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8章 嫁谁
    周瑾轩回府之后,下令衙门好好审问那些乞丐,究竟是谁这样诋毁周筝筝。

    乞丐们经不住严刑拷打,纷纷招供,是定国公府的奴婢给他们银子让他们做的。

    那边,苗若兰得知乞丐们被抓,急得团团转,马上去找父亲苗存白。

    “父亲救我!”苗若兰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,“周瑾轩这次是一定要找出幕后指使者来为他女儿出气。女儿一时糊涂,可不想最后被吴国公给揪出来。”

    苗存白说:“你啊!就是太沉不住气!周瑾轩是什么人?这么粗陋的计策,能不被他识破吗?事已至此,你让为父怎么帮你?难道去贿赂衙门?为父的这顶乌纱帽还是皇上给的呢!为父哪里来的这么大面子!”

    苗若兰跪下说:“总之父亲一定要救救女儿!女儿以后再也不鲁莽了!”

    苗存白抖了抖衣袖,说:“你记得以后不要这样就好。”

    苗存白还能怎么办?他只能去求皇上了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夜色凄迷。周筝筝在庭前种下几株奢靡花,每日只是安静地浇浇花。

    太学院已经有几日没去了,夏季踩着春季的尾巴过来,周筝筝换上了泡泡袖的丝帛绣花长裙,看起来气色还不错。

    水仙过来说:“姑娘,吴国公让奴婢来告诉姑娘,那些乞丐已经都被斩首了。姑娘可出了一口气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:“为何会这样?父亲不是明明就知道,那些乞丐幕后还有人吗?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说来也奇怪,刚刚有点眉目,皇上忽然下来一道圣旨,说是为姑娘和吴国公府出头,把那些乞丐全都签字画押好,立马给拖出去斩首了,一个都没有留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目光一犀利,“皇上竟然也插手这件事?”

    想到那日周瑾轩过生日,皇上派出禁卫军忽然闯进吴国公府,声声都是想要至周瑾轩于死地,周筝筝不免有点后怕。

    看来,周瑾轩想要长保安康,必须要换个皇上才行了。

    可是,正如她过去劝说周瑾轩的,纵观皇子皇孙,也就林仲超无论才能和亲疏,跟吴国公府最接近了。

    可惜,这次和林仲超几乎翻脸。

    虽然她和林仲超之间,是不可能的了,但是周筝筝还是希望周瑾轩能和林仲超合作,毕竟,他们俩只有合作,才能共赢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知道,周瑾轩出于保护周筝筝,是断不会和林仲超往来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呢?周筝筝按了按额角,很是头疼。

    重生至今,向来都是旗开得胜,可是,却在感情上,输得这么惨。

    她这样地“贴”上去找他,可是,他依旧不领情。

    周筝筝累了,乏了,下定决心放弃,可也不至于就和林仲超成为敌人。

    “吴国公爷很是生气,已经出发,打算去面见皇上,问个究竟了。”水仙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母亲怎么说?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国公夫人一早就收到了四皇子的邀请,去赏花了。四皇子原是邀请吴国公爷的,无奈国公爷没时间去,国公夫人就替国公爷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把水壶往桌子上一放,眉毛皱了起来,“四皇子邀请我父亲赏花?四皇子虽然和前太子也算亲戚,可和我们吴国公府多年来未曾走动,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邀请我父亲了?父亲出于太子的薄面,也不会拒绝的。他倒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姑娘,奴婢觉得,姑娘应该先关心一下最近的流言。姑娘的名声尽毁,最近,都没有人来做媒了。以前,每天来做媒的人,可谓踏破门槛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微微一笑道:“不来做媒我还懒得清静呢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竟然还笑得出来!”水仙撅着嘴说,“依奴婢看来,豫王应该被千刀万剐才对!”周筝筝笑道: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狠了?人家已经和我没关系了,怎么还去说人家呢?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姑娘不记仇,可是,我和青云可都记得仇呢!他若是敢再接近姑娘,我们一定对他不客气!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周瑾轩回来了,让奴婢去请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过去了,周瑾轩说:“这事果然是皇上的意思!皇上有意要给我和定国公府打圆场!不过,我没有答应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父亲,这可是皇上要给吴国公府和定国公府说和,父亲不答应,不是等于打了皇上的脸吗?父亲应该在皇上面前做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定国公府竟然敢诋毁我的女儿!我断不会原谅他们的!还怎么做样子!”

    周筝筝摇摇头,周瑾轩就是这样,性格里更偏向武夫,不原谅就不原谅,难怪庆丰帝这么想除掉父亲。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?”周筝筝亲自给周瑾轩倒茶。

    周瑾轩接过茶杯,用杯盖拂去茶沫,说:“后来,皇上见说不动我,就说有一件喜事想给我,不知我愿意不愿意。我仔细一问,原来皇上是想把你许配给四皇子!还说是四皇子主动来提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大惊:“难怪,四皇子忽然跟我们吴国公府走动起来,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拉周筝筝到身边,说:“阿筝,这件事,父亲在皇上面前,没有提反对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父亲没有反对,皇上万一赐婚给我和四皇子呢?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四皇子过于平庸,皇上是不会把太子的位置给四皇子的。如今,做媒的人几乎没有,四皇子怎么说也是王爷,和你好好过日子,也是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父亲,女儿不喜欢他。”周筝筝感觉很突然。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婚姻大事本来就是父母之命,你们还没见面,自然是谈不上喜欢了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可是父亲过去不是一直不打算把女儿嫁给皇子的吗?怎么现在反倒是……”

    周瑾轩按了按膝盖,说:“皇上太昏庸,竟然包庇定国公府,伤害我女儿,我不打算做点事,难道还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“做点事?父亲打算做什么事?”周筝筝越听越不明白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