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9章 秀色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阿筝,你不是曾经建议我,为了吴国公府的长远打算,扶持一个皇子,已对抗林枫或者当今皇上,如今,我终于想要清楚了,我打算做这个造王者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宁静的目光如一汪清泉,从茶汤上抬起,看着门外的庭院,“所以,父亲打算和四皇子合作,父亲决定扶持的人,是四皇子,对和不对?”

    周瑾轩喝了一口茶,说:“林仲超太伤你的心,我如果再和他合作,实在是没有面子。四皇子算是太子亲戚,在亲疏上和我们也是近的。再者,若是论年长者为嗣的规矩,扶持四皇子,也会得到一批老学究的支持,也算是师出有名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可是父亲了解四皇子吗?以四皇子的才能和个性,根本不可以胜任一国之君。”

    前世,四皇子优柔寡断,在林枫还是齐王的时候,不肯跟林仲超合作举报林枫,反而在林枫成为太子之后,想方设法陷害林枫,最后被林枫轻而易举地打败,圈禁后病死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就算扶持成了皇上,也会是一个昏君。

    周瑾轩拍了拍桌子说道:“才能好又如何?好像林枫和林仲超那样,日后成了皇帝,哪里容得下我们吴国公府,还不如扶持一个昏君,至少,昏君比明君更容易对付。”

    原来周瑾轩已经被庆丰帝这样的“明君”伤透了心,又因为四皇子示好,决定做一个真正的造王者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可是,女儿不想嫁给四皇子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这也是我暂时没有答应皇上的原因。你放心,只要我一日没有答应皇上,皇上就一日不会赐婚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低下头,抚摸衣裙上的花络子。

    周瑾轩拍了拍周筝筝的肩膀,说:“阿筝,四皇子在这个时候提出来要和我们结亲,等于是打了林仲超的脸,挽回了你的名声。父亲觉得,就冲这一点,你也要给他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父亲,容女儿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周瑾轩点点头,“婚姻大事,当然不是儿戏,自然是要好好考虑一番的。不要急,咱们家的女孩子,不管到了多大,都不怕没人要。”

    这时,林莜走了过来,身后的嬷嬷端着一个云锦包着的食盒,“你们父女俩在说什么呢?风三娘新做了云片糕,软糯可口,我瞧着好吃,送过来一起尝尝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抱着林莜的手,甜甜一笑说:“母亲最疼女儿了。”

    林莜看周筝筝气色不错,就说:“云华寺最近不是在办粽子节吗?风三娘要带你堂弟去看热闹,阿筝,你也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周筝筝知道林莜是以为,发生了这么些事,周筝筝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子,拘在家里会憋坏掉。

    拿起一块云片糕,塞到嘴里,笑道:“这个完全可以,由母亲安排好就可以了。好久没去看小堂弟了,我去看看,父亲,母亲,你们聊会儿。”

    林莜点点头,“去吧。”周筝筝走后,林莜看着周瑾轩说:“真是让人心疼的孩子,发生这么大的事,也不哭也不闹,还来安慰我们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点点头,“终归是我过去看走了眼。如今我若是挑女婿,一定要是不怎么能干的,只要能对我的阿筝好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林莜着急道:“夫君真要把阿筝许配给四皇子?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我正有此意。皇上太过分,包庇定国公府欺负我女儿,若是今后是四皇子为皇上,我必定不会再受制于皇帝。”

    林莜低下眉眼,叹气说:“想要不受制于皇上,最好的办法,就是自己做皇帝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若有所思地吃起了云片糕。

    三房里,蔡嬷嬷正给风三娘的儿子周元喂饭,看到周筝筝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大堂姐,看看我捏的兔子好不好看。”周元摇晃着小胳膊,脸上一笑,就哭出两个虎牙,别提有多可爱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忍不住捏了捏小周元的脸,笑道:“好看,当然好看了,元元捏的小兔子,大灰狼看到了都会吃。”

    然后对蔡嬷嬷说:“阿元交给我吧!三夫人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蔡嬷嬷说:“三夫人去收租了。”

    这三年来,风三娘自从诞下周元之后,再怎么努力也无再次怀孕的迹象。郎中们都过来看过,也开了药方,总是不见好。

    风三娘自认是生周元时难产,血流太多以至气血两亏,身体虚弱才不能怀孕。

    好在已经生下周元,自此,就把周元当眼珠子一样地宠爱着。

    不过到底在丈夫周原面前,失去了不少信心,便和周原行那事也神情厌厌,自此除了照顾周元,就是去外面置办田产,收租过日子。

    周原只是在去年,买了个妾室,那妾身也是小户人家出身,在风三娘面前也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,很懂规矩。

    “又出门了啊。那三叔父呢?”周筝筝很是失望。

    前世的这个时候,自己已经被陷害嫁到齐王府去了,没多久,吴国公府被污蔑通敌叛国,满门抄斩的时候,连三叔父周原一家也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可正因为前世坎坷,周原和风三娘感情很好,相濡以沫,周原并没有纳妾。

    这一世,周原反倒是纳妾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之前一直在和二房和林枫做斗争,没有太用心在三房这边,没想到三房有了这么多变化。

    “三爷在书房画画呢!”蔡嬷嬷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让蔡嬷嬷下去,抱着小周元来到书房,果然周原在里面呢。

    只是,周原身边,还站了一个瘦弱的美人,那就是周原去岁纳的妾室花夫人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小周元见了周原,神色并不亲昵,倒是花夫人,看到周元就过来行礼,“妾身见过少爷。”

    然后才是给周筝筝行礼。

    周原没有放下笔,“阿筝,快过来坐。三叔父最近得了一幅梅花图真迹,真想让你过来鉴赏鉴赏。阿筝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且看一看,哪幅是我仿作的画,哪幅是真迹?”

    周筝筝看了看,两幅画虽然看上去很像,可还是有区别的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