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8章 姻缘
    阿明将林仲超的书信送到康泰阁,就走了。

    康泰阁的小厮走进密室,把书信交到林暗夜手中。

    “安王已经驻扎在京城之外了?”林暗夜非常高兴,“安王该不会是想通了,打算和这个昏君,一决高下了吧?”

    因为高兴过头,林暗夜决定出城看看。

    刚出康泰阁,只见前门被人群围住,大街上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不可能是因为要开战,百姓恐慌才围拢一团的。因为,安王素来忠义,就算驻扎于城外,也不会和庆丰帝开战,至少在百姓心中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那会是因为什么呢?林暗夜好奇地挤进人群里。

    只见一位黄衫女子,大约十一二岁左右,身材高挑,鹅蛋脸庞,目光炯炯,正站在红木搭就的高台上讲话,大意内容是清香庄这几日在做活动,推出宫廷系列,凡是这几日来订购一定数量的,都会成为清香庄的贵宾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们清香庄新推出的贵宾制,希望大家抓紧机会。”那黄衫女子说话落落大方,很有条理。一下子吸引了林暗夜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那女孩子是谁?”林暗夜问围观的一个百姓。

    “她是清香庄的二掌柜张碧华。你别看她年纪小,本事可强着呢,清香庄在京城开了五家店铺,都归她管理呢。”百姓说,“何况现在大掌柜不在,什么事都是她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说:“张碧华,人好看,名字也很好听。”

    百姓说:“那是自然,张家原本就是经商世家。生养的大小姐自然也是不同凡俗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说:“张家?他们是姓张?京城姓张的大户人家还是很少的,他们是从外地搬迁过来的吧。”

    百姓说:“听说,他们过去是住在淮南。不过,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淮南?”林暗夜暗暗吃惊,张皇后出生的张家,也是诞生于淮南的。

    这两个张家,不会有什么联系吧!

    林暗夜决定上去问问清楚。

    张碧华正好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张姑娘,在下想跟张姑娘认识一下,顺便买点香料,不知张姑娘可否去对面酒楼一叙?”林暗夜作了个倚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张碧华看了林暗夜一眼,“这位公子,你想买香料,直接和我部下说就可以,我还有点事,就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说:“那若是本公子想要入股呢?”

    张碧华认真地看着林暗夜,心想,这个人好像大有来头,说不定可以拓展她的生意,不就是去酒楼聊生意吗?有何不可的。

    “那好,公子请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赞赏地说:“江南的女子不是都不敢和男子去酒楼吃饭的吗?张姑娘果然是不同反响。女中豪杰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客气了,这都是我份内的事。请。”张碧华举止非常豪爽。

    二人进了酒楼。

    张碧华点菜很迅速,点完了,林暗夜说:“别的女子哪怕点菜,都是要扭扭捏捏一番,倒是张姑娘,干脆利落,想吃什么就点什么,一点也不会为我省钱,我就喜欢张姑娘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张碧华笑道:“都是生意场上的人,不讲客气,只讲共同赚钱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说:“张姑娘还真是开口三句不离本行啊。我想和张姑娘多聊一会儿也不行。既然是要入股共同做生意,当然要多聊天,多增加些彼此的了解了。张姑娘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张碧华笑道:“还不知道公子你贵姓?”

    林暗夜说:“我姓林。”

    一听姓林,张碧华就知道对方不会告诉她名字了,因为姓林的多半是皇室中人,问了也白问。就闭口无言了。林暗夜说:“张姑娘不想知道我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张碧华说:“我们清香庄欢迎任何有眼见的人来入股,至于身份,如果公子想告诉我,一定会告诉我的。如果不想,我问了也是无用的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笑道:“张姑娘真是性子好,不好奇。好,就冲着要和张姑娘结交,我这个银子也交定了。”

    酒菜上来了,张碧华喝了一会儿,就走了。林暗夜被清香庄的人带着去签订入股合约。

    等一切都搞好了,天色也不早了,又出不了城了。

    林暗夜回去的时候,林仲超已经在康泰阁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虽然没见到安王,可是,却遇见一个女中豪杰,想不到还是你们清香庄的二掌柜,害得我又花了不少银子去入股。”林暗夜说着坐下来,喜滋滋地喝着酒。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看来你是撞上桃花运了,这个清香庄二掌柜可是生意场上的奇女子,做生意很有天赋的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说:“想不到清香庄竟然是藏龙卧虎,大掌柜周筝筝这样如今张碧华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只怕到时候你会不想回边关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说笑了一会儿,林仲超又赶去吴国公府。周筝筝说有事找他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知道,这几日你可查到杀害云嫂的凶手了?官府那边可有什么进展?”周筝筝隔了一道珠帘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每个进出云华寺的人都查过了,可是,他们都是没有嫌疑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目光一暗,“张良晨怀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住持道光和尚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连忙摆手:“不可能是他,他是好人,并且,他如果想害你,之前为何还要救你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因为上次,皇上只是有要他抓住我,并不是要我死,他故意救我,也是想得到你们的信任,有利于他更好下手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喝了一口茶,说:“我觉得不会是他。皇上不会派出这么一个明显的奸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不管是不是他,明天,且去试一试他,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如果真的要去试探他,你不要去,我去好了。只是,我真的觉得没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既然觉得没有必要,也是试探不出来的。不如让张将军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微微有些不高兴起来:“阿筝,你什么时候和张良晨这么好了?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没有啊,我还不是想查明真相,怎么,你吃醋了?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