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6章 不寿
    “让周子叶进来,带他到偏院子里。”周云萝吩咐说。

    很快,下人把周子叶带进齐王府的偏院里。

    周云萝已经在那里等着了。

    “好姐姐,你总算出来见我了。”周子叶嬉皮笑脸地说,“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鄙夷地看着周子叶。

    周子叶已经不复昔日的富贵公子的形象,整个人邋邋遢遢,衣装破旧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不找我吗?我有给过你银子的。”周云萝神情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周子叶伸出脏兮兮的手去抓周云萝,周云萝避开了,如果她的手被那么脏的手给碰到了,她情愿砍掉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的东西,还没在我手里捂热,就被人抢走了。”周子叶说,“我现在双脚残废,连乞讨都赢不过别人,你就留下我吧,至少,若是有人欺负你,我可以给你出谋划策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眼神越来越冷,周子叶什么性格她太了解了,只要他想要进齐王府,一定会不择手段地要求她就范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怎么劝你都没有用了。”周云萝拍了拍手,很快,红月和翡翠端来食盒和水盆。

    “子叶,你浸一下手。好好吃顿饭吧。”周云萝说。

    也许真的是很久没有吃饱饭了,周子叶吃得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周云萝坐在金丝楠木椅子上,衣装华丽,安静地看着周子叶吃饭,想起她小时候,周宾,孙月娥,她自己和周子叶,四个人围坐一桌吃饭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周子叶也是吃得很开心,很狼吞虎咽的。

    只是那个时候,处处都是笑声。

    “子叶,你这么聪明,日后一定会金榜题名,为我们争光的。”当时,周宾很是喜欢周子叶,总是夸个不停。

    当时,孙氏还活着,周宾还对她很好,周子叶还是干净整洁的,她还是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的嫡小姐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成为林枫最讨厌的女子,独守空房,周宾消失了,孙氏死了,就连周子叶,也要死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为什么?”周子叶倒了下来,嘴里吐着白沫,“为什么你要在饭菜里下毒?”

    周云萝眉目淡淡的,好像周子叶是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,“因为你太烦了。我和你说过的,不要泄露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不,姐姐,快救我,我已经是你最后一个亲人,我活着,对你只有好处。快救我。”周子叶拉住了周云萝的衣裙。

    周云萝冷冷地说:“你只会妨碍我。”

    周子叶的手,松开了。可是另外一只手,依旧紧紧抓住被他啃了一半的鸡腿。

    桌子上的饭菜,被他吃掉了一半。

    周云萝坐下来,静静地吃着周子叶吃剩下的饭菜。

    死去的周子叶,就躺在她的脚边。

    “子叶啊子叶,不是我害你的,害你的人是吴国公府,是周瑾轩,林莜,周筝筝!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!”周云萝说完,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周仪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真的下得了手,他是你亲弟弟啊!”周仪摸摸周子叶的鼻子,周子叶已经没有鼻息。

    周云萝把筷子摔在地上,“我没有杀他!不是我杀的!不是我!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?明明就是你杀的!”周仪说,目光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“是周筝筝!是周筝筝!”周云萝抱着头,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杀了周子叶,走上前摇了摇周子叶的手,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,“不是我杀的!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你真是蠢,杀不了周筝筝,就去杀害自己的亲人。不过,也是,无毒不丈夫嘛,你还有一个弟弟,死去一个,不算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想起被林枫扔给下人的三岁孩子。

    那是孙月娥死后诞下的一个孩子,跟着周云萝来到齐王府,就这样住下了,这三年来,周云萝很少去看过他。

    周云萝差点都忘了他了。

    “对,我还有一个弟弟。”周云萝看着周仪说,“你没有资格说我,你的弟弟呢?你不是一样不管不顾?”

    周仪冷笑道:“是啊,我们是一样的人,可是,说实话,前世的我,原不是这样的,我都是跟你学的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气道:“什么跟我学?你不要血口喷人!我才是被害的人!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是啊,因为你已经没有了害人的能力。哦,不对,你还有一项害人的能力的,就是傻乎乎地去杀害自己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周云萝恼羞成怒,抓住周仪的衣襟,“你信不信,我连你也杀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敢。如果你杀了我,齐王不会放过你。”周仪冷笑道,“在齐王心里,我比你更加有用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气得拂袖而去,可却也是不能不承认,周仪说的句句是实话,扎心的实话。

    周云萝去下人房里,问起她的那个三岁弟弟。

    有下人指指一个方向说,“你说小沫啊,他在那里玩泥巴呢!”

    周云萝看过去,一个三岁男孩,衣服脏兮兮的,坐在地上玩泥巴,脸上也都是泥土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脏都没有人给他洗洗?”周云萝生气了,抱起那孩子,“谁说他叫小沫的?我都还没给他起名字,谁敢胡乱为他起名?”

    那下人说:“因为他只会流口水,所以大家都叫他小沫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仔细一看,呀,这孩子,该不会是个傻的吧!

    两只眼睛长长的,靠的特别近,总是长着嘴,口水直流,目光呆滞,不灵动。

    周云萝的心一揪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怎样,这个孩子,林枫没有赶他走,周云萝不想放弃他。

    不管林枫是不是忘记了,可是,这已经是周云萝唯一的亲人了。

    “也许他长大了就会好了。”周云萝对这个弟弟还是抱着希望的,“以后,他跟我一起住侧妃的院子,吃穿用度都从我这里扣,要按照少爷的待遇。还有,我给他起名,你们以后不许叫他小沫。他就叫小希吧,周希,代表着我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周希看着周云萝傻傻地笑,根本没懂周云萝的话。

    周云萝抱着周希进侧妃院子的时候,周子叶的尸体被人用草席卷了,扔在车上,刚刚运出齐王府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