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4章 表白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件苏绣月华锦衫,外套着一身四喜如意云锦宫装,再外面披着镂金百鸟朝凤云披肩。下面是一件烟云蝴蝶百褶裙,红黄相间的绣花鞋上,还挂着六个铃铛。

    脸色红润,气色很好。

    林仲超穿着一身玄色窄袖银丝边流云纹滚边短褂,里面是一件素色细娟金镶边内衬。再外面是一件蟒色腾云纹样长袍,一头乌发随意绑着,几缕青丝随风而动。胸前挂着的一块金银牌,好不显眼。

    二人站得不远不近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也养兔子。”周筝筝说,“青云,你去把我的兔子也抱过来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这是我皇祖母留下来的兔子,过去在宫里不能出来,都是我父亲来看兔子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伸手摸了摸兔子柔顺的绒毛,林仲超说:“这是只母兔子。”

    青云已经抱着兔子过来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看了看,说:“你那只是公兔子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青云说:“豫王殿下可真是的,如何能在我们姑娘家面前说公的母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有何不可?横竖今生,我和你家姑娘是不会离开的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水仙笑着拉了拉青云,“咱们去那边坐坐吧!让姑娘和豫王说会儿话。”

    青云点点头,二人走到不远处能看到周筝筝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那些话,都是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都是真心话。如果你不嫌弃的话,我一定会兑现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看着兔子说:“只是,我尚有一件事要告诉你,如果你知道了这件事,依旧还是不嫌弃,那么我们就……”

    既然林仲超已经知道周筝筝是重生的,那么想让有过前世青梅竹马,种种经历的周筝筝对他死心,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林仲超已经决定要接受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眼睛里是一汪清亮如玉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中了毒,只怕是活不过成年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前世,林仲超和她纵然是青梅竹马,可也没有及时地回应她的暗示,她一直以为他对她是不够爱,如今,总算是明白了,那是因为林仲超中了毒。

    有毒在身的林仲超,不愿意给周筝筝一个孤独凄苦的未来。宁可选择了放弃。

    也因此,前世林仲超是消失过一段时间的。

    “是谁下的毒?”周筝筝问:“是林枫?”

    林仲超摇摇头,“是萧贵妃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没有解药吗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有解药,可是,我必须把这颗唯一的解药,让给另外一个亲人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:“你的亲人?你是说,你把解药让给了太子?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筝筝觉得事情越来越出乎意料之外了,“太子还没有薨?是你救了他?”

    林仲超看着有风吹动竹叶摇晃影子,说:“三年前,吴国公爷也在,我救走了我父亲,找到了一个绝世神医,他有一颗熬炼了毕生的解药,可以为我父亲解毒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盯着林仲超说:“太子既然还活着,为何不回来,做名正言顺的皇储?那么,林枫还怎么跟太子争夺皇位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父亲虽然还活着,可是,却中了和我一样的毒,元气大伤,光是解毒休养就需要五年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掰着手指算了算:“五年,已经过去了三年多,那么,很快,太子的病就会痊愈,你是打算那个时候,接太子还朝?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在这剩下的一年半时间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父亲还活着的事,免得被人找到追杀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目光暗淡下来,“可是,你把解药给了你父亲,那你自己怎么办?还有,我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话已经说得如此地直接,林仲超抓住了周筝筝的手,动情地说道:“正因如此,我才一直希望你能忘了我。可是,我天天告诉自己,不能再见你,内心的思念却总是控制不住。如果这个世上有忘情水,我真想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既然忘不掉,那就不要忘了。我不管你能活多久,总之,有你在的每一日,我才会过得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有风吹过,周筝筝眼中落了泪,林仲超伸手为她轻轻抹去。

    周瑾轩忽然走进了竹园。

    “林仲超,你还敢再接近阿筝?”周瑾轩一把把周筝筝拉到身后去,“我不管你对阿筝是真心还是假意,总之,我不欢迎你,我不会让我的女儿重复受你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豫王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“你还为他说话?你难道这么快就忘了,他是怎么伤害你的么?”周瑾轩说,“这种欲擒故纵的小把戏,也只有骗骗小女子罢了,骗不到我的眼睛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父亲,豫王是有苦衷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吴国公,过去,是我对不起阿筝,可是我愿意付出一切来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阿筝,我们走!”周瑾轩硬着拉着周筝筝走了,“林仲超,如果你还对我女儿纠缠不休的话,我第一个起兵要对付的,就是你!”

    周筝筝被关进了房间里,周瑾轩对青云和水仙说:“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,没我的命令,谁也不许让姑娘出来!不然,家法处置!”

    周筝筝在不停敲门,“父亲,快放我出来啊!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阿筝,你要明白,父亲这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皇宫里。

    庆丰帝神情倨傲地看着阶下的周宾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周筝筝没有被抓住,那群土匪倒是都死了?”庆丰帝很是不满意周宾的行动。

    周宾说:“都怪那群土匪办事不力,云华寺的道光和尚也太厉害,竟然出手救了周筝筝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用力掐了掐大腿上的肉,“这个道光和尚,总是向着皇后,跟朕作对!朕这次一定要除了他!周宾,这件事,交给你去办!”

    周宾领命出去了。

    在皇宫的走廊上,看到林枫。

    林枫的目光在周宾身上一阵搜寻,冷笑道:“包围云华寺的土匪,是你派过去的吧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