子,庆丰帝对她着了迷,直到她产下了庆丰帝的骨肉,庆丰帝甚至一度产生废后的想法。无奈皇后威望太高,庆丰帝扛不住大臣的压力。而那个北狄女子为了后位,不惜用北狄特有的毒药给皇后下毒,毒死了皇后。

    那个北狄女子生下的皇子,就是林枫。

    这是这封遗书的说法。安王不晓得林俊生为何要告诉他这个秘密,但是,安王选择了相信。

    而此时,林俊生回宫,在静安宫和温妃见了面。

    “钥匙已经交给安王了,相信不久,安王就会对林枫发飙了。”林俊生说,“还多亏了温妃娘娘你想的周到,建造了地下密室,才可以嫁祸给林枫。”

    温妃点点头,“本宫观察安王身体欠佳,只怕不久于人世了。安王没了,林仲超势穷力孤,不成气候,而安王在死前,势必会给林枫致命一击,如此,林枫和林仲超就可以同时除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抓了把瓜子,细细地剥着,薄脆的瓜子皮在指甲间飞舞,“林枫和林仲超都是老狐狸,可不容易对付。并且,皇上这次似乎并不想杀害安王。”

    温妃大惊,“为何?皇上不是最希望安王死的人吗?安王远在边关,皇上都会处心积虑想要加害安王,没理由现在都到京城来了,反而要放过他啊。”

    “温妃娘娘这点错了。皇上虽然很希望安王死,可是,皇上更希望的是毁灭整个安王军。如今安王军就驻扎在京城之外,皇上不可能对安王下手的,不然,安王军兴师问罪起来,岂不麻烦?想要安王死,皇上有的是办法,可不愿意这么麻烦。”林俊生说。

    这时,宫女走进来说静安公主一定要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调皮,一刻都不肯不粘本宫,真是本宫的小棉袄。”温妃脸上是欢喜,嘴上却说麻烦。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这几日都没有陪着公主玩耍,怕是要惹公主生气了。温妃娘娘,还是让她进来吧!”

    温妃笑道:“十皇子殿下,你知道本宫为何一定要帮你夺取皇储之位吗?而不是帮别的皇子?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,“在下不知,不过,温妃娘娘一定是怀着好意。”

    温妃眼里泛起了水光,“本宫刚入宫的时候,多年求子而不得,皇上虽然敬重本宫,可谈不上宠爱,只有你十皇子,时常来本宫这里帮本宫解闷,还陪着本宫的公主。本宫真的很感动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公主聪明伶俐,讨人喜欢,我作为皇兄,疼爱她是自然的,温妃娘娘是谬赞了。这些都是我份内的事。”

    温妃说:“福雅可不讨人喜欢,任性单纯,我行为素,就连本宫都拿她没办法,你倒好,她都听你的。本宫知道他年若是十皇子殿下成为了皇帝,一定也会对福雅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的,温妃娘娘只管放心好了。”林俊生说,“还有整个温家,我都会对他们好的。”

    温妃于是让静安公主进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母妃和十皇子藏起来吃香瓜子呢,怪不得不肯见我。”静安公主边说边往温妃娘娘怀里钻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