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7章 英年早逝
    庆丰帝为安王安排的住处,原本是在皇宫里,可是,安王自己提出要住在云华寺。

    入了夜,云华寺里,奢靡花开遍。

    林仲超和安王在庭中散步。

    林仲超是特意来看望安王的,还带来安王最爱吃的红烧鸡爪。

    “超儿,看到你长这么大了,太子在天有灵,也算是欣慰了。”安王拿了鸡爪,沾了沾米醋,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林仲超真想告诉安王,太子还没有死,可是,为了大局,硬是把话给吞了回去,“安王,大军那边,可有统帅?皇上只怕这次对您,是不怀好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不过,我老了,时候也是到了。”安王拍了拍林仲超的肩膀说道,“只要你们都好好的,老夫也是是死而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王不要这么说,于我的心中,安王就像是至亲一样。”林仲超说:“安王一定要保重身体,就算是为了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安王的目光,泛起一丝哀伤,好像一缕青烟被风吹散到湖面上,朦胧而纯粹,“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见过你皇祖母了。”

    每当论起皇后娘娘来,安王的脸上,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陪您去皇后的陵墓祭奠。”林仲超叹了口气,“说起来,我也是不孝,都很久没去了。”

    安王说:“不,我想单独去看看你皇祖母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也不勉强,继续和安王喝酒。

    安王说:“听说你极少和人喝酒,今天见了我,倒是破例了,其实你不必勉强,喝酒也是伤身的事,并且你现在还是长身体的阶段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安王错了,我并不是在勉强,而是,酒逢知己千杯少,我是很乐意的。”

    安王说:“听说你已经找到喜欢的人,还是吴国公府的大小姐,老夫真的为你高兴,哪日可要带过来,让我瞧瞧,我早就准备好了给你们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脸上是甜蜜的表情,“是,她也很想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都陪着我,我一个老头子,还是一个人静一静比较好,有一壶酒也是够了。”安王说。

    “还是让我多陪陪您吧。”林仲超看着安王,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迫使他留下来。

    只怕再不陪陪安王,就再也没有尽孝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可是安王似乎执意要让林仲超离开一样,说了很多理由,最后林仲超只好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安王准备了一些糕点,独自一人,走过难走的山路,来到皇后娘娘的陵园。

    山谷开阔,芳草萋萋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已经在这里孤独了十几年了。

    庆丰帝不允许人来探望皇后,所以,陵园几乎没有人打扫,除了过去的云嫂。

    就连林仲超,为了不引起庆丰帝的怀疑,也没有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云嫂死后,陵园就更加杂草丛生,一片荒芜了。

    安王老迈的身躯靠近灵位,布满青筋的手,轻轻**着那上面的字:张晓曼。

    然后,颤抖着放下糕点,老泪纵横:“晓曼,我来看你来了。这些都是你最爱吃的,希望你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有风吹过,残草婆娑,好像是在回应安王的话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也的确只有残草会回应安王的话了,谁让这里冷清得过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够胆量的话,没人敢独自行走于这里,搞不好都会以为撞上什么孤魂野鬼的。这也正是庆丰帝挑了这里安葬皇后的原因。

    只是,灵位前放了一个旧火盆,火盆里还有灰烬。

    “人家说,女孩子小时候过得再尊贵,若是出嫁非人,最后会落得比一般女子还要凄惨。这话,我原是不信的,可如今到了这里,看到你连个像样的坟墓都没有,我才信了。也深深为你感到不值。”安王说着,把糕点点上火,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空气里多了抹焚香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他对你很不好,你却不愿意放下他,你说你是为了国家社稷。可是,如今,还有几个人记得你?为了社稷稳定,你选择了忍受他的三心二意,忍受他的利用,你,后悔了吗?如果当初你愿意跟我走,是不是至少,你可以有一个幸福的人生了。”安王想起记忆里那个芳华绝代的女子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是个男人都会喜欢他,他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她的父母,把她嫁给了庆丰帝。

    他知道庆丰帝对她并不好,曾想不顾一切带她走。

    庆丰帝当时只是一个不被看重的皇子,想要在这样一个人身边抢走她,对他而言,那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说不要,她不要破坏他们叔侄关系。

    为了江山社稷,她依旧留在不爱的人身边,他守护着她。

    为了她,他扶持了她的夫君,成为皇帝,而他,甘愿退居二线,成为她夫君的臣子。

    成为她的臣子。

    其实他早就是她的臣子了。裙下之臣用在他身上,是多么地合适。

    只是,他万万想不到,她的美丽,如同烟花,在天空绽放得绚烂,可是,片刻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死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永远都活在他的心中,可是,他以后只有在梦里见到她了。

    他远赴边关,这一走,就是几十年。

    人生有多少个几十年。

    “晓曼,如今,我终于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了。”安王思绪回来,泪里带笑,“等办完了那件事,我就来陪你,永远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树叶被风吹得卷起,又有一人走进陵园。

    安王回头,诧异,怎么还有人会来这里?

    及至那个年轻人缓缓走过来时,看着和庆丰帝相似的眉眼,安王猜到应该是哪个皇子。

    “在下林俊生,见过安王。”那年轻人开口很是谦虚沉稳。不像林枫那么清贵傲气。

    “林俊生?是第几个皇子?”安王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排行第十。”林俊生说,“在下时常有来拜访皇后娘娘的灵位的。”

    安王说:“那看来,那个火盆是你用过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。”林俊生说,“皇后德高望重,虽非在下亲生母亲,可在下却是非常景仰的,可惜,天不假年,红颜薄命,不然,太子皇兄,又岂会无人庇护,英年早逝?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