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6章 投靠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初夏的天蓝如碧玉。

    周瑾轩为了讨好掌上明珠的开心,特意向原部下手里讨来一只金兔子送给周筝筝。

    此举,果然让周筝筝格外开心。

    这不,周筝筝正和几个奴婢,围拢着这只金兔子在喂食呢。

    之所以叫它金兔子,只因为它身上的绒毛,雪白如玉,脸上的绒毛掺杂着金色,阳光一照啊,那金毛就金光闪闪起来啊,好不吉祥!

    “姑娘,金兔子一天要吃多少大白菜啊。姑娘和奴婢轮流喂它,都已经喂了一整天了!”青云撅起了小嘴巴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轻巧的手指掂了掂箩筐里的大白菜,送进金兔的嘴里,专注的目光,淡淡的笑容,说:“它吃多少,你就喂多少呗!你管那么多干嘛啊!又不会少了你什么?”

    青云说:“奴婢爱动,这一整天蹲在这里,专门喂兔子,奴婢的胳膊都要断啦!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断的,我看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!多少小丫鬟想找坐着干活的差事,我还不给。你倒好,给你了还嫌弃,瞧瞧这德性!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青云说:“哎呀姑娘,奴婢宁可你让奴婢重活累活,也不希望将自己这样拘在这里啊!”

    周筝筝摇摇头,这个青云。

    金兔子也许是感觉到了被人嫌弃,甩了脑袋往窝里钻,这么可爱,惹得周筝筝抱它在怀里,轻轻抚摸着。

    水仙走了过来,“姑娘,三夫人说过了午时就过去,问姑娘准备好了吗?”周筝筝说:“你去回复她,我都好了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姑娘不会想把金兔子也抱过去吧!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“金兔子没有我照顾,我怕它会吃不饱,它的饭量实在是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青云吓得跳了起来,“哎呀我的姑娘啊,你去云华寺也要带着这只孽障啊!那奴婢可以申请留府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立马摔了一片菜叶到青云头上,“当然不能!水仙和你都要跟我过去!不许废话啊!不然罚你月钱!”

    青云吐吐舌头,对金兔子眨眨眼睛,扮个鬼脸。

    水仙笑道:“青云,你都十一岁了,还真和三年前一个样,一点都没有变化!”

    这时,有人来报,说是以前的奴婢红月过来想见周筝筝。

    “红月?她还活着?”青云一怔。

    红月之前是周筝筝的奴婢,后因出卖周筝筝被赶到周云萝身边,三年前,周宅被烧,周云萝不见了,红月当时正好请假回家去了,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如今,红月忽然找上门来,周筝筝眼神犀利了一下,说:“水仙,你去请红月进来吧!”

    当时,红月背叛周筝筝,水仙和青云都建议周筝筝不要放过红月,结果周筝筝不但没有惩罚红月,还给了红月一点银子傍身,因此红月心里惭愧,醒悟过来周筝筝比周云萝大方,红月后来跟随了周云萝,就没有再帮周云萝加害周筝筝。

    红月一直是存了心思回到周筝筝身边的。只因周宅这一烧掉,红月的卖身契也不见了,吴国公府也没有要找回红月的意思,所以,红月过了三年的自由身。

    红月原本可以一直这样过下去的,没有了卖身契,红月等于是一个自由人,周云萝没有办法再处置红月,周筝筝懒得处理红月。

    可这三年来,红月为了养活自己和她的那些不成器的兄弟,先是进了一家商户做短工,勾搭小少爷不成,差点让老爷给玷污了,分文不得地逃了出来,后来卖掉了在吴国公府的赏赐,给了兄弟去赌钱,更是血本无归。

    红月没饭吃了,这才想到周筝筝,于是重新来投奔。

    当下,周筝筝坐在红木椅子上,手里拿了一杯茉莉花茶,看着面前跪着的,形容消瘦的红月,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上一世,红月是周筝筝最信任的奴婢,却暗中投靠了周云萝,这一世,周筝筝一直在对红月将计就计。

    “奴婢回来了,还请姑娘收留。”红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求着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水仙,红月和我也算是相识一场,赏给她五两银子,找个人送她到云萝妹妹那里吧!”

    红月一怔,周云萝不是死了吗?周筝筝却说要送她到周云萝那里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红月吓出一身冷汗来,“姑娘饶命啊!”

    水仙喝了一句,“叫什么叫!我们姑娘又不是想杀你,还要赏赐银子给你呢!只不过你已经是周二姑娘的奴婢,我们姑娘不好留下你罢了。”

    红月摸着眼睛说:“奴婢知错了,可是奴婢想留在大姑娘身边,二姑娘哪里比得上大姑娘。”

    前世,周筝筝真心对待红月,红月反而投靠周云萝。这一世,周云萝真心对待红月,给了红月不少赏赐,反遭到红月嫌弃。

    周筝筝暗暗一笑:“你在云萝妹妹身边,也是可以帮我的呀。你不知道呢,云萝妹妹就在齐王府上,如今视我为死敌,我正需要一个人留在齐王府,为我通风报信呢!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红月大喜,“感谢大姑娘对奴婢委以重任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只要你做的好,到时候我一样会赏赐你。这在不在我身边,岂不是一样吗?”

    红月说:“奴婢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日后你有什么消息,就飞鸽传书于我,每个月我会派人在一个地方碰面一次。”

    红月说:“是,大姑娘。”

    于是,水仙送红月出门,找了辆马车送红月到齐王府门口。

    周云萝听说红月过来找自己,大吃一惊,心想一定是周筝筝告诉她的!

    红月进来齐王府,看周云萝一身华美的妇人装,住的房间比过去的大好几倍,身后服侍的奴婢有好几打,羡慕极了,顿时后悔为何要投奔周筝筝。这跟着一个王爷侧妃总比一个还没出嫁的黄毛丫头强吧!

    周云萝正觉得没一个自己人帮自己呢,马上就收留了红月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上,水仙给周筝筝倒茶,“姑娘就这样打发走了红月,不怕红月反悔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淡淡一笑:“我把一个反复叛主的奴婢送到周云萝身边,我是在给周云萝送去一个祸害啊,你们看不明白吗?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