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5章 赐婚
    周宾嘿嘿一笑,道:“齐王,您觉得奴才有那么大的胆子,敢去随便包围云华寺吗?”

    林枫眼神一暗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不是你,难道是父皇要抓周筝筝?”

    周宾说:“齐王殿下应该感到高兴才是,吴国公爷如今可是跟豫王越走越近,皇上要对付吴国公,岂不是等于对付豫王么?”

    林枫放在衣袖里的手一握,眼里透出杀气来,好你个周宾,果然是你想杀周筝筝!

    “可是父皇断不会要你杀周筝筝,父皇最多会让你抓住她罢了。定是你自作主张。”林枫说,“本王估得没错吧!”

    周宾摇着羽毛棍,脸上的笑容渐渐收缩,“看来,齐王关心周筝筝,远胜于关心云萝啊!”

    林枫这才笑了起来,“你误会了,本王既然已经封了周云萝为侧妃,又怎么会不爱她呢?只是,本王并不是关心周筝筝,纯粹是因为,周筝筝怎么说也是云萝的姐姐,本王不过是问一下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,齐王,请不要忘了,如今,皇上非常地信任我,如果齐王不能对云萝体贴一点的话,我随便说句话,皇上那边,都是有可能,不再信任齐王您的。”周宾阴险地笑道。

    林枫说:“本王当然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林枫走后,周宾给周云萝匿名写了封信,说:“云萝跟着齐王已经不少日子了,这一天天过去还是没有齐王的骨肉诞下,这不是什么好事情。眼下应该抓紧时间抓住齐王的心才对。”

    很快,周云萝就收到了这封信。

    “是谁这么关心我?”周云萝觉得这封信,句句说到她的心坎上去,“可惜,齐王已经不愿意碰我了,我还怎么为齐王生孩子呢?”

    云华寺。

    林仲超在给金兔子喂菜叶,那个四十来岁的妇人搬来一大筐的菜叶,在边上帮忙。

    “豫王这次打算在云华寺住多久?”那妇人说。

    “云嫂,这次本王应该是会住到周大姑娘平安回府之后。”林仲超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那叫云嫂的妇人说道:“吴国公爷已经来了,豫王还是不放心周大姑娘吗?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或许,本王自己也不想走吧!至少在这里,能离她近一点。”

    云嫂叹了一口气,“豫王真是痴心。和皇后娘娘一样,可惜,老奴听说有句话是,情深者不寿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听到“不寿”两个字,问道:“云嫂,皇祖母究竟是为何而薨的?你一定知道。”

    云嫂说:“老奴是知道,可是,时机还没有到,就算豫王你知道了也是无用的,何必徒添烦恼呢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安王又为何对本王的皇祖母念念不忘呢?”

    云嫂说:“皇后娘娘风姿绰约,这天下男子对她情有独钟的,不计其数,安王如此,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越发奇怪了,“可是,皇祖母可是安王的侄媳妇啊。”

    云嫂说:“总之,当老奴说出真相的那一刻,就是老奴身死之时。豫王殿下还是不要再问了吧!”

    云嫂说着就走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看着金兔子,一阵发呆。

    忽然,另外一只雪白的金兔子,不知从何处窜了过来,身上还夹了几片菜叶。

    林仲超抱起那只兔子,那兔子一蹬腿,就跳进了兔子笼里,和那只金兔子一起。

    两只兔子都是一样的毛色,好像两个雪团,凑在一起,碰碰鼻子,亲亲唇。

    林仲超知道这是周筝筝的兔子。

    “阿筝遗失了兔子,一定很着急,我且送回去给她。”林仲超说,“既然两只兔子这么投缘,不如,我把皇祖母的兔子也送过去给她。”

    而房间里,周筝筝发现兔子笼里,金兔子不见了。

    急忙让水仙去找。

    水仙正巧找到竹园。

    “豫王,这兔子在豫王这里实在是太好了。我们姑娘正着急呢。”水仙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兔子既然有一双,硬是给拆散了不好,你去把我这只兔子也一并送过去给周大姑娘吧!”

    水仙接过应是,正要走,林仲超问,“怎么这几日没见你家姑娘来竹园了?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我家姑娘不方便出来见豫王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知道。我求见吴国公爷多次,吴国公爷不愿意见我。”

    水仙看林仲超诚心,就说:“我家姑娘的房间位于庭院北侧,若是豫王有心,自然知道怎么讨好我家姑娘。”

    水仙回来拿了两只兔子,周筝筝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这是皇后娘娘的兔子,意义自然不比寻常。”周筝筝笑道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林仲超在庭院北侧外面弹奏七弦琴。

    七弦琴是林仲超的擅长,只是,林仲超向来不轻易弹奏。

    周筝筝听到这曲子很是熟悉,就知道这是林仲超在弹奏。

    因为这曲子弹的很是玄妙,一般的人是不懂这指法的。

    明月当空,一道爬满爬山虎的围墙内外,两个人一个弹琴,一个听琴。

    周筝筝听得意兴大起,便也拿了一支箫,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顿时,这个夜晚变得格外地热闹。

    周瑾轩也听到了,派人去打听,原来是林仲超和周筝筝在“琴箫合奏”。

    周瑾轩火气立马就窜了上来,“林仲超这小子真是过分!还想来找阿筝!明日马上回府,且看他怎么跟我女儿联系!”

    于是,次日,周筝筝就跟着周瑾轩一道回府去了。林仲超单人骑马,一直尾随他们到了府上,才离开。

    看到周筝筝平安归来,林莜把周筝筝抱了又抱,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小弟周瑜恒也特意从学院回来,看望周筝筝。

    “阿姐,父亲说我中了秀才之后,就可以考进士了,以后,我也可以保护阿姐了。”周瑜恒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捏捏周瑜恒可爱的娃娃脸,“好好好,阿姐以后都给你保护!什么人都不怕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忽然,“圣旨到!”太监尖细的长音震得吴国公府上的瓦片都要掉了。

    周瑾轩带领大家,跪接圣旨。

    太监宣读圣旨,原来,圣旨是说,皇上感恩吴国公爷的付出,特为四皇子和周筝筝赐婚!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