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1章 凶手
    齐王府上,莺歌燕舞,东风十里的戏班子在高台上唱着一曲西厢记。

    周仪说:“齐王您高兴就好,那个孩子是个聪明的,一定知道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周仪想起在一个月前,路上偶遇一个小乞丐,形单影只的,可是那张脸,像极了周筝筝的前世孩子,周仪一问,那孩子什么都记不得,连自己哪里来都记不得,可却记得自己叫裕儿。

    “裕儿,林裕。”周仪笑了,这不是正好可以用来对付周筝筝吗?周筝筝只要看到这张脸,就死都不会对他下手的。

    于是,周仪带裕儿回齐王府,精心调教了一个月。

    谁都想不到,裕儿才五岁,就聪明得好像一个妖怪。

    周仪说的,裕儿都懂,什么都一学就会。

    周仪于是在林枫面前下保票,裕儿一定会成为他们最合格的奸细。

    只是,棋差一着,凭什么让裕儿听她的呢?

    周仪知道林枫的亚父,是用毒专家,就请林枫在裕儿身上投毒。

    一旦没有林枫的解药,裕儿就会疼痛无比。

    这样,裕儿就会听命于周仪了。

    林枫和周仪设计,由林枫潜入云华寺,杀掉云嫂和云嫂的几个孩子,然后,放裕儿于云嫂家中。

    等张良晨过来查,裕儿就被带到周筝筝面前了。

    记忆回来。

    “只要裕儿能取得周筝筝的信任,就能挑拨周筝筝和林仲超的关系,到时候,还能借周筝筝之手,杀掉林仲超。如此。齐王就少了一个劲敌了。”周仪阴笑道。

    周仪当然不会真的设计杀掉林仲超,林仲超是她最爱的人,哪怕林仲超两世都不曾喜欢过她,她也觉得林仲超是最好的男子,没有怨恨只有遗憾。只是,她还有别的目的,所以现在,她必须要这样对林枫说。

    林枫说:“如果你真的能帮本王除去林仲超,王妃之位,甚至以后的太子妃之位,皇后之位,都是非你莫属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齐王。”周仪说,“只是,云嫂是我们杀的,可是,道光和尚又是怎么死的呢?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外界都说道光和尚是自杀的,本王也不相信。”林枫忽然想到了庆丰帝。

    庆丰帝虽然没有拆除云华寺,可怎么甘心留下一个不听话的人做云华寺的住持。

    如果道光和尚不是自杀的,那么,凶手就非庆丰帝莫属了。

    庆丰帝自己是出不来杀人的,只有周宾。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御花园里,花谢花飞花满天。红影香凝醉人心。

    庆丰帝让周宾坐下,宫女端过来一些印有回字纹的寿饼,放在周宾面前。

    瓜果和寿饼放在一起,琳琅满目,好吃的倒是齐全了。

    “周宾,今日是你生日,没有人给你庆祝,朕给你庆祝。”庆丰帝说。

    周宾掩饰着止不住的伤感,装笑道:“谢主隆恩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的很好,道光和尚多次忤逆朕,如今死了,朕就可以派过去新的住持了。只是,你且说说,道光和尚是怎么死的?”庆丰帝高兴得满脸横肉都发亮,好像抹了一层油一样。

    周宾谄媚笑道:“回皇上,道光和尚武功高强,不是奴才可以杀得了的。只是,奴才对他陈述云嫂死的惨状,告诉他,他守护不住云华寺,守护不住他所敬爱的皇后娘娘,更是让生灵涂炭。道光和尚想必是知道,只要他继续活着,皇上一定不会放过云华寺里的人,就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在周宾的眼里,道光和尚愚蠢至极。道光和尚竟然以为,云嫂之所以会死,那是因为庆丰帝不放心云华寺。只要道光和尚主动让出住持的位置,庆丰帝就会放过云华寺其他的无辜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,众望所归,哪怕道光和尚辞掉住持的位置,云华寺的人也不会答应。道光和尚于是和周宾说好,他愿意拿性命去换云华寺的安宁。

    于是,当着周宾的面,道光和尚为了大义自杀了。周宾捏造了一封遗书放在道光和尚身边,让所有人以为,道光和尚是因为周筝筝怀疑他杀了云嫂而以死明志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有勇有谋。”庆丰帝很是高兴,“那么,接下来,朕要好好挑一挑,云华寺的住持人选了。”

    周宾低下头,笑容里藏着眼泪。刚才在回京的路上,他得知他儿子周子叶已经死了,连个像样的坟墓都没有。

    周宾打听到,周子叶是被齐王府的人害死的。

    周宾以为是林枫害死的。

    明明今天是周宾的生日,可是,周宾的心里,却一点喜悦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林枫如约来到偏殿。

    冰凉的偏殿石板映出了周宾一身红装唱戏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红衣是如此艳丽地发亮,周宾的歌喉是如此娇软得好像女子。

    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。”周宾挥舞着水袖,越唱越是伤心。

    做了几个月的太监,周宾已经分不清自己是雄是雌,变得越来越像女人。

    林枫安静地听着,嘴角挂着阴笑。

    林枫听出了在这绵软的歌声里的杀意。

    周宾要杀林枫!他竟然敢这么做!

    忽然,周宾的水袖里飞出白花花的刀片来!

    林枫早有准备,伸手纷纷都接住。

    恼怒之情,现于脸上,“周宾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周宾的笑容变得很恐怖,“齐王,我对你忠心耿耿,你为何害我子叶!”

    林枫一怔,推开周宾:“本王没有杀你的儿子!本王可没有这个闲功夫!”

    “齐王还不承认,周子叶明明是从齐王府抬出去的!”周宾从地上爬起,紧紧攥着拳头。

    “你用脑子想一想,本王杀你的儿子,本王能有什么好处?”林枫说,“杀他的,另有其人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就怕本王告诉你,你会更加心痛!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!杀子之仇,不共戴天!”周宾捶打着地面说道。

    林枫说:“既然你一定要知道,本王就说出来吧!是你的女儿周云萝,杀害了你的儿子周子叶!”

    如同晴天霹雳,周宾疯狂大叫:“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!云萝为何要这样做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