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0章 爱情
    “我也是才知道,还不确定,死者是否就是阿辉。”杨明曦解释说。

    段清清向尸体走近了一步,看见阿辉也是被人拦腰截断,手腕般粗的肠子全都流到了外面。鲜血早已凝固,四周的野草尽都被染成了鲜红。

    惊恐的表情,已经被固定住了。显然,在生前,阿辉肯定看见了非常恐怖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段清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“阿辉不就是杀手吗?怎么可能?”段清清有些语无伦次了,早已确定的杀手,竟然也被杀手杀死了,那谁才是真正的杀手?

    “清清,你没事吧?”杨明曦看着失魂落魄的段清清,赶紧上前扶住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快放开我!”段清清使劲地推开杨明曦的双手,情绪激动地往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“清清!清清!”杨明曦来不及交代工作部署,也急冲冲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姐姐!我对不起你!”段清清哭倒在小丽的坟前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原本以为马上就可以帮你报仇了,可没想到,我竟然全错了!姐,你如果在天有灵,你帮帮我吧,告诉我谁才是真正的杀手!”段清清娇弱的身躯不停的抽动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!”杨明曦跨步向前,想拉起段清清。

    “不要碰我!”段清清狠狠地说,“你为什么要骗我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杨明曦的身体微微一颤,马上又恢复了平静,“我骗你什么啦?”

    “阿辉根本不是杀手,真正的杀手是谁?”段清清激动地站起来,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杨明曦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这样看着我,”杨明曦显然很不自在,眼睛不知该看哪里,“我也是今天才知道,怎么说我骗你呢?”杨明曦解释说。

    “我姐姐就在这里,你敢发誓说你不知道阿辉不是杀手吗?”段清清指着身后的墓碑,大声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胡闹!”杨明曦突然大吼一声,从认识到现在,段清清从没见过杨明曦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见段清清愣在了那里。杨明曦马上语气一转,和气地说:“人死不能复生,你又何必把你姐拿出来呢?”

    “不要胡闹了,赶快跟我一起回去吧。案件已经有了新的发现!”杨明曦拉住段清清的双手说。

    “找到杀手了?”段清清最关心的就是杀死自己姐姐的杀手。

    “还不确定,”杨明曦慎重地说:“这次我可不敢妄下定论了,但可能性非常高。”

    段清清看着杨明曦如此诚恳的双眼,内心仿佛被温暖的阳光所笼罩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再相信你一次,”段清清说:“不过,从今以后,所有跟杀手相关的事情,你必须都带上我,不能再单独行动了。”只有跟杨明曦在一起的时候,段清清才能感觉到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答应你!”杨明曦毫不犹豫,满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杨明曦,这是最新的材料。”一个衙役,将一宗文件交在杨明曦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好的,你将情况简单地介绍下吧。”杨明曦将文件放在一边,示意这衙役说。

    衙役看了一眼杨明曦身后的段清清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都是自己人,你只管说吧。”杨明曦顺着衙役的视线,看了一眼段清清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最近收集到的材料,足以证明,刀疤男的嫌疑最大!”衙役说。

    “阿辉在死之前,被人下过一种称为“三步癫”的迷幻药物,这是从、来的迷幻药,而刀疤男之前,就生活在琉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能说明什么,去过琉球的人多的是,这迷幻药相信也不是只有一两个人才弄的的。”段清清站在一边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”杨明曦看了一眼段清清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,这是酒肆里的监视设备拍到的画面,里面显示,阿辉确实和刀疤男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看!就在这里。”衙役用手指示给杨明曦和段清清看,“阿辉就在这时候被下的迷幻药。”

    “刀疤男肯定有问题!”段清清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布画。“但并没有直接证据,证明阿辉就是杀手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。”段清清说的很有道理。杨明曦向段清清投来赞许的眼光,没有经过训练,但段清清的逻辑很缜密。

    衙役说:“一切,还得抓到刀疤男才能最终见分晓。”

    “清清,时间不早了,你要不先回去休息吧。”杨明曦用手推了下段清清。

    “再等一会儿,”虽然已经深夜了,但段清清仍然睡着全无,全神贯注地翻看着刚从酒肆调取过来的布画。

    “破案重要,但你的身体一样重要!”杨明曦说:“现在没有人照顾你,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没事!”段清清伸手,端起了一杯香醇的咖啡。

    如果衙役队里的每个人,都有你这样的敬业精神,恐怕就没有不能破的命案了。杨明曦唏嘘着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突然,段清清放下手中的咖啡,一脸专注地看着布画。

    “怎么?发现什么了?”杨明曦被段清清突然的声音惊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段清清指着布画中刀疤男的左手说,

    “这是图腾吗?好像在哪里见过。”杨明曦站起来,凑近了布画看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黑手党的图腾!”杨明曦不敢确定,但凭他的经验,这个图腾非常特别,一般人是不会去纹这个图案的。好像一只黑蝙蝠,又有点像天鹅。

    段清清迅速地打开电脑,上网搜寻着这个图案的更多信息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段清清倒吸了一口冷气。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。这个图案,清晰地显示在布画上,边上备注说:“九头鸟组织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姐姐是被恐怖分子所杀?怎么可能?”段清清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组织!我需要段时间来查证下。”杨明曦说:“现在无论如何,也该去休息了,明天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穿的漂亮点。”

    五彩的丝带高高的飘扬在空中,三四辆公告公告车早早地就来到了广场边。

    广场上,人头攒动,一红毯从人群中伸出,一直延伸到广场舞台上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