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2章 被杀
    林仲超双目紧闭!没有回答,只要冷风在窗台上拍打着回答周筝筝的话。

    周筝筝低下头,眼泪落下来,滴在林仲超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那湿湿的温热,好像温柔的手,轻轻抚摸着林仲超的心。

    其实,林仲超在迷离之中,已经听见了周筝筝的话,只是,身上的剧痛不能让他醒过来。

    周宾此时也已经找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红樱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手里握紧匕首,悄悄地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谁?”红樱感觉身后有异样,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可是太晚了,匕首插进了红樱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股温热的液体,带着痛感流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酸疼的感觉还没蔓延全身,红樱的嘴巴就被一个手掌给盖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叫喊。”一个人逼近红樱的身后,阴森森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红樱急了,周筝筝预测到今晚会有人杀林仲超!那么,一定就是这个人!

    红樱不顾伤痛,用力一踩,身后的周宾痛得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死丫头!找死!”周宾气极,推开红樱,就要朝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周宾要推开那道门,杀死林仲超!

    红樱不管不顾地奔上来,紧紧抱住周宾的脚,大喊:“来人啊!有刺客!”

    这叫声在夜晚显得格外响亮。

    周宾对着红樱就是一阵乱刺,“死丫头!我让你叫喊!我让你找死!”

    红樱终于松开了手。身体软软地,倒下了。

    周宾踢开红樱,一脚踹向大门。

    红樱拼了性命的叫喊让周筝筝听到了,周筝筝看到周宾走过来,躲在了门后。

    “啪!”大门被踢开,周宾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用力挥动门闩,对着周宾的脑袋就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周宾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无奈周筝筝毕竟是女子,力气不够大,再加上又是刚刚恢复的身体,周宾虽然受了伤,可却没有死,也没有昏迷。

    周宾转过身来,因为脸被鲜血盖住了大部分,周筝筝没认出这个穿着太监宫袍的人就是周宾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原来是你。”周宾看到周筝筝高兴极了,“本来只想杀林仲超的没想到上天真的对我很好,还能遇上你,那么,就连你也一块儿杀了吧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是什么人?为何要行刺我们!”

    “等你到了另外一个世界,再找人告诉你吧!”周宾说着,拿了匕首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一闪,避开了。

    周宾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周筝筝虽然不懂武功,可跟着三叔父学了点拳脚,再加上动作灵活,胆子大,一时之间,周宾追个不停,房间里的东西沉沉落下,可却还是追不到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宾气死,忽然狡猾一笑,走到林仲超面前,把匕首抵在林仲超脖子上。

    周筝筝大惊:“你不要伤害他!”

    周宾冷笑:“要我不杀他也可以,你先过来替他死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!我过去是白白送死的!你不会放过他,也不会放过我!”周宾说:“那我就先杀了林仲超!再来对付你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宫里的人马上就来了,你如果杀了豫王,你绝对跑不掉。为了杀一个人牺牲掉自己,你觉得值得吗?你听听,脚步声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是东宫的几个士兵,打着哈欠走过来,因为他们听到这里有声音。

    周宾笑道:“你以为,那几个老弱病残难得倒我?他们敢进来,我就不妨一并给杀了!”

    周筝筝也笑道:“我说的,当然不是他们了。我自有雄兵百万,从天而降,逮捕你!”

    周宾摇摇头,“周筝筝,到这个时候了,你还敢忽悠我,信不信,我马上结果了他!”那匕首朝前低下,一滴血在林仲超的脖子上渗开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故意和周宾说话,拖延着时间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杀他,有什么条件我们可以谈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周宾说:“我唯一的条件就是你可以死在我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惊奇地问道:“我想知道,你为何这么恨我!难道我见过你吗?”

    周宾目光阴狠起来,“你何必要知道我是谁?什么都不知道,你会死得更加快乐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不需要快乐。其实我虽然没看清你的脸,可我能听出你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周宾全身一抖,“那你说,我们是谁?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你不必紧张,我也只是猜测的。不过,等明日有人来查这里的时候,我会把我的猜测告诉他们。到时候,你一定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周宾的匕首,缓缓移开了些,“那我就先杀了你!到时候,人家来查,一定会以为是你杀了林仲超!”

    周筝筝看向窗外,一堆人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不用说,一定是水仙已经找到白熊芳了,白熊芳带了宫里的侍卫敢过来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想杀我,你有本事就过来啊!”

    周宾果然就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筝筝闪开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周宾看到,白熊芳带来的宫里侍卫,已经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周宾大惊,此时无论杀哪个,一定,都是逃不掉的了,也是来不及了,看着周筝筝恶狠狠地说:“你这个小人!我又上你的当儿了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不要胡说八道。我可是一早就提醒你,马上就会来人了的,是你自己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再找你算帐的!”周宾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白熊芳带人赶到了,可是周宾已经从另外一条路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刺客在哪里?”白熊芳关心地问道,“你和豫王有受伤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们没事。白姑姑,快去那边看看红樱,红樱这么久没有起来,一定是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月光下,红樱躺在血泊中,白熊芳探了探红樱的鼻息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周筝筝大惊,抱住红樱使劲地摇,“红樱,你快醒醒!你醒醒啊!你不要吓我!”

    可是,红樱的身体已经冰冷,她再也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刚才还活蹦乱跳的红樱,刹那间就和她阴阳相隔了!

    水仙也哭了,“红樱,你快起来!你说过要带我去吃墨池坊最好吃的饺子的!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