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9章 幸福
    林仲超白色衣袖里的手握了握,“我是吃醋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你承认了?要你承认不是很难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看是谁。”林仲超说着,忽然握住了周筝筝的手。

    目光变得认真坚定起来,直直射到周筝筝脸上。

    “阿筝,你是属于我的,我是不是很霸道?”林仲超说,“我也是属于你的,只属于你。”

    手心里,传来林仲超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我也是想到你和道光住持有过交情,反而难以刺探他底细,张将军也是我们的朋友,我找朋友帮忙而已。”周筝筝温和笑道,“你不要吃醋啦,我和张将军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饶过你了。”林仲超轻轻勾了下周筝筝的鼻尖,笑道,“和你开玩笑的,我哪有这么小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不是真的紧张啊,害我白高兴一场。”周筝筝不高兴地撅起了嘴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说的话都是真的。”林仲超摘了一朵百合花,放在嘴唇上。

    有细细的音乐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听着这音乐,听着听着就笑了:“真想每天都听到你的乐声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一有时间就过来找你,只要吴国公爷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当然答应了,他恨不得我幸福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那可未必,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吴国公爷害怕我给抢走呢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父亲才不会这么小气呢。”周筝筝说,“好了,既然来了,看看金兔子吧。”

    水仙把兔子笼抱过来。

    两只兔子挨在一起睡觉呢。

    “自从你给它们整理出干净的兔子笼后,兔子更爱睡觉了。”周筝筝说,“瞧,它们大了一轮呢,白白胖胖的,每天吃了就睡,可长肉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拿了一条树枝,在兔子耳朵那里骚了骚,把兔子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醒来就好,我带它们在草地上玩玩。”林仲超说着,把兔子抱出来。

    兔子蹦蹦跳跳地到了草地上。

    周筝筝扔了一只白菜叶过去,两只兔子竟然也不抢,很有风度地你吃这边,她吃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好兔子,真有礼貌。”周筝筝说,“不过,我要去接裕儿了。兔子你帮我照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裕儿?”林仲超说,“这个名字好生熟悉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既然已经知道林仲超是重生的,对着他也不避讳,说:“他是一个五岁孩子,之前是云嫂收养的,我领过来继续收养。”

    “云嫂收养的孩子不是都被害了吗?”林仲超一怔。

    “没啊,当时裕儿在睡觉,所以,逃过一劫。”周筝筝说,“父亲好容易才答应我,让裕儿和我住一起。”然后周筝筝吩咐水仙去绣房拿裕儿新作的夏衣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不对啊,云嫂收养的那几个孩子,我都是见过的,那日都已经惨遭毒手了,这个裕儿我更是没有听说过。会不会搞错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也许是云嫂刚收养的,还没让你见到的吧。”周筝筝说,“我等下带过来,你看看认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仲超于是继续给兔子喂食。

    周筝筝拉着裕儿的手走过来,林仲超看到周筝筝脸上有种幸福的表情,那是比和他在一起不一样的幸福表情。

    林仲超当然记得,前世周筝筝是生了个孩子也叫裕儿,据说刚出生没多久,就被周云萝抢走了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云嫂身边收养的孩子。”林仲超摇摇头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裕儿,你说,你是怎么认识云嫂的?”

    裕儿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说:“我是云嫂大街上捡来的。这个大哥哥是谁?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直接和裕儿对质说:“云嫂收养的孩子,都是认识我的,我经常会带去好吃好穿的给他们,可惜,他们都不幸被害了。”

    裕儿忙摆摆手说:“你骗人的,你没有给过我东西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警惕起来,“我没有骗人,你一定知道些什么?说,你为何混进吴国公府?云嫂的死,是不是和你有关。”

    裕儿哭着躲到周筝筝身后去,“干娘,我怕,我怕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“干娘”,彻底软化了周筝筝的心,周筝筝搂着裕儿,不高兴地对林仲超说:“超哥哥,你一定是误会裕儿了,裕儿才五岁,怎么会说谎呢?有可能他记不清了,你这么凶会吓坏他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认真地说:“阿筝,你信我,云嫂的死,一定和裕儿有关,你还是不要和裕儿住一起吧,等查清楚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裕儿哽咽说:“干娘,你信我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生气了,用力去拉裕儿,“你这孩子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够了!我信裕儿,超哥哥你不要再说了!今天很累了,我带裕儿回去吃东西,有什么事,你明天再过来吧!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阿筝,你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,不信我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来路不明的孩子,他是我的裕儿。”周筝筝扒开裕儿的后脑的头发,“看到没,这里有一处胎记。”

    前世的裕儿在那块也有一处胎记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那又如何,前世是前世,今生是今生,阿筝,我怎么能让你身边留下一个祸害?”

    “超哥哥,你不要伤害裕儿。”周筝筝把裕儿抱得紧紧的,好像要把前世没来得及的爱,全都通过拥抱给眼前这个裕儿一样,“我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裕儿回头看了看周筝筝,眼睛里闪过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林仲超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周筝筝急急忙忙地走了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院子里,周筝筝让裕儿住自己隔壁的大屋,屋内摆设都是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“裕儿,日后,你有什么需要的,只管来找干娘,若是干娘不在,就找这里任何一个奴婢,她们都不敢不服侍你的。”

    裕儿低下了头,“谢谢干娘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乖,干娘先去换身衣服,你在这里先熟悉下。”

    可是,周筝筝刚要走,手就被拉住了。

    回头看,是裕儿在拉她!

    “干娘,不要走,裕儿不想一个人。”裕儿可怜巴巴地看着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一把抱紧裕儿:“好,干娘哪里都不去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