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7章 重逢
    周筝筝收拾好简单的行李,坐上马车,和水仙,青云两个奴婢,跟着风三娘的马车,午时出发,一个时辰就到了郊外的云华寺。随行的还有不少侍卫。

    这次,乃是云华寺在办粽子节盛会,风三娘特意带上小周元到云华寺住几日,然后林莜希望周筝筝可以跟着一起去散散心,周筝筝知道云华寺乃是已逝去的皇后娘娘所建,也有心想去看看真容。

    到了云华寺门口,几个和尚领他们到后院的宅子里面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两进的院子,五个房间,风三娘和周元住一间,周筝筝住一间屋,水仙和青云住在周筝筝的房间外侧。剩下三间两间用来做饭食和放置杂物,还有一间用于给随行的几个嬷嬷住。

    都安排好了,周筝筝在房间的屏风三娘外侧,安了一个兔子窝,把金兔子安放在里面。

    毕竟是在夏天,金兔子放房间里,难免会有臭味,可是,周筝筝不舍得让金兔子放到院子里,风吹雨淋的,生怕这条娇嫩的生命会随时走掉,所以也不怕臭,吩咐水仙和青云每日轮流给兔子窝打扫。

    云华寺的膳食很简单,就几样野菜拌白粥,周筝筝正是在长身体的年纪,当然是吃不饱的。

    听说,云华寺的霉干菜饼很是有名,周筝筝就和青云戴上遮阳帽子,抱着金兔子,一起来到外寺买饼。

    云华寺分外寺和内寺,内寺住客人,外寺供香火,因为是皇后娘娘亲自设计所建,非常出名。据说,皇后娘娘曾经在云华寺住过一段日子,还吃过这里的霉干菜饼。

    “给我拿两个。”周筝筝指着一处小摊位上用金箔纸包好的霉干菜饼说道。

    那卖饼的和尚说:“这是燥肉馅的。燥肉馅买的人多,也更加好吃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不好,我不会吃燥肉,我都肉的。有没有精肉饼?”

    和尚说:“有,有,不过,那是给豫王备着的。因为吃得人不多,精肉饼我们都是现做现卖的,只有给豫王殿下的那份,我们是一早就做好,等豫王府的人就会过来取的。”

    青云插嘴说:“豫王府?你是说,豫王也和我们姑娘一样,只喜欢肉?不会吃燥肉?”

    和尚点点头,“是啊!说来也是奇怪,这豫王初来这儿的时候,也和大家一样,都吃燥热饼的,可不知为何,三年前他开始只肉饼。我们问他为什么,他说他有一位故人只肉的,他是为了纪念这位故人才要品尝精肉饼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的眼睛湿润了。

    前世的时候,林仲超每次外出骑马,都会给周筝筝带来云华寺的精肉霉干菜饼。

    可是林仲超自己是不爱吃的,林仲超喜欢吃的是燥肉的。

    有一次,周筝筝问他:“超哥哥,如果有一天,我们暂时分开了,你会怎么想念我?”

    林仲超勾了勾周筝筝的鼻尖,一脸宠溺地笑道:“那我就天天肉饼,一边吃,一边想念阿筝妹妹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可是你不是不爱肉的吗?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只要是你爱吃的,我就算再不爱吃,也可以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回忆回来,周筝筝摸了摸眼睛,不是说不会再想起他了吗?为何还会这样想念?

    “我不要了。”周筝筝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青云连忙追了上去,“姑娘,我们不吃饼了,我们去那边看看吧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竹林那里人少,清净,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云华寺有一处清幽的所在,就是在竹园里,周筝筝走进去,看着绿意盎然,蜂蝶群舞,清风徐来,心情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看到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,正把一大筐大白菜放下,在她的面前,放着一只金丝兔子笼。仔细一看,呀,笼子里面有一只兔子,还是只金兔子呢!

    周筝筝看了看自己怀里的金兔子,天哪,这两只兔子几乎一模一样,都是脸上长有金色的杂毛的!

    周筝筝不由地感兴趣起来,走过去行礼,“这位夫人,这兔子是你的吗?”

    那妇人警觉地看了一眼周筝筝,等到她看到周筝筝手里的金兔子时,才漫不经心地掉开头去,说:“是我的。姑娘只怕是第一次来云华寺吧!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,道:“为何您会这么说呢?我的确是第一次来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动作利索地在箩筐里捡了几片肥沃的绿叶,递给笼子里的金兔子吃,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但凡不是头一次来的,都知道这兔子是皇后娘娘的兔子的后代,不会还来问,这兔子是不是我的这种问题。”

    什么?皇后娘娘的兔子?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的兔子怎么会有后代呢?”周筝筝刚问完就后悔了,她是有多蠢才问出这个问题啊!人有后代,兔子当然也是有后代的啊!

    果然,那妇人鄙夷地看了周筝筝一眼,不耐烦地说:“皇后娘娘住这里的时候,养了一只这样的兔子,后来,皇后娘娘仙去,那兔子也跟着走了,留下了那兔子的后代,也就是这只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“看来兔子也是懂情义的。”周筝筝感叹道。

    那妇人说:“兔子有时候,比人更懂情义呢!”

    周筝筝感觉这个妇人似乎知道什么,便问道:“那后来,都是你在照看这只兔子的吗?”

    那妇人说:“不止是我,还有豫王。每隔几日,只要豫王人在京城,都会亲自过来看看兔子,如果不能亲自来,也要派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青云嘟囔了一句,“又是豫王!怎么走到哪里都离不开豫王啊!姑娘,我们走,不要在这里!”

    青云是生怕周筝筝又伤心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没有理会青云,只是看着那兔子,说:“豫王也喜欢兔子?”

    那妇人说:“豫王只怕是因为,这是皇后娘娘的兔子,豫王怀念皇后娘娘,所以也喜欢这只兔子吧!不然,哪有男子会喜欢兔子的!好了,我已经喂好了,不说了,你们有什么不知道的,直接去问豫王殿下吧!我只是个养兔子的,什么都不知道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