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3章 冥婚
    这时,阿明也回来了,他是半天等不到有人找他,才惊觉中了调虎离山之计,马上往回走。

    可还是太晚了。

    阿明看到红樱躺在血泊中,那么娇弱可爱的身体,却无端端多了好几个窟窿。

    “豫王怎么样?”虽然已经痛苦得不能自己,可是阿明还是先问林仲超的情况。

    周筝筝哽咽道:“豫王还没醒过来,不过,好在红樱拼死相救,豫王并没有被刺客所伤。”

    “豫王没事就好。”阿明颤抖着声音,跪在红樱身边,眼泪滴落在风里。

    “阿明,你想哭就哭出来吧。”周筝筝说,“我一定会为红樱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阿明没有说话,只是伸手替红樱把眼睛合上。

    白熊芳走过来说:“豫王醒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拍了拍水仙的肩膀,说:“你留下来照顾阿明,我去看看豫王。”

    阿明要起身,周筝筝说:“阿明,你留下来不要动,豫王有我呢!”

    阿明听话地坐下来,拿了帕子擦拭着红樱的嘴角,喃喃道:“红樱最喜欢吃东西,她不喜欢嘴巴这么脏,会让她吃得不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水仙忍住哭,说:“我会去买最好吃的东西给红樱吃的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,林仲超已经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周筝筝走了进来,提了一盆水。

    在热气腾腾中,林仲超看到了周筝筝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林仲超一讶。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把水盆放下来,绞干毛巾,深深一笑:“你醒了就好。太医说过,只要你醒了,就会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恍惚间,接过那条毛巾。

    毛巾是热的,周筝筝是温柔的。

    这一切多么像家的感觉,那是林仲超很久都忘记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小时候,太子,太子妃,和他,三个人,一个家。

    太子体弱,每回生病,太子妃都是亲自端盆倒水,温柔服侍着太子。

    父母亲恩爱有加,后来,太子妃病逝,林仲超再没体验过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除了今日。

    周筝筝玉盘般的脸,温柔靠近,想起前世的爱恨种种,林仲超冰冷的心,渐渐融化。

    不管前世周筝筝做错了什么,怎么对不起他,那都是上一世的事了,难道不是么?

    “你好些了吗?”林仲超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“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注意到周筝筝带眼泪的笑脸,看向外面,隐约有着哭声。

    “外面发生什么了?”林仲超起身问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不敢看林仲超的眼睛,“红樱为了救我们,被刺客杀死了。”

    如晴天霹雳,林仲超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快步走去,差点摔了一跤。

    官兵来了很多,火把和灯笼,把东宫照得亮堂堂的。

    东宫已经,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走到阿明身边,看着地上的女孩。

    想当初,红樱因为太穷,被卖到青楼,林仲超救出了红樱,红樱从此就视林仲超为再生父母。

    “我落魄了,是阿明和红樱两个人对我不离不弃,我需要帮助,又是你们不顾危险地来到我身边,我需要一个人潜入吴国公府,红樱二话不说就当起重任,如今,又是你们,舍命相救,红樱还白白牺牲了生命。”林仲超流下了眼泪,把手放在阿明的肩膀上,“阿明,红樱有什么愿望,你告诉我,只要我可以做到的,我一定办到。”

    阿明从红樱衣服上,掏出一封书信,“豫王,这是红樱留下的遗书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接过。

    周筝筝走了出来,看着林仲超。

    红樱在信里说:

    “红樱卑贱,自知此番会有性命之虞。蒙豫王垂怜,自然是生死无悔,可内心苦恋,却无人能说。若是此番为豫王而死,乃是死得其所,红樱无悔。红樱希望可以和豫王冥婚,成为一个小小的侧妃。小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小小心愿,还望成全。”

    阿明看着林仲超,跪下说道:“主人,红樱虽然是阿明唯一的妹妹,可是阿明却不敢要求主人纳红樱为侧妃。红樱或许是预知到自己会为主人而死,留下这么一封遗书,希望给主人做个纪念,主人只当看看就算了,无须介怀。更不需要实践什么。都是红樱心甘情愿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这既然是红樱的遗愿,我又怎么能看看就算了呢?”

    阿明看向周筝筝,为难地说:“可是,红樱的遗愿实在是……阿明不愿意让豫王为难。”

    水仙已经听明白林仲超和阿明在说什么,走过来低声对周筝筝说道:“姑娘,红樱竟然以死求豫王纳她为侧妃……”

    周筝筝压下内心的悸动,说:“红樱只是太喜欢一个人了。”深深的眸子,看向林仲超。

    灯光里,林仲超背对着周筝筝,坚定地说道:“红樱既然为我而死,我欠她一命,理应帮她完成遗愿。”

    心,在某个角落,碎了。

    阿明大喜,不断地磕头:“多谢主人!多谢主人!”

    然后阿明抱着红樱说:“红樱,你听见了吗?豫王答应迎娶你了!你听见了吗?以后,不管你在哪里,你都是有名分的人了。”说着说着就哭了。

    水仙急了,跑到林仲超面前,说:“豫王,红樱自然是值得纪念,可是,我们姑娘呢?我们姑娘也为了救豫王,不顾生命啊!”

    林仲超没有回答,只是走过去,抱起红樱,对阿明说:“等天一亮,我就会宣布跟红樱冥婚。洞房花烛之后,红樱将会风光厚葬。”

    阿明跪下,宣誓般地说道:“阿明誓死护卫豫王殿下!”

    林仲超抱着红樱,缓缓走向远方。

    夜风里,周筝筝站着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单薄的身子让水仙心疼,水仙说:“姑娘为了救豫王不顾一切,却换不来豫王一句好话。姑娘,我们走!他娶他的红樱去!姑娘难道还愁没有人要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摇了摇头,“你不懂他。要不是他决然要走,他不会纳红樱为侧妃的。”

    “决然要走?姑娘是什么意思?奴婢听不懂了。”水仙问。

    周筝筝抚了抚太阳穴,“我也不知道。每次见到他,总是感觉他就要去一个很远,很远的地方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