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9章 最爱
    这时,水仙抱着兔子笼走了过来,“姑娘,两只小兔子惊闹不堪,不肯吃东西,奴婢抱它们来这里,兔子才不闹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心疼地说:“怎么不肯吃东西了?快抱过来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水仙把兔子笼抱过来。

    两,只小小的兔子,一看到周筝筝就探头探脑的,周筝筝抱起一只,林仲超连忙走过来,抱起另外一只。

    “兔子怕是听到我的声音,想见我,故而烦躁不安了。”林仲超笑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就你知道,连兔子想什么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那金兔子拿嘴亲亲林仲超的手,又跳到周筝筝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这两只兔子,一公一母,亲密无间,正好像我和阿筝呢!”林仲超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难为情地说:“这么多人在,你说这样的话,真不害臊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等等,我去给金兔子重新安个家。”

    兔子笼虽然天天有人清洗,可稻草杂乱,还是不够整洁。

    林仲超把兔子笼里的稻草重新整理一番,然后,周筝筝就看到一个整洁宽敞的笼子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能把笼子整理得这么好。”周筝筝不可置信地看着林仲超细长的手指,那如玉的手指可是用来弹琴的,用来做少爷的,怎么还能用来整理兔子笼呢?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可是照顾了好些年兔子。所谓熟能生巧嘛。”

    水仙在一边插嘴说:“豫王照顾兔子这么有心得,不如留下来,教教我们姑娘几日了再走,我和我们姑娘都是照顾兔子的新手呢。”

    水仙这是在给周筝筝和林仲超创造机会独处呢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豫王这么忙,哪里有这个时间呢!”

    林仲超忙说:“不,我有这个时间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害羞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林仲超,你还没得到我的用意呢!谁许你来见我女儿的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吴国公爷,我是真心求见周大姑娘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真心?就凭你一张嘴么?哼!怎么让我们看到你的真心?”

    林仲超会意,“我明白了。吴国公爷,还请等一等,明日,我就会让你看到我的真心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完,看着周筝筝说:“阿筝,我先走了。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看着林仲超的背影,周瑾轩感叹道:“我老了,是不明白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了。”

    夜月如钩。
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件软银飞花蹙金撒花苏绣衫,外面是一件挑丝双面绣细锦衣。再套了一件藕丝枇杷襟上裳。下面是一件紫花翠纹水仙裙,腰间,紧紧的束着一根黄白相间的金边腰带,美得端庄秀雅,如花似玉。

    水仙在房间里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说,豫王说明日会让吴国公爷看到他的真心,会不会是过来送聘礼啊!”水仙期待地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在看书,说:“谁知道呢!等到了明日不就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水仙给兔子换了食物和水,说:“姑娘,快来看哪,两只小兔子挨在一起睡着啦!”

    周筝筝看过去,果然,笼子里,两只金兔头挨着头,脚搭着脚,靠在一起,亲密无间,远看好像两团雪球,别提有多可爱了。

    想到林仲超说,这两只兔子,一只公的,一只母的,正好像他和她,不由地脸红起来,开心一笑。

    明天,只怕会是个好兆头吧!

    是夜,周瑾轩和林莜在秉烛长谈。

    “林仲超今天临走前告诉我,明日他是过来定亲的。”周瑾轩说,“这小子对阿筝看起来是上心了。”

    林莜说:“要不是他出头,阿筝就要和四皇子定亲了。横竖林仲超为了阿筝,豁出去了一回。如果他真的和阿筝定了亲,我们在皇上面前也好交代。只是,他先前这样对阿筝,这次是认真的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总之,阿筝真的很喜欢林仲超,我们为人父母的,总是希望子女们开心快乐。”

    林莜说:“既然你同意了,我也没什么好反对的。”

    豫王府。

    林仲超对着月亮跪了下来,“父亲,明天,我就要和最心爱的女孩定亲了。她是我爱了一世的女孩,可惜,前世不管我做什么,最后都得不到她。今生,不知道是不是母亲在天有灵,我依旧能够和她相遇相识相知。最早,我怕连累到她,不愿意面对她的感情,如今,什么都不重要了,只要能和她在一起,哪怕只有一天,一时,一刻,我的人生也是有意义的。父亲,你为孩儿高兴吗?孩儿这辈子总算能和最心爱的女孩做夫妻了。”

    有风吹过,树叶传来“哗哗”声。好像是太子在回应。

    林仲超起身,从抽屉里掏出那支金簪子。

    这是母亲留给他的遗物,他一直视若珍宝,明天,他要把它送给周筝筝。

    齐王府。

    林枫已经知道林仲超去求了皇上,解除了周筝筝和四皇子的赐婚。

    林枫觉得周筝筝既然这么抢手,他务必要在周筝筝再次被赐婚之前,和她订婚,把她绑定了才放心。

    于是,林枫找来了全京城最有名气的官媒,买了礼物,打算明天去提亲,顺便下聘。

    “周筝筝,明日,本王非得到你不可。”林枫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周仪知道了妒火中烧,说:“齐王,你忘了你已经和苗若兰定亲了?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本王不管那么多,本王不能没有周筝筝,如果周筝筝明天不愿意做侧妃,本王就请周筝筝做王妃,至于苗若兰,就是平妻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仪冷笑道:“齐王,这平妻在大户人家向来是没有的,只有小商户才会做,并且,你这样至定国公府的脸面于何处?那苗若兰能答应吗?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平妻也是妻,本王也没有说不娶她,她凭什么不答应?就算真的不答应,本王也不管。区区一个定国公府,本王原本就看不上,要不是苗存白是父皇的心腹,本王指望他在父皇面前为本王说好话,本王才不愿意娶苗若兰呢!”

    周仪酸溜溜地说:“想不到齐王爱江山,更爱美人。”

    林枫白了周仪一眼,“那也要看是什么美人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