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1章 遗物
    林枫冷笑道:“莫非十皇弟你也想和我们争一争?”

    这“争”字一语双关,既是暗示林俊生想要和他们争周筝筝,也是在争江山。

    十皇子林俊生淡淡一笑,“得周筝筝者,得天下。小弟不敢争,只是,小弟奉了父皇的命,特来阻止,不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那你觉得周大姑娘会出来表露心意吗?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如果为了和气,周大姑娘明事理,一定不会不管的吧!何况又是发生在吴国公府家门口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听不下去了,说:“十皇叔,还望不要把我的未婚妻挂在您的嘴上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看向林仲超,笑道:“我也只是想帮你们把事情解决了。再打下去,丢的可是皇家的脸面,第一个不高兴的就是皇上。”

    林枫听了,脸色缓和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忽然上去,拽住林俊生的衣袖,用力一拉,林俊生差点跌倒。

    “十皇叔应该不希望我把北狄公主的事情,给抖出去吧!”林仲超附耳对林俊生说。

    林俊生大惊地看着林仲超。

    那表情分明是在说,林仲超怎么会知道北狄公主的事?

    “还请十皇叔请七皇叔离开。我不希望他过来搅乱了今天的好气氛。”林仲超嘴角一扬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林俊生后背流下一串冷汗。

    林仲超敢这么直接地命令他,说明林仲超是真的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别人都说林仲超是老狐狸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林俊生示弱道:“就算你不说,我也会让林枫离开的,你放心好了。怎么说,我也是知道的,周大姑娘属意的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着退开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林俊生咬了咬牙,林仲超不但是老狐狸,还是见人就咬的豺狼!是个狠角色啊!不知道他还知道多少!

    “七皇兄,其实,父皇是想见你。七皇兄有事何不到父皇面前去说呢?在这里,徒劳无益啊!”林俊生笑着对林枫说道。

    林枫害怕庆丰帝,到底是走了,只是临走了前还看着吴国公府大门深深地说了一句,“筝筝,本王不会放弃你的!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既然七皇兄已经走了,那么,我就不打搅超儿的好事了。告辞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看着林俊生的背影,觉得很奇怪,林仲超究竟跟林俊生说了什么?

    林仲超前世就查出,太子当年的死不但是林枫和庆丰帝联合下的毒手,甚至还查到,和林俊生也逃不了关系。和林俊生之所以可以这么暗中使坏,和北狄公主也有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,林仲超拿这个吓唬林俊生,果然,林俊生被吓住了。林俊生一向低调谨慎,哪怕明明知道林仲超没有证据,也不敢去冒险的,他是属于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的人。

    当下,人群散去,林仲超请门口看热闹的张良晨和温慈都进来,一起分享他的喜悦。

    周筝筝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越看,谜团越是深,周筝筝决定要找机会,再去云华寺寻找线索。

    “豫王和周大姑娘真是天生一对,末将略备薄礼,不请自来,还望豫王笑纳。”张良晨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拍拍张良晨的肩膀,“好兄弟!多谢你了!”

    温慈却酸溜溜地说:“想不到周大姑娘最后花落豫王家!林仲超,你可一定要对她好!不然,我可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就算你不说,这么好的女孩,我也会对她好的!”

    周瑾轩提了一壶陈年佳酿出来,“来,你们三个快过来喝酒!光说话不喝酒有什么意思呢!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吴国公说的好!”第一个接过周瑾轩飞过来的酒杯。

    张良晨和温慈也都过去喝酒。

    林仲超喝了几杯,借口如厕,跑了出来,想见一见周筝筝。

    此时已过午时。

    清脆的鸟声此起彼伏,给寂静的国公府增添了不少欢趣。夏日午后,一切似乎都睡着了,空气的的热气,让人提不起精神。水池里,往日里活跃的鱼儿,此时也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周筝筝带着金兔子晒太阳。

    一袭粉色长裙在草地上铺开,怀抱着雪白的兔子,这个画面有种神圣的美丽。

    林仲超看得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豫王来了呢。”青云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起身,抬头。

    林仲超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水仙说:“豫王,你怎么进来的?这里可是内宅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来,只是想见一见你,顺便,把这个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看过去,原来,林仲超手里是那支金簪子。

    那个前世被她埋进雪地里的金簪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母亲的遗物,我母亲说,一定要交给她未来的儿媳妇。”林仲超说,“我今天一定要亲手交给你。所以,我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接过那金簪子,周筝筝觉得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前世,林仲超临死之前把金簪子交给她,原来这金簪子这么珍贵的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周筝筝叫住了林仲超。

    林仲超回头看着她笑,笑容温暖和煦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来生,你会怎样?”一直以来,周筝筝都想问他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问完了又觉得很唐突。

    谁知林仲超一点也不觉得唐突,说:“我们已经是在来生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。

    他说什么?

    可是林仲超已经消失在视线中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回去的时候,看到周瑾轩和温慈,张良晨都喝得酩酊大醉。

    张良晨和温慈是因为借酒消愁,周瑾轩是因为今天太高兴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只好把温慈和张良晨都送了回去,再回豫王府。

    房间里,周筝筝对着金簪子发呆。

    这是一只凤尾簪,纯金的上面点翠,粗粗看会觉得土气,可仔细看才会发现它的做工精妙,那凤尾栩栩如生到上面一片翎毛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也是重生的。”周筝筝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水仙端了桂圆汤走进来,“姑娘,夫人要奴婢送来的,快趁热吃了吧!”

    周筝筝拉着水仙说:“水仙,你明天是不是规定可以出府采购?”

    水仙点点头,“是的。姑娘,你不会又想出门吧!”

    “明日我要去云华寺,水仙,你要帮我。”周筝筝认真地说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