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5章 报仇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我们吴国公府什么时候都不会少了阿筝的一口饭的!阿筝是误会爹爹了,爹爹也是希望阿筝能找到好的郎君,过平静幸福的日子。万不可再对林仲超抱幻想了!”

    原来周瑾轩担心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周筝筝低下头,看着脚上的绣花鞋。

    这脚越来越大了,绣花鞋也是要换了。同理,今生的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,周筝筝本来以为,林仲超没有变,可是,林仲超也不是前世的林仲超了,她是不是也要换一双绣花鞋呢?

    “我已经忘了他了,父亲就不要再提这个人了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“只要阿筝可以忘记他,那父亲就永远不会提起。”周瑾轩喝了一口茶,“至于温慈那边,既然阿筝不喜欢,那爹爹就去给回绝了!不管他多好,还是要我的宝贝女儿喜欢才行!”

    “多谢父亲。”周筝筝说,“父亲,有一个人,女儿希望父亲可以交给阿筝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三房的蔡嬷嬷。因为是三房的人,还需要父母亲出面,先把人给了女儿,女儿才好处置。”周筝筝说,“不过,父亲放心,三叔父那边是已经同意了。只是这个人的卖身契,如今是在三婶娘手里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既然你三叔父都是答应的,那父亲就让你母亲直接去找你三婶娘就好。”也没问为什么要这个人。非常地信任周筝筝。

    风三娘很奇怪周筝筝会要走蔡嬷嬷,周原告诉了风三娘原因,“蔡嬷嬷是齐王的奸细。”风三娘才同意了。

    青云直接绑了蔡嬷嬷到周筝筝面前。

    水仙拿了蔡嬷嬷的卖身契过来,周筝筝说:“不必了,拿过来也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蔡嬷嬷大叫起来:“大姑娘,你为何要这样对老奴!”

    周筝筝冷冷一笑,手里拿了一把剪刀,“你进来吴国公府这么久了,难道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?你还来做奸细?既然选择了做奸细这一行,就要有受死的准备哦。”

    蔡嬷嬷大惊失色:“老奴罪该万死,还请大姑娘饶了老奴吧!”

    “饶了你?除非你告诉我,林枫还有哪些奸细,都分别在哪里。”周筝筝把洗得干干净净的剪刀抵在蔡嬷嬷的脖子上,笑道,“只要你乖乖地说出来了,我就饶了你!”

    蔡嬷嬷吓得全身哆嗦起来,“不要啊大姑娘,我什么都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真的什么都不知道?”周筝筝轻轻一划,那剪刀就在蔡嬷嬷的脖子上,涂上一条血红色!

    蔡嬷嬷吓得跪了下来,“我说!我说!”

    周筝筝这才移开了剪刀,安静地看着蔡嬷嬷。

    蔡嬷嬷说:“老奴只知道齐王在皇上跟前,也有一个他的人!那日,也是齐王自己说起来的,说以前死掉的周宾,现在就在皇上身边,为他说好话!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:“周宾果然还活着?那么,那日那个刺客,我没有听错了,的确就是周宾!要不然,怎么会有声音如此相似的两个人!”

    蔡嬷嬷说:“大姑娘,老奴已经说了,大姑娘可以放老奴走了吧!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青云,拿麻袋过来,把蔡嬷嬷给装了!”蔡嬷嬷大惊:“大姑娘,你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干什么?你放心,我不会杀你,因为你不值得我杀。我只是把你送到齐王府,既然你是齐王的人,那我就物归原主了!”

    蔡嬷嬷害怕地大叫起来,“不要啊,大姑娘,齐王看我失败而归,一定不会饶恕我的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既然你这么了解齐王的狠毒,为何还要替齐王做事呢?这条路,是你自己选的,我不会杀你,自然有人会杀你!”

    青云上去堵了蔡嬷嬷的嘴,用麻袋一装,交给外院的马夫黄家乐,马车送到了齐王府门口。

    齐王林枫听说周筝筝送来礼物给他,高兴极了,却没想到送过来的,竟然是蔡嬷嬷!

    林枫立刻就明白了,蔡嬷嬷的身份已经暴露了!那么,送过去给安王的梅花图,一定是假的了!

    林枫大为光火,“你这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的贱奴!来人,给本王拉出去投河!”

    不管蔡嬷嬷怎么求饶,林枫都没有眨一下眼睛,蔡嬷嬷就被扔进了河水里了。

    林枫还是很生气,马上让周仪过来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!要不是你出了什么馊主意,说安王喜欢梅花图,本王也不会中了周筝筝的诡计了!”林枫一个耳光打在了周仪的脸上!

    周仪的一边脸被打的发烫,她不服气地说:“齐王,妾身怎么知道你找到的是假的梅花图!妾身本意是为齐王着想,谁知道齐王您的属下这么不长眼睛!”

    这话就是在讽刺林枫用人不当了,无疑是在给林枫火上加油,林枫拿了条粗粗的鞭子,对着周仪就是一阵阵的痛打。

    周仪只道林枫外表是温润如玉的,哪里知道林枫生气起来,会如此暴躁得打人,现在还能往哪里逃呢。

    惨叫声不绝于耳,甚至传到了周云萝耳朵里。

    听说周仪被林枫暴打,周云萝正对镜贴花黄,笑道:

    “周仪也有今天,活该!”

    不过,周仪被抬回来的时候,周云萝还是去看望她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妹妹啊,你初来乍到的,你是不知道齐王的脾气,齐王生气的时候,你是万万不可以顶嘴的。要不然,就算被打死了,那也是常有的事。”周云萝看着周仪被打得青一块,红一块的,心里高兴脸上却是悲伤,“不过,好妹妹啊,你最近不是很得齐王的喜悦吗?怎么忽然就惹齐王生气了呢?”

    周仪嘴一扁,才发现嘴都被打歪了,疼得话都说不响了,“谁知道齐王性情如此古怪,暴躁,好姐姐啊,妹妹真的后悔进齐王府了!这跟着齐王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齐王竟然下得了这个毒手!”

    周云萝拿帕子压了压眼角,同情地说:“齐王本来就是这样的,你现在后悔还有什么用啊!我们都已经是齐王的人了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