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7章 争她
    很快,周筝筝被赐婚四皇子的事被传开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也听说了这事。

    听说周筝筝已经去了佳丽太学院学习了,林仲超急忙往皇宫赶。

    皇宫里。

    炫目的阳光,将满池的荷叶照的碧绿发亮。几只蜻蜓围着粉嫩的荷花来回不停的嘻戏着,透明的翅膀快速的摆动着。水里,金色的鲤鱼很是悠闲的游来游去,在荷叶底下,在水草丛中,好不自在。岸上,青石板被太阳晒的有些发白了,而石板缝隙间长出的杂草,依旧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周筝筝被静安公主拉去御花园散步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远远地看到周筝筝,心头一阵悸动。这么好的女孩,他原是不该推给别人的,看吧,当得知她被赐婚于四皇子之后,他的心要有多痛,就有多痛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超儿吗?”静安公主眼尖,早看到了林仲超,走上去打招呼。

    虽然静安公主年纪比林仲超小,可是,论辈份,静安公主却是林仲超的姑姑呢。

    “皇姑母。”林仲超对静安公主行礼。

    周筝筝站在静安公主身后,显得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她和四皇子的事,林仲超应该知道了吧!却不知道林仲超会不会误会了她……

    他们刚刚经历过生死,表白,原是应该情比金坚才对。

    “超儿,你这是去哪里啊!自从大皇兄走后,你就搬去了豫王府,很少回东宫,本公主都很久不见你了。”静安公主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只是随便走走,看看。”眼睛却看向周筝筝。

    静安公主也听说周筝筝和林仲超的事了,便说:“你们是不是因为我在都不说话?别不好意思了,我们一起去亭子里坐坐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还有功课要温习……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不由分说地拉着周筝筝:“别推辞了,功课难不倒你的,这天气这么好,不出来真是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皇姑母说的对,周大姑娘还是赏脸一次,何况,我的确还有些话,要对周大姑娘说。”

    当着静安公主,林仲超就说有话要和她讲,这可不是林仲超素来的风格。

    不过,周筝筝答应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在亭子里坐下,宫女过来摆上点心茶水。

    静安公主说:“超儿最近可有去东山练习骑射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最近都没有时间去,论起来,也有三年没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东山是个好地方,父皇说了,等安王过来,大家一起去东山练习骑射。”静安公主说着,拿了一块紫薯糕放在嘴里。

    林仲超一怔,“安王说会过来?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说:“安王也没说一定过来,也是父皇知道安王病得不轻,特意写信请安王过来,说是中原的名医多一些,或者可以让安王更快康复起来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安王的身体,未必是来得了中原。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说:“父皇说,如果成功拆除了云华寺,安王就一定会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和林仲超都大惊。

    “皇爷爷说要拆除云华寺已经很久了,可是,迟迟不见动工,只怕又是戏言。”林仲超说。

    静安公主说:“这次可不是戏言了,父皇说了,三日内必开工,这负责人都定好了呢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大惊失色,怎么庆丰帝这次是要动真格了吗?

    “那么负责人是谁呢?”林仲超问。

    静安公主说:“当然是四皇兄了。最近,四皇子喜事临门,父皇当然也要分给他一些难办的差事,这样才公平呢。”

    也是,这拆除云华寺,就会真正惹怒太子党的人,同时还有天下拥护皇后太子一族的人,没有哪个皇子愿意去背这样的黑锅,除了傻乎乎的四皇子。

    林仲超眉毛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庆丰帝已经开始大力要铲除太子党了。

    而林仲超如今,虽然对庆丰帝表示过,林仲超不算太子党,林仲超只听庆丰帝的话,可喜欢猜忌的庆丰帝未必就相信林仲超的话。

    一旦太子党被铲除得差不多了,林仲超就算不死,林枫也一定会被册封为太子。

    “你高兴吗?未来的四皇嫂?”静安公主笑着推了推周筝筝的胳膊肘。

    这一句“四皇嫂”惹得林仲超紧紧握住了拳头。

    周筝筝尴尬地说:“好了,点心吃完了,公主和豫王你们聊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连忙起身,“我正好也要走了,不如一起吧!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说:“哎呀,你们好让人扫兴。行吧,看来是本公主多余的了,你们走吧!一会儿本公主找赵欣怡玩去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还是皇姑母喜欢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呀,林仲超这是**裸地展示他们的关系啊,可现在周筝筝是四皇子未来的妻子啊!周筝筝尴尬极了,虽然心里很高兴。

    林仲超和周筝筝并肩走在御花园里。

    “阿筝,皇上赐婚的事,可是真的?”林仲超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皇上赐婚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内心一痛,“那看来是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深深看着林仲超,很想告诉他,她一定会想办法解除婚约的。

    可是,话到喉咙没有出口,周筝筝很想看看林仲超,会不会为了她,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周筝筝并不知道林仲超是重生的。

    不管前世林仲超怎么爱护她,都是前世,今生,却一直都是她在单方面努力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女孩子,不希望看到自己心爱的人,跟别人争抢自己的。

    林仲超,你会去跟四皇子抢的,对么?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林仲超却忽然掉头而去。

    周筝筝叹了口气,这一世的林仲超没有和她青梅竹马,感情没有那么深,所以才不愿意去抢吧!

    可周筝筝不知道的是,林仲超是直接走向御书房。

    庆丰帝正在那里批阅奏折,温妃娘娘服侍于左右。

    “皇上,豫王求见,说是有要紧的事。”有人来报。

    庆丰帝欣喜一笑,“他终于是沉不住气,过来找朕了。”

    温妃不动声色地给庆丰帝倒茶。

    林仲超缓缓走了上来,礼毕,开门见山:“皇爷爷,臣孙今日是来请皇上收回成命的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